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战神殿下曾相识》

  • 作者:南宫千黎
  • 主角:江若莲,心瑶
  • 推荐:541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10 12:24:46

《战神殿下曾相识》 内容简介

这次我展现给各位读者们南宫千黎原创故事《战神殿下曾相识》,主人公是江若莲,心瑶,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虫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试读 “可是……”江若莲心急如焚,又不敢说手链有毒。“本宫还要去给母后请安,没工夫看你无理取闹。这东西你既送了心瑶,心瑶送给本宫也是一番心意,你跪安吧!”慕昀修说完,这就要走,手臂却被突然伸来的一双手扯住,

《战神殿下曾相识》 章节试读

“可是……”江若莲心急如焚,又不敢说手链有毒。

“本宫还要去给母后请安,没工夫看你无理取闹。这东西你既送了心瑶,心瑶送给本宫也是一番心意,你跪安吧!”慕昀修说完,这就要走,手臂却被突然伸来的一双手扯住,他转头,就见江若莲要取他手腕上的手链。“放肆!”

夜阑忙又抽剑抵在江若莲的颈侧,“突袭太子殿下已是重罪,又如此拉扯,江若莲……莫非那手链上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你才急于收回?”

江若莲心虚地忙俯首贴地,“没……没有,若莲只是……只是……”

“夜阑,不准这居心叵测的女人再靠近本宫!”慕昀修气恼地整理了一下袍袖,说完便扬长而去。

江若莲眼见着慕昀修越走越远,焦躁地要去追,却被夜阑抬剑拦住。

“夜阑将军,我给你银子,你别拦着我!”

“你瞧着我像缺银子的人么?”夜阑随手一伸,封住她的穴道,转身便不见了踪影。

江若莲气急地要大叫,却半点声音发不出,手脚也动弹不得,眼见着一个身穿宝蓝锦袍的少年拿着个布口袋自假山上空飞掠,她忙“咳咳咳……”

宝蓝锦袍的少年矫健如草原雄鹰,自假山顶上停落,俊伟的身躯仙魔般无半点声响。

“江若莲?!”

江若莲望着少年俊艳的面容,心急如焚,张口的话,却都是,“咳咳咳……”

若在平时,她对这少年是看都不会多看的,一个北月国女子与皇上生下的皇子,在大周是没什么前途的,百官也唯恐背负勾结外族的骂名,个个对他避而远之。

少年一跃落在她面前,挑眉将她从头看到脚,佯装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让我救你?”

“咳咳咳……”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江若莲急得面红耳赤,怒瞪着少年,恨不能在他脸上瞪出个窟窿。

“本皇子素来不喜欢多管闲事,尤其,不喜欢救心思歹毒之人。”少年眯着深邃的鹰眸动了动鼻翼,轻易便说出这周遭弥漫的香气中夹杂的毒物。“曼陀罗,麝香,夜来香,八仙草,锁魂花……如此多的毒香集结,是要害谁吧!”

江若莲:“咳咳咳……咳咳咳……”

少年狠踢了下她的膝盖,江若莲整个人跪跌在地上,膝盖撞在地上的石子上,痛得难忍。

“跪在这里慢慢闻着吧,本皇子还要采花送给母妃,就不奉陪了!”少年足尖儿一提,纵身一跃,轻飘飘地无声落在了璇玑阁后的樱花树上,这就扯着花枝上的樱花往布袋里塞。

璇玑阁舞室的后窗内,却传出《飞天舞》的舞乐。

他忍不住好奇地看进去,正见一位紫衣女孩舞步轻旋,蝶袖飘展,纱带浮动,幻美绝伦……那聘婷秀美的身姿赫然转过来,绝美姿容,顷刻间扼住他的心神。

他修长的指尖上刚摘下的花朵不觉间飞坠而下,一颗心也在不知不觉间沉溺到了某处……

舞室内的女孩肤若凝脂,眉目如画,裙摆荡漾,如翻滚荡漾的水花,垂及后腰的长发飘过一个柔美的弧度,似有一股出尘脱俗的仙气自她周身环绕流溢,那舞动的纱带也似有了生命一般。

心口躁动地要跳出胸膛,他不自然地忙按住心口,又慌乱地迅速揪着花朵往布袋里塞,一双眼睛却失控,不自觉地盯在那窗口内……

眼见着紫衣女孩身姿不稳地摔在地上,他忙在树枝上挪了一下,这便要飞入窗口去扶她……

室内却舞乐乍停,一个红袍的中年女人突然拿着戒尺上前,母狮一般暴吼。“江心瑶,这才跳了一半,竟耍赖!站起来,重跳!”

心瑶颦眉站起身来,身子娇如弱柳,又痛叫着摔在地上,“师父,徒儿脚好疼!”

“脚怎会疼?”

心瑶脱下舞鞋丢在一旁,雪白的袜子里,沁出艳红的血,“师父,刚才这鞋子尖端有东西扎了徒儿的脚。”

红衣女子拿起鞋子看了看,没有看出什么异样,只当她是磨破了脚。“你坐着歇息,为师去叫女医来!”

“谢师父。”心瑶忙坐在地上,佯装剧痛地闷哼着……

父亲与祖母为将她培养成为琴棋书画歌舞皆精的太子妃,特邀几位名震天下的师父专门教她,这天下第一舞姬红茉便是其中之一。

王少婉趁着机会,让师父们也教江若莲。她学什么,江若莲便也学什么。

前世她年少无知,只当爹和祖母对她和江若莲一视同仁,完全没发现,王少婉和江若莲是早就对太子妃和未来皇后之位虎视眈眈。

由慕昀修拿着那手链入宫在前,她脚受伤在后,如此罪证确凿,这条路她要让王少婉和江若莲有去无回。

窗外大片樱花花瓣随风飞进来,心瑶看了眼伸到窗口的樱花树枝,伸手拿起一片花瓣,忍不住扬起唇角,“如此美丽的花,怎就这般轻易地凋零了呢?”

树枝间的蓝袍少年,望着她忧郁的笑,忽然感觉心口透不上气。一个十四岁的毛丫头,怎笑得仿佛看尽了荣辱生死世态炎凉?

他忙别开脸,手上捻着一朵花,忽然无法再采摘。挫败地深吸一口气,一跃飞过了丞相府的大半个花园,朝着皇宫飞去,他记得,皇祖母那里存了很多疗伤解毒的奇药。

舞室内,红茉带着府邸内的女医如意进门,心瑶站起身来,单腿一蹦一蹦地蹦到门口迎着,“师父,徒儿想歇养两日。”

红茉见她袜子上都是血,不好再勉强,“此事非同小可,为师去查那鞋子的来处。”

心瑶忙道,“师父不必查……心瑶知道凶手是谁,这是江府家事,心瑶自己会处理好。”

“既如此,你自己养着吧。”红茉出来门,无奈地摇头一叹。她用脚趾头猜也知道是谁要害这丫头。

女医如意忙扶住心瑶,“小姐,我先扶您去寝居,包扎好就直接在床上躺着……”

“都是鸡血罢了!做样子,总要做得真切才有说服力。”心瑶忙搭着她的肩膀站起身来,随手塞入她袍袖一锭金子,凑在她耳畔说道,“如意姐姐好好给我包扎,就说我的脚中毒,快成残废了。”

如意忙道:“清茶一早就给如意送了不少银子,说是小姐您给的。就这点事儿,如意定不负小姐所托。”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