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如你光年》

  • 作者:桃花郡主
  • 主角:周俞舟,俞舟
  • 推荐:66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9 17:06:14

《如你光年》 内容简介

《如你光年》为桃花郡主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主要讲的是:四天没有见周俞舟了,我很想偎在他的怀里,可我不敢。我缩着脚,倾身向后。我的心,我的灵魂都深爱着他,从没有想过要背叛他,可刚刚发生的事情,我又无法抹平,因为时光无法倒流。他说:“站这儿等我。”他不冲我发

《如你光年》 章节试读

四天没有见周俞舟了,我很想偎在他的怀里,可我不敢。我缩着脚,倾身向后。

我的心,我的灵魂都深爱着他,从没有想过要背叛他,可刚刚发生的事情,我又无法抹平,因为时光无法倒流。

他说:“站这儿等我。”他不冲我发火,也没有责问,给了我足够的宽容、信任和体面。

我看到他去附近的鞋店拿了一双鞋子,地上如此冰凉,我转身跑了,跑到有水的地方,发狠地擦嘴,洗手,那个混蛋害我万劫不复,我不会放过他的。

我闻到自己身上还有他的香水味,又一阵反胃,干呕了起来。

周俞舟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站不稳了。他的脸恍惚起来,但我知道他很生气很痛心,我很怕失去他,“俞舟,你一定要听我解释。”

他给我穿上鞋子,抱了我起身,语气里听不出情绪,“我们去医院。”

我说我不要去医院,我要回家,我躺在后座哭了一路。

他带我回了我住的地方,又跟着我上楼,说明他还愿意听我解释。我不该如此悲观,俞舟他有自己的判断力,我相信他。

我进屋脱了大衣,将那件毛衣脱下扔进了垃圾桶。我迅速换了衣服,洒了香水,从卧室出来,慢步走到他面前。

秋意渐浓,万物在阳光里凋零,在看不见的地方生长。

“俞舟”,我轻声唤他,他的视线从窗外移回,落在我裹着纱布的手上,声音有些低哑,“他干的?”

我试着去握他的手,他的手热热的,“俞舟,你要相信我,我......他故意设计陷害我。”我突然发现无从解释起,一切话语都是如此地苍白,这是我被人陷害得最惨得一次,百口莫辩。

“若若,我想问你几个问题。”我点了点头。

“你昨天就回了宜市,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他声音很不自然,于尧给了他男人最不能忍受的羞辱,我后悔今天拦他了,就算把那个混蛋揍一顿,我们一起面对惩罚,也好过他现在心中的隐忍。

我说:“手机不在我手里。”周俞舟指了指我脱下的衣服,他知道手机在我口袋里。我解释道:“他今天才给我的,他......”

“那为什么拿到手机的第一时间,给别人发消息,而不是我?”

我一怔,心里冰凉一片,他不是简单的吃醋。

我不想周俞舟看到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在意他过甚,反而忽略了他的感受。我宁愿叫张子洋都不叫他,或者说,我就是在隐瞒他什么。

“上次去新吴,这次又去剪彩,于太太?你把我当什么了?”他声音重了,神色肃然,这是他第一次对我发脾气。

他像变了一个人,声音低沉嘶哑,神色隐忍压抑,充满了危险气息。

他转身走,我从背后抱住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俞舟,你相信那个混蛋,不信我!”

他拉开我的手,淡淡道:“你休息吧,我去查查清楚。”

我抓不到他,他走得没有丝毫留恋。他关了门,日光稀淡冰冷了起来。

我从来不敢想,要是周俞舟有一天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这一刻来临时,格外难挨,难受得我一直头晕,想干呕。

敲门声响了半天,我才起身去开门。

“天呐,小姐姐你脸色这么差!”张莹拉我坐下,她说:“周局长说你不舒服,请我过来看看,我好不容易抽空过来的。”

我怕冷,仍旧裹着毯子窝在沙发上,“我没事,你回去吧。”

“吵架了?”她摸了摸我的额头,说道:“没有发烧,脸色这么苍白,手给我。”她给我手上的伤换药,我感觉不到疼了,她询问道:“这怎么弄的?不会是周局长他......”

“不是他!”

“我就说嘛,他不是这种人。怎么了嘛,开心点儿,你看,就算你们吵架了,他还是很关心你啊。情侣之间,哪有不吵架的?”

张莹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说:“你看明天的报纸,就知道了。”

张莹走后,我就一直睡着,手机响了几回,我没有接。没有周俞舟的时候,我一个人过得也挺乐呵的,现在又恢复了没有他的状态,我却接受不了,心灰意懒。

从于尧带我去新吴的那一晚起,这么多天来,我浑身是伤,心累到生无可恋。他得逞了,我失去周俞舟了。我能想像到明天报纸一登出来,我将面临着什么。

佳韵和方涵来看我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睡了快一天了,这期间,不吃不喝,昏昏沉沉。难怪佳韵见到我都要逃了,“你这是什么鬼样子!”

我从来没有如此颓丧过,这很不该是一个成年人宣泄情绪的方式,但我又能怎么样呢?

方涵把我的身份证取回来了,他说:“我们之前的都只是推测,没有证据,动不了他。师姐,你不要这样,我们局长并不是不相信你。你被人欺负了,他还要忍着,换谁都受不了啊。”就是因为明白这些道理,我才格外地颓。我把手机给方涵看,他说没有发现异常,但如果对方监听的话,这边是查不出来的。

佳韵让方涵去做饭,她陪我说话,“若若,这次真的要感谢许凌辰,是他给报社施压,不然,今天报纸满天飞,你怎么出门?”

“我本来也不想出门了,我要等俞舟来找我。”我像吃不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哭,佳韵摇头。

经过一天的人生参悟,我觉得什么都是浮云了,我只想周俞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然短,但我的余生预定了他,没有他,我活不下去。

佳韵这次很有耐心地哄我吃饭,菜夹到我碗里,把筷子握进我手里。

“要不要我喂你啊!”

我还是哭,要是周俞舟,他肯定会喂我的。

最后,佳韵有些恼了,“何若,就你这个样子,是个男人都得被你吓跑了,你自己去照照镜子,丑死了。”

我反驳道:“才不会!俞舟就不会!”

佳韵摇了摇头,“服了!那你多吃两口吧,吃完才有力气哭。要不要我录个视频发给他,没准儿他看到之后就把你拉黑了。”

我瞪了她一眼,又气又饿地扒拉了几口饭。

佳韵只知道我们闹别扭了,却丝毫没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很有耐心地给我梳头发,自以为是道:“若若,咱们待会儿去找他,你看看你这样我见犹怜的模样,他肯定舍不得了,我替你骂他,凭什么这么对待我们家若若……”

“不是的”,我顿了顿,很不情愿道:“他昨天……撞见我和别的男人……”

“搂搂抱抱?不会吧,还是暧昧不清?”

“接吻,当众。”

在我们熟悉法律的人眼中,某种行为一旦“当众”,这种行为的恶劣性飙升,法条也是这样写的。所以,佳韵愣了好一会儿,摇头叹息。

“若若,真不是我打击你,这个男人保不住了。他是什么人,你让他看到……没有哪个男人会如此大度,除非他根本不爱你。就算他真的不怪你,面子上怎么过得去!全市人都要看他笑话,堂堂公安局局长,被绿了,想想就惨!”

我捏紧指尖,“我想杀人!”

“得了吧!你这小细胳膊,刀都抡不起来。还有,你就这么作贱自己的身体,你瞧着,有你好受的。”

佳韵刚说完,我又头晕犯恶心,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想去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