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重生之弃少归来》

  • 作者:念想
  • 主角:刘天云,刘俊
  • 推荐:916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09 17:12:38

《重生之弃少归来》 内容简介

《重生之弃少归来》是念想所编写的一本婚恋网文,主线引人入胜,文笔文从字顺,实力推荐。众人寒噤若喧,不敢再说出半句反驳的话。江意这才舒缓了语气:“江倾有几斤几两,难道你们不清楚?没有了江家的庇护,就凭他能逃到哪里去?”这话一出,众人立刻安心不少,江天也没有理由再挑刺,毕竟,他也不相信,

《重生之弃少归来》 章节试读

众人寒噤若喧,不敢再说出半句反驳的话。

江意这才舒缓了语气:“江倾有几斤几两,难道你们不清楚?没有了江家的庇护,就凭他能逃到哪里去?”

这话一出,众人立刻安心不少,江天也没有理由再挑刺,毕竟,他也不相信,就凭江倾这个废物,还能插上翅膀飞了不成?

众人这才齐声应是,个个心事重重的离开了客厅。

唯独江馨,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俏脸上写满了倔强:“爸,我不会任何人伤害江倾!要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陪他一起!”

“你不走,就继续在这里坐着吧。”江意终究狠下心来不去理他,兀自起身离开。

许茹幽幽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江馨乌黑的秀发:“馨儿,妈妈知道你不忍心,妈妈答应你,如果江倾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下半辈子,我来照顾他,我来亲自替他端屎端尿报答他......”

心里却恶毒地想着:这个小畜生,最好死在程家手里才好!哪怕你能活着回来,由我亲自‘照顾’你,更能叫你以后的日子没一天好过!你那贱人母亲的下场,就会是你以后的下场!

江馨无语凝咽,又哪里会想到,此刻的许茹,究竟怀着多么残忍歹毒的心思。

江倾回到自己的住处,深吸一口气,才平复下复杂的情绪。

他也不知道自己情绪为什么会激动起来,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群无关紧要的人说这么多。

是看不惯江家人的丑恶嘴脸?是为江倾感到不公?

也许更多的是因为,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背负起了本该属于江倾的人生吧?

“这群人里面,最让人恶心的,还要数那个许茹......”

想到许茹那副惺惺作态的模样,江倾都忍不住作呕,也许其他人看不出许茹的心思,甚至会为许茹的心地善良感动。

但一直观察着所有人反应的他,怎么可能捕捉不到许茹虚伪的表皮下,无时不刻不在的那一抹残忍之色?

“江常年,江天,许茹......”

喃喃自语着这三个人的名字,江倾脸上逐渐被寒意笼罩。

在他心中,这三个人,已经彻底给判下了死刑!

他拿出手机,才发现屏幕上显示着十几个未接来电,全部都是由一个陌生号码打来,时间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前。

“莫非,程家已经对刘天云动手了?”

想到这里,江倾不敢耽搁,连忙照着上面的号码回拨了过去。

然而,电话那头接通的,却不是刘天云,而是传来另一个人无比焦急的声音:“喂,是江倾...不,是江少吗?”

江倾点了点头:“没错,是我,你是谁?”

那头急忙道:“我是刘老板的侄子,我叫做刘俊,昨天我们在天伦酒吧见过的,就是昨天帮您揍黄毛的那个!”

“哦,是你,你找我有事?”

江倾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太理解,刘天云既然打了这通电话过来,应该就代表他承受不住程家的压力,选择了向自己妥协。

但他为什么不亲自开口,又怎么让自己侄子替他来表态?难不成,到了这个时候,刘天云还想着跟自己摆架子?

在江倾印象里,刘天云应该不是那么愚蠢的人。

“江少,求求你救救我叔叔吧,现在除了你,我真的不知道有谁还能救他了!”

刘俊这番话,才让江倾意识到:也许不是刘天云不想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而是他现在,已经没办法给自己打电话了.......

江倾沉声道:“你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俊几乎是带着哭腔道:

“就在昨晚你离开之后,叔叔突然接到了程昌河亲自打来的电话,说李娜在他手里,还警告叔叔,要是想要李娜活命,就一个人前去他指定的地方,否则,就等着给李娜收尸。”

说完,又解释道:

“李娜是我叔叔最爱的女人,跟了叔叔两年,下个月本来就要举行婚礼了,叔叔担心李娜的安危,真的就一个人赶了过去,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天,我都不上叔叔,我怕他已经......”

没想到程家的动作会如此之快、手段如此卑鄙狠毒。

江倾意外之下,心中也有了几分怒火。

若是刘天云真有什么三长两短,这可不是他乐意见到的局面。

他没想到的是,这刘天云倒是重情重义,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不惜做到这个地步,明知道这一去,就是一场必死之局。

作为一名灰色势力的枭雄,刘天云无疑是不合格的。

但他此举,偏偏就让江倾更加欣赏他了。

电话那头继续传来刘俊的声音:

“叔叔临走之前叮嘱过我,如果三个小时之后,我和他失去,就只当他是死了,让我不要想着救他,立刻打电话给你,说只要我把他名下的产业全部交给你,说只有你才能保证我们剩下人的安全......”

“刘老板还真是看得起我。”江倾不置可否道:“所以,你现在是要拿刘老板的财产当投名状,让我保你一命?”

刘俊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

“江少,我本来不应该违逆叔叔的话,但我没办法眼睁睁对叔叔见死不救。我会按叔叔说的,将他的产业全部交给你,也不需要你保我,我只求你救救我叔叔,哪怕只是保住他一条命.....”

从刘俊的语气,江倾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在他面前,刘俊估计会直接给自己跪下。

叹了口气,江倾才缓缓说道:“如果你觉得,我是觊觎刘天云手里的产业,那你真是看错了我,他的财产,我一分也不要。”

到了这话,刘俊还以为江倾是怕了程家,不愿意帮忙,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江少......”

然而,他话还没说出口,就给江倾出言打断:“你知不知道刘天云去了哪里?现在立刻带我去找他!”

刘俊傻在原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

“废话,当然是去救他!”江倾一字一顿。

闻言,刘俊脸上不禁闪过一抹狂喜,差点感激得要哭出来:“江少,谢谢您,真的谢谢您,我刘俊就是下半辈子给您做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报答您的恩情!”

“谁稀罕你做牛做马?你这是从哪个武侠片里学来的台词??”

江倾听得哭笑不得:

“你就在天伦酒吧等我,再废话下去,我可不保证刘天云还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