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

  • 作者:罪剑问天谴
  • 主角:慕容,小姐
  • 推荐:404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08 20:05:22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 内容简介

独家创作《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是罪剑问天谴最新力作的一本婚恋类故事,故事中的天选人物是慕容,小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与伦比,值得阅读。书中主线围绕:宫翌晨嗤笑的看着紧捂住自己胸口的慕容好,“不用遮掩了,我对死鱼一样的女人不感兴趣。”看着慕容好的脸色猛的变白了几分,他压抑的心情终于得到疏解般,转身离开了,门被他甩出一声巨响。一直到了下午慕容好才恢复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 章节试读

宫翌晨嗤笑的看着紧捂住自己胸口的慕容好,“不用遮掩了,我对死鱼一样的女人不感兴趣。”

看着慕容好的脸色猛的变白了几分,他压抑的心情终于得到疏解般,转身离开了,门被他甩出一声巨响。

一直到了下午慕容好才恢复了些力气,换上一件白色连衣裙,门口有人敲门,王***声音传了进来,“慕容小姐?”

“王妈,进来吧。”

王妈是端了碗粥进来的,看着慕容好的带了些怜惜,慕容好去卖血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宫翌晨也没想着为她遮掩,宫家的下人间都传遍了。

“小姐怎么那么傻,跟宫总服个软就是了,何必……”

“王妈,我现在不想谈这件事了。”慕容好垂下眸,掩去眸底的伤感。

她去卖血这一遭无所收获,反而险些将自己陷入绝境,慕容好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束手无策,钱已经不是她努力就有的了,白萌萌的事情近在眼前了,她就算去打工一时也凑不齐二十万了。

喝完粥不会,她拨通了胡雨桐的电话。

就算学校与龙腾公司不承认,但胡雨桐拿了她的设计总是会心虚的,她想和胡雨桐谈判。

胡雨桐态度不怎么样,但还是答应了见面,两人约在了后天学校门口的咖啡厅。

不过是休息了一个上午,管家便敲开了慕容好的房门,他有些歉意的站在门口看着慕容好,“慕小姐,您该去工作了。”

慕容好在宫家名义上是宫夫人,但住的是女佣房,做的都是女佣的活。

管家有些无奈,倒不是他刻薄,宫家不缺这一个人手,但这是宫先生的吩咐,宫家没有人敢违抗,管家讪讪的看着慕容好。

扶梯上,慕容拎了一小桶水,拿着抹布擦拭着扶梯上的罗马柱。

大厅中的女佣不时抬眼看扶梯上的女人,低声议论声中目光满是不屑。

“真是丢宫先生的人,还卖血呢。”

“就是,算什么宫夫人,宫先生到底是怎么看上她了?”

“你知道什么呀,你是没见那天陆小姐拿粥泼她她那副狼狈样子,宫先生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的好吧。”

“我听说,她是为了抢宫先生,把自己姐姐……”

慕容好有些听不下去了,她已经对这些女佣一忍再忍了,但人性恶劣,她退了几步,那些人就近几步,总要欺负到她才满意。

做的是一样的工作,但慕容好的身份不一样,她们享受着将“宫夫人”践踏在脚下的感觉。

狠狠的将抹布扔到桶中,水花四溅而起,楼下的几个女佣抬了眼看她。

慕容好不声不响,将水桶拎起毫不犹豫的朝下泼了下去,她站在旋梯上,这样一泼正对着那几个女佣,慕容好泼的利落,几个女佣猝不及防成了落汤鸡。

“慕容好,你做什么!”几个女佣怒气冲冲的,连声小姐都不再叫了。

“嘴巴放干净点,我再不济也是宫夫人,不是让你随便议论的!”

“宫夫人?呵呵。”带头的女佣阴阳怪气的,将夫人两字拉的百转千回,满满是嘲讽的味道,“当然只是名义上的宫夫人,还和我住在隔壁呢,好像宫夫人来到宫家后先生还没进过你房门吧,真是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啊!你干嘛!我告诉你你不要太过份!”她的话才说完,一块湿漉漉的抹布被砸在她的脸上,沾了水的抹布啪的一声还是很痛的,那女佣显然是几个女佣的中心,发了脾气指着慕容好高声叫道。

“怎么回事?”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慕容好抿了唇朝门前看去,管家从花园里进了别墅,看着几个女佣的目光带着不满。

那女佣狰狞的脸色一僵,立刻梨花带雨怯怯的回声,“慕容小姐突然拿水泼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慕容好来到宫家有一阵子了,管家也了解她的脾性,她绝对不是会主动惹事的人,看向女佣的目光便带了不满,“慕容小姐是主你们是仆,有什么道理你跟慕容小姐讲,不要跟我讲,慕容小姐如果不原谅你们,你们也不用在宫家呆了,宫家不需要这种欺上的员工。”

那女佣没想到管家会那么护着慕容好,脸色一时僵了下来,她恨恨的看了慕容好一眼。

到这个份上,其它几个小女佣都有些担忧,宫家虽然管理严格,但对女佣的福利是非常好的,抵得上一些中等公司的白领年薪了。

几个小女佣都低声道歉了,慕容好皱着眉没应声,目光紧锁在那带头找她茬的女佣身上,如果不是她,别的女佣也不会那么大胆子。

那女佣紧攥着方才被慕容好砸到她脸上的抹布,一张有几分姿色的脸上看向慕容好的目光带着砭骨恨意。

慕容好眼尖的看到她眸中的那抹妒忌,怪不得这女佣会针对她,大概是仗着有几分姿色,想爬上宫翌晨的床吧。

她唇角微勾,所以就这样针对她么,陆晓白更得宫翌晨的青眼,这小女佣却不敢去招惹,典型的欺软怕硬!

她今天如果不把这个女佣镇住,以后她在宫家的处境只会更加艰难,宫翌晨为难她就罢了,如果连下人们都敢随便欺辱她,那她真的呆不下去了。

“对不起!”女佣的脸色黑着,说话的声音不大。

慕容好沉了脸,抱臂站在那里,“没听清。”

“对不起!”女佣咬了牙又说了一次,声音大了不少,似乎是不再给慕容好抓她错的机会,大吼出声后便瞪着眼看向慕容好。

“对不起谁。”

“慕容小姐,是我话多,我下次绝不会了。”她索性一次认光了。

宫翌晨回到家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那个让他厌恶至极的蠢女人抱着臂一脸冷漠的站在高高的旋梯上。

旋梯下是一地的水渍,从角度扫一眼就知道是谁的手笔。

一个小女佣的背影微颤着道歉,一次又一次,他皱了眉紧盯着旋梯上找麻烦的女人,果然,在他面前一副柔弱的样子,转过身连女佣都不放过!

他怎么会忘了慕容好就是这么恶毒的一个女人!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