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林少的追妻指南》

  • 作者:毛线球
  • 主角:林泊宁,林夫人
  • 推荐:626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03 12:07:50

《林少的追妻指南》 内容简介

优质爆文《林少的追妻指南》由毛线球新写的总裁类型的网络小说,故事中的主人翁是林泊宁,林夫人,情节精彩纷呈,感觉不错。书中主要讲述:环境清雅的饭店厕所隔间里,林泊宁一把将我扔在马桶盖上,迫人的气息随着他的欺近扑面直来——“沈风眠,你竟敢来相亲?”面前的男人高高瘦瘦,一身剪裁得体的高级西装,斯文禁欲的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平白添了几

《林少的追妻指南》 章节试读

环境清雅的饭店厕所隔间里,林泊宁一把将我扔在马桶盖上,迫人的气息随着他的欺近扑面直来——

“沈风眠,你竟敢来相亲?”

面前的男人高高瘦瘦,一身剪裁得体的高级西装,斯文禁欲的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平白添了几分书卷气,镜片遮挡住了他眼中翻滚的情绪。

我不敢看他,微侧过头淡声说,“相亲不是很正常吗?我老公都死了一年多了。”

林泊宁的脸色一下子沉下来,紧紧盯住我,“那我呢?”

“别闹了,别忘了我们的身份,”我扯了扯嘴角将他推开,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说,“只是排遣寂寞而已,你也清楚的,不是吗?”

“排遣寂寞,很好,很好。”

林泊宁冷笑着,抓住我的胳膊,用力一扯,白色长裙就从中间裂开了。

我倒抽了口凉气,又羞又恼的瞪着他,“你疯了,这是在外面!”

“既然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嫁给我,那我们就只能一起孤独终老。你怎么能抛下我去相亲呢?你是那么需要我。”

他说的没错,我一直都很需要他,自从我老公死后,自从第一次越过道德的边界,错误的开始。

新婚当天,我老公林泊儒死在了酒店的大床上,是一个女人报的警。

死因,过量服用情趣药物导致的心脏病突发。

我只是一个孤女,这种事自然没有置喙的资格,所幸林家待我不错,没有把林泊儒的死怪在我的头上。林夫人甚至还说,若我再嫁,她一定让我风光。

可我偏偏跟林泊宁搞在了一起。

他说他爱我,不在乎我的出身,不在乎我二婚,他想娶我。

我不知道自己爱不爱他,可我知道,作为林家的接班人,林泊宁的婚姻不是自己的,是整个林氏家族的。

林夫人待我不薄,我不能恩将仇报。

完事之后,林泊宁提上裤子,衣冠楚楚的离开了。

走之前,他温柔的对我说,“把外面那个相亲对象处理了,早点回家,我在家里等你。”

我在马桶上坐了许久,不由苦笑了一下。

这段关系,还要持续多久?

回到座位,相亲的男人正在看手机,看到我,礼貌一笑,把手机放下了。

“一个小时零十六分钟,”他看了看手腕,微笑着说,“我差点以为我要回去等通知了。”

相亲的对象是好友徐曼介绍的,叫江暮云,模样好家世好学历好,还是公司高层,本是我着重考虑的人选。

可现在……

“抱歉,刚刚遇到个……老朋友,多聊了一会,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江暮云笑着给我到了杯水,“我听徐曼说你喜欢恐龙,今天《侏罗纪2》首映,我买了票,一会去看?”

“我……”

我刚开口,手机突然有短信进来,我低头一看——

“回来晚了可是会有惩罚的哦,阿眠。”

手指颤抖了一下,我不动声色的放下手机,再看向江暮云,我缓慢摇了摇头。

“家里还有事,改天吧。”

*******

回到家,林夫人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我慈和的笑,“风眠回来了?”

“嗯。”

我快速的瞥了一眼歪在林夫人旁边翻杂志的男人,他的脸被挡住,只能看到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浅灰色的家居服完美衬托出文质彬彬的气质,安全无害的模样。

我抿了抿嘴,对着林夫人莞尔一笑,“妈,我先上去了。”

“去吧。”

我转身上楼,刚踩上第二级台阶,就听到身后清澈干净的声音响起,“我想请你帮个忙。”

我的后背一僵,不得已回头,林泊宁已经放下杂志站了起来,温和笑着。

“我什么都不会,能帮你干什么啊……”

“你当然可以,”林泊宁走到我面前,背对着林夫人,嘴角邪恶的扬起,声音却依旧澄澈,“你大学不是学的设计吗?我这里有份图纸,想让你帮我看看。”

“我都毕业好几年了,学的那点东西早就忘得差不多了……”我干干的笑了笑,有丝不为人知的紧张,“林氏什么样的人才找不到,我就别出洋相了吧……”

“风眠,你就去看看吧,”林夫人突然叹息开口,“这些年是我们家的事拖累了你,我记得你以前说你很喜欢设计的,能趁着这次机会再拾起来也不错。”

我再也说不出来话反驳,机械的随着林泊宁走进书房,看到他反锁上门,我一惊。

“不是看图纸吗,你锁门干什么?”

声音因为紧张已经完全变了调。

“你很怕我?”

林泊宁摘掉眼镜,眼中的情绪一目了然,我忍不住后退,后背很快抵在书柜上,退无可退。

“我……”

嘴里紧张的发干,心慌乱的快要跳出来。

“你不用怕,既然说了看图纸,我就不会骗你的。”

林泊宁始终温吞笑着,我微微松了口气——只要他不是在这里乱来就好,看图纸就看图纸吧。

可是,当那双大手摊开一张A4纸放到我面前的时候,我顿时怔了。

这哪是什么设计图纸,分明是一张春、宫、图!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