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永恒法则》

  • 作者:火焰上跳舞
  • 主角:夏炎,封印
  • 推荐:409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10 19:01:49

《永恒法则》 内容简介

优质作品《永恒法则》是火焰上跳舞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新篇,本创作的主线人物夏炎,封印,精彩片段预览:三大势力强势来袭,令整个青云宗热闹非凡,洛河掌教明白,他们一但涉足,便再没有了他青云宗的事。圣地,妖族,荒古世家,屹立在东荒的巅峰势力,此刻,各自占据一片天空,三方对峙而立。“真想不到,东荒为数不多的

《永恒法则》 章节试读

三大势力强势来袭,令整个青云宗热闹非凡,洛河掌教明白,他们一但涉足,便再没有了他青云宗的事。

圣地,妖族,荒古世家,屹立在东荒的巅峰势力,此刻,各自占据一片天空,三方对峙而立。

“真想不到,东荒为数不多的大势力,一下子来了三个,真是让人好奇,这个遗迹到底有何不凡。”

那神钟乃是七百年前大能强者所留,难道皆是为了此钟而来?

夏炎内心震惊,同时,他在暗暗揣测,还会不会其他人物到来。

“仅仅一个远古遗迹,竟然引来了两大人物,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圣子站在黄金战车上,淡淡的开口。背后十六杆血红大旗迎风飞扬,洪荒猛兽仰天咆哮,气势磅礴。

“圣子英姿不减当年,真是让老夫惭愧如今这家族后辈,唉……”

秦家长老虽然叹息一声,却也不逞多让,背后十几把巨大长剑纵横交错,呜呜作响,仿佛能将天割裂。

“二位前辈这样做显然不太地道了,此遗迹明显非人类强者遗留,难道二位前辈,还想同我妖族争抢不成?”

妖族那踩着巨大羽翼的女子,淡淡说道,声音动听,宛如仙子临尘,不食人间烟火。

虽然他自称晚辈,可那一身的修为,却令其余二人不敢松懈下来。

“仙子这样说可就不对了,这遗迹位于青云宗,乃是我秦家地界,怎么能说是你妖族的遗物呢?”秦家长老淡淡笑道。

“秦家真不愧为荒古世家,说话也真是霸道,这遗迹明显存在了七百多年,难道这里七百年前也是你秦家的地盘?”

圣子淡淡的开口说道,丝毫不惧怕这秦家。

青云宗掌教,以及长老们,已经远远退开,此地已经不是他们能左右的了,皆是三人为主导的战场。

當!

突然间,一阵钟鸣声再度响彻而起,地面裂纹不断裂开,雾气翻涌,古老而又神秘的气息,迎面冲了上来。

噗——

一道妖艳的血迹,突然从裂纹中冲了出来,秦洛一袭白衣已经被鲜血染红,他头顶的乌金瓦罐,光芒已经逐渐暗淡下来,整个人浑身是血,极其凄惨,像是被一股巨力反震出来的。

“这……”

秦家长老面色一变,迅速将秦洛拦进怀里,手掌抵在他的胸口,护住了他的心脉,然而秦洛还是忍不住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

远处的夏炎,观察到了这一幕,冷哼一声,握紧双拳,他明白那老者的强大,知晓今日很难替王远出气了。

“秦家行事真的好手段,但纵使你将神器赠给他,也于事无补,那神钟绝对不是一个仙台小子能染指的。”

圣子淡淡的笑道,根本毫无顾忌。

“咱们各施手段!”

秦家长老冷哼一声,背后十几把大剑呼啸而出,冲进地表裂纹中。

妖族女子知晓二人不可能停手,洁白的胸口飞出一座彩莲,晶莹剔透,神华满天,朝着裂纹飞去。

圣子眼神一紧,摘下背后十六杆血红大旗,打出数道仙纹,封锁了八个方位,也朝着裂纹飞去。

轰隆隆……

刹那间,整个青云宗威压滔天,无尽的光芒,将远古遗迹百里之内覆盖,声势浩大。

當!

神钟顿时响起,震得天地动荡,好像要冲破阻碍,一飞冲天!

“我感觉到了这里有一层封印!”

进入深渊的圣子,首先发现了异常,他进入裂纹之后,顿时感觉被一股冰冷之气缠绕。

“有何封印?有也是残破不全的,待我穿破他!”

秦家长老在黑暗中,头顶瓦罐,祭出数十把长剑,破开岩层,想要冲向地表深处。

“神钟就在下方,谁抢到是谁的!”

妖族女子身子绽放出绚丽的光芒,胸前彩莲极速旋转,片片飞舞的花瓣在他胸前凝聚,将他冰清玉洁的身子保护了起来。

當!

神钟的声音越来越近,三人皆想第一时间抓到这秘宝。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滔天的气息从裂纹中涌了出来,将圣子身上的金光扑灭,将秦家长老背后的长剑崩飞,将妖族女子的彩莲吞噬的一干二净。

“不好!这里还有别的力量!”

圣子三人顿时色变,身子极继而退,然而一层无尽的光芒将三人覆盖,仿佛开启了一座杀阵,死亡之力尽情肆虐,众人体内的生机迅速流逝。

“难道神钟已经有意志,不想让我们得到吗?”

圣子手持十二杆大旗,迅速将周围的死亡气息封锁,阻止体内生机的流逝。

“不对,我感受到了这里有生命的波动!难道还有强者被封印在深处吗?”

妖族女子脸上写满了震惊,她手中有秘宝,堪堪保护好她的身子,位于这漆黑的深渊中,她竟然听到了深处传来的一声叹息,久远与沧桑!

“纵使有强者也被镇压了七百多年,定是那神钟发威,不若我们一起联手,先将它取上来如何?”

秦家长老丹田再度冲出十几把长剑,绿光闪耀,将这黑暗的地表深渊照出了一层幽光。

“好,正合我意!仙子何意?”

“那便依你!”

三人再度朝着地表深处冲去,庞大的灵力凝聚成一股洪流,涌向了深层地表。

整个青云宗都在颤动,无论是六峰,还是十二山脉,皆被这股洪流震得颤动不已,三人的力量已经快跨越到了第二大秘境,非常恐怖。

然而,就在这颤动没持续多长时间的时候,一阵更为剧烈的颤动,突然从地表深处传了上来。

无尽的光华,像是火山底的岩浆一样,滚滚而来,刹那间将三人的身体淹没。

“不好,这里有一股封印之力被我们触怒了!”

圣子大惊失色。

“快退!”

妖族女子打出数十道神华,快速朝着裂纹上空飞去,就连那孤傲的秦家长老,也是不得已崩碎了十几把法宝,才勉强将那光芒抵挡了下来。

与此同时,正躲在远处看着战斗的夏炎,见识到了秦家长老强大之后,突然觉得自己的处境有些危险,他打算带着王远先离开这里,日后再做打算。

然而,就在他刚转身的时候,自那深渊中,冲出三道身影,正是先前那圣子三人,此刻狼狈无比。而在他们身下,则是涌出了一股如岩浆一般炽热的光芒,迅速将远古遗迹,方圆百里之内覆盖。

啊!

那些来不及撤退的年轻弟子,突然间身子四分五裂,化为灰烬。甚至就连夏炎,此刻,也是肌肤也是隐隐作痛,仿佛在下一刻就要化成灰!

夏炎大惊:“这是怎么回事!”

嗡!

他正要施展法力的时候,丹田内的“鼎块”突然间颤动了一下,将身子所承受的压力,尽数的泄去,夏炎感觉全身一轻。

夏炎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自言自语道:“幸亏我让王远早早离开了外围!”

这股力量来的极其突然,令所有人措手不及。

石卵飞出夏炎的丹田,吃惊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还会有封印的气息出现?”

“难道你存在了七百年,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吗?”夏炎皱眉问道。

“七百年前,《西皇经》问世的时候,他似乎曾经出现过……”

石卵沉默了一阵,给出了这么一个模糊的回答。

与此同时,那圣子三人,神色狼狈,看上去受了不轻的伤,皆悬浮在虚空,运转法力,不断抵抗这股金光的照耀!

“走!会圣地请外援,深渊中还有难以想象的东西!”

圣子果断下了命令,他背后的十二杆大旗已经残破不全,不少坐在洪荒猛兽上的修士,已经化为了灰烬,他决定先离去!

妖族女子,绝美的面庞上写满了震惊,她同样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表的气息,好像是一个人的叹息,她吃惊地下为何会有生命迹象。

这时,她似乎感应到了夏炎的目光,转身朝着夏炎望去,眉头微微皱起,似乎觉得夏炎沐浴在这金光下,并无异常让她觉得奇怪,然仅是瞬间,她便移开了目光,望向天际。

夏炎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方才的一瞬间,他感觉全身的秘密都被看透了,非常骇人!

“洛河掌教,你务必封锁此地,待我再来之前,决计不要让弟子靠近。”

妖族女子淡淡的开口,声音如银铃般悦耳,充满着磁性。她全身沐浴的金光,令她肌肤开始隐隐作痛,她不得不先离开这个地方请求外援。

金光覆盖之处,所有生命迹象皆无,这还是从深渊透出来的一丝,真的不敢想象,地下究竟有什么生物被封印!

夏炎知晓这远古遗迹,绝非自己能碰触的,纵使那神钟再强大,也得有命才能用。

然而,就在他打算带着王远离去的时候,一道目光瞬间锁定了他,竟然令他动弹不得。

秦洛站在那秦家长老身前,二人望向了夏炎这边。

“就是你,不把我秦家放在眼里么?”

那秦家长老,背负双手,随意的朝着夏炎的方向看了一眼。

可就是这么一眼看去,尽管他没有施展多少法力,但以他的修为,哪怕只是一眼,都足以掀起轰鸣,整个南峰开始震动,一股压力,刹那间直奔夏炎而去。

噗!

夏炎立刻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倒飞出去,一股冰冷的气息,刹那间在他心中浮现,令他如坠冰窖。

长老淡淡的说道:“哼,不自量力的蝼蚁,给我跪下!”

夏炎还未站起身子,一股压力再度冲来,他感觉肩扛着一座巨山,他快要粉身碎骨,疼的汗如雨下,表情扭曲,但他咬着牙就是不肯跪下来,他自问没有做错。

“我……凭什么……要给你下跪!”

秦家长老冷笑道:“凭什么?凭我一句话,你就必须要遵从,我要你跪,你必须叩首!”

他一挥手臂,随意朝着夏炎的身体点了一指。

轰!

刹那间风起云涌,夏炎毫无抵抗之力,双膝的骨骼,砰的一声炸裂,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震碎了骨头,鲜血很快将他的长袍染红。

“我没有错……我宁死不跪!”

夏炎弯着腰,双膝完全碎裂,疼痛令他脸色发白,身子不稳,差一点就跪倒在地,然而他却双手撑地,硬生生的没有跪倒下去。他同王远一样,认定自己没有错,谁也不能让他屈服!

“你的对与错,不是你过了算,是我说了算,你懂么?”

轰——

他再度朝着夏炎看来,这一眼的力量,令他的胸膛凹陷进去,骨骼完全碎裂,他再也忍受不住,口中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脸上已经毫无血色。

灵魂之火快要熄灭,他的身体开始枯萎,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死亡。

甚至连求生欲望都不再拥有,他感觉到了孤独,无助,仿佛在下一刻,就要粉身碎,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这就是死亡吗?夏炎第一次这样反问自己,他清楚,对方一但出手,将没有人能阻止。

他第一次这么渴望强大,他在死亡的一瞬间,他不甘心,想到了父皇,想到了燕国平凡的子民。

“纵使……我魂飞魄散!你也不能……让我执念屈服!”

夏炎双目血红,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出这句话来,他就是这样,认准没有错,纵死不屈!

“那你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秦家长老淡淡开口,一步向前踏出,朝着夏炎的身体点了一指。

仅这么一指点出,整个青云宗的地面都在颤动,这一指蕴藏着他无上的法力,夏炎的身体快要崩裂,马上从天地间消失。

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冷哼声,突然从深渊中传了出来,在夏炎感觉到死亡的时候,一股神秘的力量,将那一指抵挡住,令夏炎再度恢复了神智。

“真是狂妄!”

突如其来的声音,令所有人震惊无比。

“你是何人,也敢管我秦家的事?”

那声音没有再响起,而是从远古遗迹深渊中,涌出了一团鲜红的雾气,像是被血水浸泡了一般,雾气慢慢上升到空中,逐渐形成了一道血气滔天的身影。

这人身影模糊,也看不清面容,可随着他的出现,本来平静的地面和山峰,于同时间一齐颤抖起来,仿佛经不住他的气息!

“滚!”

轰隆隆……

这一个字,像是一道响亮的雷鸣,还未离去的圣子和妖族女子,皆被这一个字震得心神不稳,嘴角竟然向外溢出了鲜血,赶紧远遁。

而那秦家长老,如遭雷击,面色突然一变,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走!”

秦家那长老,赶紧拉着秦洛,撕裂虚空,眨眼出现在了千里之外!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