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囚宠1001夜:总裁,请关灯》

  • 作者:傲娇喵
  • 主角:乔盛霆,小叔
  • 推荐:297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03 17:18:36

《囚宠1001夜:总裁,请关灯》 内容简介

《囚宠1001夜:总裁,请关灯》由网络作家傲娇喵所著,终于迎来了流光溢彩的大结局,乔盛霆,小叔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转折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环环相扣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现在,迟欢很怕听到这两个字。这让她想到昨晚,在晚饭开始,他也是这么说的。但结果,却让她……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她不知道乔昇听见没,怎么想的她。本来心情就很乱很乱,再看到男人那张脸,听着他霸道的口吻

《囚宠1001夜:总裁,请关灯》 章节试读

现在,迟欢很怕听到这两个字。

这让她想到昨晚,在晚饭开始,他也是这么说的。

但结果,却让她……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她不知道乔昇听见没,怎么想的她。

本来心情就很乱很乱,再看到男人那张脸,听着他霸道的口吻,心里的怒意在慢慢增大,没有动。

“再说一次,过来。”

男人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威胁。

迟欢呼吸顿了顿,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

这对她来说,就是一场醒不来的噩梦。

怎么也无法醒过来。

“迟欢,别让我说第三次。”他耐着性子,但眉宇间已经有了让人无法忽视的冷怒。

迟欢终究是动了动。

她不觉得这是在服软,这顶多,算是不吃眼前亏。

像昨晚那样的事,她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不想!

挪了一小点,并不够距离,乔盛霆长眉一蹙,伸手,有些暴戾的将她拉了过来。

“啊——”

痛……

像是神经被掐断了,痛得她倒吸一口凉气,无法与他愤怒的吼着,只是痛得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迟欢,想被真正的狗啃,你大可以继续忤逆我。”乔盛霆的嗓音很沉。

顿时,迟欢就想到了他养的藏獒。

她没见过,但仅仅是曾经在电视上见过,就让她觉得无比的恐惧。

迟欢的心颤抖着,却从来不想认输,“你这么威胁我,对你有什么好处?看到我的害怕,是不是觉得很有成就感?”

“在你身上找成就感?”乔盛霆嗤笑,“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

迟欢脸色一白,是啊,在他眼里,她就是一只蚂蚁,不,连蚂蚁都不是。

“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乔盛霆看着她漂亮的脸蛋,隐隐约约还记得她意乱情迷的样子,媚眼如丝。

长眉拧了起来,像是嫌脏一般,将她推开,“我不会脏了我的手。”

迟欢痛得后背都有了汗液。

耳边是男人冷笑的声音,“只会让你生不如死。”

说着,乔盛霆将拉来的裙子扔在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

乔盛霆抿唇,“需要我说清楚么?”

迟欢已经感觉到他深深的不耐,她打开了袋子,是一条露肩小巧的名媛裙子,白色的。

他又想打什么主意?

“我穿?”迟欢有些意外,毕竟,现在,她是乔家的佣人。

“如果想让我帮你,可以直说,我这个人一向很随和。”乔盛霆笑了,嗓音几分慵懒,但冷意却很明显。

迟欢咬唇,不再多问一个字,拿起来就要穿。

但想着乔盛霆还在旁边,“你……”

“让我出去?”乔盛霆擦觉到她的想法。

迟欢点头,“是。”

“你有两个选择。”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屈尊的人。

迟欢的心里有着不好的预感,看着他,抓着裙子的手在握紧,“什么?”

“拿着裙子站在外面去换。”长眉微微蹙了起来,“就在这里换。”

迟欢心颤抖着,面上毫无血色,本来就被折磨得有些苍白,此刻看上去,十分的病态美。

乔盛霆瞳孔的神色越发的深了起来,他很享受迟欢这幅样子。

迟欢拿起裙子,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她死死咬着牙,不让眼泪落下来。

因为这样的男人流眼泪,根本就不值得!不值得!

在被子里,下体又疼得钻心,好半天,她才换好衣服,掀开被子,重新获得氧气时,又一阵的舒坦,但只是一瞬。

有乔盛霆在的空间,他呼出过的二氧化碳,她都感觉到不舒服。

“去哪儿?”

她不会天真的认为,这是乔盛霆赐给她的。

他一定是又想到其他方法折磨她。

乔盛霆抿唇,“给你三分钟洗簌。”

说完,就点燃了一只香烟,似乎在计算时间。

迟欢气结,但想到昨晚他的威胁。

是的,那是威胁,或许对于别人她不会有任何感觉,但那是乔昇。

乔盛霆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男人,他什么事做不出?

刷完牙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以为会很苍白难看,但皮肤仍然很白,将冷水淋在脸上,受过刺激后,皮肤变得白里透红。

只是那张本来应该小巧的唇,此刻有些肿。

她伸手,摸着自己的脸。

意识忽然变得模糊起来,这张脸,跟那个卧底真的很像吗?

为什么?会一模一样?

还有她的第一次,为什么没有血。

“迟欢。”

外面,乔盛霆的声音传来,迟欢连忙将碎落在肩上的头发搂起来拴住,这样看起来,似乎要精神很多。

刚动,腿间的疼痛差点要了她的命,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才缓解了下来,往外走去,刚到门口,只觉得身子一轻,就被乔盛霆一把抱了起来。

迟欢吓了一跳,顿时想到昨晚的画面,害怕,反感,又愤怒,“你……”

“乔昇应该很想看到你我恩爱。”

迟欢的心再一次落入了冰窖,没有一刻,是可以舒心的,迟欢的眼里是愤怒,更是无法反抗的痛苦,“乔盛霆,因为自认为我是什么该死的卧底,就用这种卑劣的方式分开我们,你就不怕适得其反么?”

乔盛霆看着迟欢,仿佛看到了他的侄儿。

同样的话,乔昇也说过,一个字也不差。

面对乔昇的质问,他是恨铁不成钢,是愤怒的,但看着迟欢,他反而弯起了唇,有种爽意在心中弥漫开来,笑着说,“我突然很想知道,究竟是你重要,还是我这个小叔重要,又是怎么个适得其反。”

对于乔昇,乔盛霆从来都是宠溺的,与乐乐在他心中的地位不相上下,甚至更甚。

迟欢很无力,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无情?”迟欢抬眸,声音带着些冷,却又是无可奈何。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