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走时心如止水》

  • 作者:缨红雪
  • 主角:小姑娘,扬言
  • 推荐:57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0 12:24:47

《走时心如止水》 内容简介

《走时心如止水》是缨红雪执笔的一本短篇佳作,情节曲折绵长,文笔妙趣横生,值得一阅。《走时心如止水》主要讲的是 他抱着自己的身子,半蹲在一条小道上,周边是常年不散的雾,萧条的黑色枯木,因常年照不到阳光,导致岩石甚是潮湿,呈灰褐色。花草不长新芽,失了颜色,永远定格在了最灿烂的时刻,几只在枝丫上巍然不动的乌鸦,时不

《走时心如止水》 章节试读

他抱着自己的身子,半蹲在一条小道上,周边是常年不散的雾,萧条的黑色枯木,因常年照不到阳光,导致岩石甚是潮湿,呈灰褐色。花草不长新芽,失了颜色,永远定格在了最灿烂的时刻,几只在枝丫上巍然不动的乌鸦,时不时地叫上几声。

周边的一切像极了即将失去生机的他。

“你还剩下最后七天的时间!”

“记得好好珍惜!”

脑袋里此时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得了,唯有这两句话一直在耳边回响,迟迟不能退去。

他是陈澜,一个出生在普通家庭的孩子。

今年20岁,刚考上了本市榜上有名的大学,入读一个月不到。

他算不上是什么坏人,因为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但绝对与好人这词也搭不上边际,毕竟是承载着“主角”光环从小野到大的。

大学的学费很是昂贵,父母为了他能顺利地学成归来,又一次决定挨人白眼,外出打工。

他算是他们求了多年,老天才给的一个机会,所以夫妻俩特别的感激老天,基本上每个月给家里的祖宗上一次香。

老来得子的他们,将陈澜可劲地宠,也就造就了他一身闯祸的“本事”。

他三岁将沙子放人小姑娘头上,致使小姑娘哭了半天,一直没停下来。

四岁骗走了隔壁胖丫的彩色棒棒糖,致使往后的十六年,人家小姑娘都乐意被他骗。

五岁和幼稚园同班小伙伴说,她妈妈不要她了,结果那天一个班的小朋友都在哭,闹着要回家。最后,幼稚园的实习老师也开始哭了。那个场面,简直是乱成一锅粥。

六岁在路上遇到同年的小胖子,一言不合就把他打了一顿,致使对方家长去学校把他像拎小鸡仔一样,拎到家里好说歹说的,问题这才解决。

……

像每年都有N多N多的事例,多到掰的手指头都数不清。

学校的人都一致认同一个事实。

陈澜是个事精。

直到十五岁,他开始变成了另一个人。对父母孝顺,对老师礼貌,对同学友爱,对学弟学妹关爱,对陌生人互助等。

就连好多人都在感叹,陈澜事精怎么突然就变得很有礼貌了。

当时还有些人不信,扬言要与他打架。

奈何,人家就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搞得那些说要和他打架的人先不好意思了,主动找他道歉。后来,他们就成了朋友,还一起以优异的成绩上了同一所高中。

陈澜没想到的是,隔壁胖丫长大后成了娇小可人的邻家女孩,特别特别的黏人,还天天把她家的彩色棒棒糖送给他尝鲜。

忘了说她家卖棒棒糖的,家里各种口味都有。

这让陈澜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小时候还经常欺负她来着。不过好东西,陈澜可从来没有忘记过她,总是会第一时间叫上她一起。

例如:考试复习。

不过胖丫还是比较争气,考上的本市还算可以的女校。

胖丫日常呼叫。

“澜哥,澜哥,这题怎么做?”

“澜哥,澜哥,我喜欢上一个蓝孩子怎么破?”

“澜哥,澜哥!蛋糕啦,他和别的女孩子去看电影了。”

“澜哥,蓝瘦!”

“澜哥,香菇!”

“澜哥!”

“……”

躺在地上的陈澜将前20年的回忆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还是觉得很是难过。

他今年才20岁啊,一个梦想刚刚开始的年纪,可是怎么就剩下7天多一点的时间了。

父母还盼着他早点读完大学,找个好工作,娶个好女孩呢。

他真的很不甘心。

甚至感觉到有一些可笑。

“现在已经是凌晨六点了,你只剩下这7天的时间。”

思路被人打断。

那个穿着黑色袍子的黑衣人就那样凭空出现,说完就又消失了。

回到9个半小时之前。

8月30日周六晚上9点30分,陈澜在与初中好友聚会完回家的路上。

灰暗的灯光下,他一个人的影子显得特别的萧条,甚至是有一些孤单。

“见鬼,这什么破路灯,一闪一闪的!”一路走来,这是他路过的第三十九个路灯,说起来也是奇怪,所有的路灯皆出现的这个情况。

就像是有人故意安排的一样。

因为实在是有些蹊跷,所以他才将路灯个数记得那么清楚。

突然,地上有一张白纸。

本着不想惹事的陈澜在经过那张白纸时就瞅了一眼,就准备离开了。

不过他低着头走过时,有瞅了一眼,居然发现那不是白纸,是一封白色封面的信件,上面赫然写着“陈澜亲启”。

他缓缓蹲下,心里想着谁这么无聊,大半夜的还玩这早就过时的恶作剧,对此并不当一回事。

他漫不经心拾起,然后打开了信件,仔细一看,居然是一张白纸!

上面一个字没有,一个字也没有,别提什么标点符号什么的了。

“无聊!”

陈澜随手就把那个信件就将它扔入了旁边的绿色垃圾桶中。

看着上面印着个白色的小logo:保护环境,人人有责,他陷入了沉思。

不过好在沉思的时间并不久。

陈澜刚扔完“垃圾”,接着裤子口袋一阵狂跳,接着就一直振动。

其次,一首未知名的电话铃声跑了出来。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把全盛的我都活过,请往前走,不必回头……”

陈澜仔细一看,显示的未知来电!归属地京城!

第一反应:打错了吧。

知道他手机号的人不多,更何况他认识的人里哪有什么熟人在京城发展。

无聊。

没错,他一句话也没说,直接掐断了那个电话。

于是,开始了接连的倒霉之路。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应景,路灯没多久就全灭掉了。小道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

他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功能,寻着那白光,就那样一晃一悠地走着。

不知道哪里才是尽头!

还好胖丫,胖子他们都不在,不然会笑死了去!

等等,刚刚响的那电话铃声,他什么时候设过了?

真是奇怪。

来电铃声什么时候都有自己的想法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