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绝命五行师》

  • 作者:八字多一横
  • 主角:厉鬼,利剑
  • 推荐:691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08 17:14:30

《绝命五行师》 内容简介

传奇人物叫厉鬼,利剑的作品是《绝命五行师》,它是作者八字多一横撰写的一本灵异故事,精彩情节试读:我很惊愕,文长老的微弱地表情变化无疑是肯定了鬼面男子的说法。“怎么可能?”我低声自语,勉强挤出一缕微笑,很难想象这所谓的“炼尸”跟我这个刚到城市没几年的毛头小子有什么干系。地上的乌鸡黑狗血也得到了充分

《绝命五行师》 章节试读

我很惊愕,文长老的微弱地表情变化无疑是肯定了鬼面男子的说法。

“怎么可能?”我低声自语,勉强挤出一缕微笑,很难想象这所谓的“炼尸”跟我这个刚到城市没几年的毛头小子有什么干系。

地上的乌鸡黑狗血也得到了充分的发酵,一股浓烈的恶臭传入我的口鼻。感受到肠胃一阵翻滚,我忍不住干呕。身边的鬼面男子却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有沉重,更像是释怀。

“你还是老样子,对这味道膈应的很。”

说着,鬼面男子摘下了脸上的鬼面具,远比我成熟的面孔裸露在空气中。我仰头看着他,和记忆中的某副容貌开始融合。

虽然过去了十多年,那人的一些特征还是能勉强辨认,毕竟那次的经历算得上是人生难得。

男子应该是从我的眼神中读到我认出他来,一半感怀、一半戏谑,说:“半夜十二点,来去不回头。该不会忘记了吧。”

怎么可能忘记,那可是我最宝贵的经历。

“二爷呢?他老人家还好吧?”我很兴奋,这话几乎是喊出来的。这一时刻,就像是找回来失散多年的亲戚。

不,对于我来说,周唐和二爷就是亲人。

眼下的形式容不得我们闲谈,周唐此行的主要目的也是来对付文长老或者说是搜灵堂的。递给我一把小金锁,周唐与文长老开始正面对峙。

文长老道行稍逊于周唐,却也不是省油的灯,除去遮阴伞、魂兽、厉鬼,他甚至还准备第三样法器。

从周唐口中我知道了那叫招魂幡。文长老挥动旗杆,一阵阴风骤起,四下原本沉寂的群鬼再次朝着我们聚拢,俨然是要把周唐撕裂的架势。

周唐不慌不忙,拿着青铜镜,准确说应该是乾坤镜。从侧兜里掏出三五张红色符纸,轻咬指尖,两道红光飞射而出,符纸在手中燃烧起来。

符纸烧尽,红光逐渐化形利剑,周唐手指摆动,利剑直冲文长老袭去。

“阴阳借法?”文长老将手中招魂幡立在地上,急忙拔出青铜剑抵挡利剑的袭击。不难看出,周唐这一招已经不能用常理来解释,应该是存在于书中的法术。

两人又相互试探几招,周唐也没有一个劲地重复之前的招数,文长老抵挡起来颇有些苦难,但在厉鬼和群鬼的帮助下倒也不落下风,可以说是各自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我看着眼花缭乱的战斗,心里面既是感慨,又有羡慕,更多的还是惋惜。如果当年我也成了二爷的徒弟,那现在是不是也可以跟周唐这样,做到独当一面?

包子也来到我的身边,问我什么时候认识的这种高手,还责备我当时为什么不把周唐找来,害的我们吃了不少苦。

包子表示理解,随后感叹周唐的道行远在文长老之上,整个包家都很难危及周唐,更不用说我还提到的周唐的师父——曹二爷。

之后便嚷嚷着如果我还能见到二爷,无比要把二爷介绍给他们包家。

显然,随着周唐出现,我和包子的紧张感荡然无存。

但我再次关注,一边的战斗几乎接近尾声。周唐一对多丝毫不落下风,甚至已经用捆仙绳把厉鬼死死的束缚住。

文长老已是强弩之末,厉鬼被困、招魂幡也无法驾驭,现在的他若不是手里还有一把青铜剑,加上剑术精通,估计都不是我的对手。

制服文长老,周唐逼着他说出了厉鬼的埋尸之地。我和包子赶紧把真正的骨瓮挖了出来,刚要按照文长老之前教的办法焚毁尸骨,却被周唐拦了下来。

看着我们的做法,周唐连连摇头。从我们手中接过骨瓮,端端正正摆在面前,盘腿坐下拿出一沓符纸点着,最里面嘀嘀咕咕地念叨着一些我们能够听懂却听不明白的经文。

相应的厉鬼的身影渐渐开始澄澈,周围的寒气也降到了最低,从最开始地挣扎变成顺从。再看文长老,眼睛红红的,俨然一副损失惨重的样子。

直到捆仙绳落地,我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那是对死者最后的尊敬,让那位名为黎疣的厉鬼彻底得到解脱。

做完这一切,周唐起身朝着我走来。我迎上去,刚想介绍包子,周唐竟然直接走到他面前。

我刚想是不是周唐认识包子,周唐的话便打破了我的猜想:“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一下吧。”

“啊?”包子有些糊涂,哪有人一见面就问人要生辰八字的,普通人都不一定会给,更何况是周唐这种阴阳师。

随后周唐解释为什么需要包子的生辰八字,用包子的八字关闭了所谓的鬼门,却只字不提我的生辰八字。

我刚想问,周唐却抢先询问我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我如实回答,周唐便提到了曹二爷这段时间的一些琐事。

出乎我的意料,当我问起二爷的情况时,周唐表示二爷就在不远处的山庄中,并且特别强调二爷想见我。

不经过丝毫的考虑,我答应了下来。问包子,包子也特别想见见这位传说中的老前辈。

天边已经鱼吐白,气温降到了最低,也许是比较兴奋,我已经出汗了。

跟着周唐继续往北走,一路上周唐给我讲了不少有关二爷近期的故事,包子也听到特别入迷。

我的眼睛渐渐湿润,原来从朱砂印破碎那天开始,二爷就已经让周唐暗中保护着我。二爷甚至是打算亲自过来,只不过碍于北山山庄的几百口人家,只好先去解决那边的问题。

太阳微微露出一点,我们来到这座不小的封闭山庄。在一处客房中我见到了阔别了十三年的曹二爷。

“二爷。”这时的二爷已经起床,盘坐在案上闭目养神,我怯生生地喊了一声,就像当初第一次见面那样。

“回来了,周唐。小平子也来了吧,还多带来个朋友。”二爷没有睁眼,却仿佛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包子也麻溜地向二爷问好,六点半一过,古老的坐地钟敲响,二爷挺身下地。

在我记忆中,初次见面时二爷是四十多岁,现在应该是有五十六七的样子,二爷的身体却出奇的好,根本看不出是个年近六十的样子,更像一个四十出头的壮年。

二爷看着我,心情也不由得激动,跟之前的冷静天壤之别,说:“好啊,好啊,真好,这些年没有白等!”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