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黄河秘墓》

  • 作者:阴山古槐
  • 主角:古渡,红棕色
  • 推荐:952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11 08:11:19

《黄河秘墓》 内容简介

主人公叫古渡,红棕色的新篇是《黄河秘墓》,它是作者阴山古槐执笔的一本悬疑网络小说,精彩内容试看:后来,就在舅舅这话音刚落的时候,我爸妈撬开了那扇铁门。铁门“咔……咔”一声被推开,舅舅和村民跟在后面走了进去。一走进去,没有想到里面的灯是开着的,但房子里什么都没有,空无一人,但奇怪的是在房子的中间居

《黄河秘墓》 章节试读

后来,就在舅舅这话音刚落的时候,我爸妈撬开了那扇铁门。铁门“咔……咔”一声被推开,舅舅和村民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一走进去,没有想到里面的灯是开着的,但房子里什么都没有,空无一人,但奇怪的是在房子的中间居然有一些吃过东西的垃圾袋。

舅舅说:“难道那娇会在这里面。”

我爸爸便大喊那娇的名字,但在空荡的房间里只能听见回音。突然,又听见女人“呜……呜呜……”的了哭泣声。吓得那几个村民都往后退。

其中一个村民手里拿着一根棍子,说:“谁,谁在那里哭?”

这里本来就没有人,不知道为何又突然听到有人用什么东西“当、当、当”撞墙壁的声音,胆小的刘俊已经被吓得魂飞破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颤抖着手指着前方说:“那……那是老六啊。”这话一说完,他直接给吓晕了。

那女人一个转身,便看见眼里布满了血丝,惨白着一张脸,嘴角还不断的冒着鲜血出来,她又哭又笑的朝着我一步步的走去。吓得我顿时愣子了那里,还好被舅舅一把给抓开了,这时候的那几个村民早就跑得远远的了。

此刻,我的身体开始变得扭曲,突然哈哈大笑,但不一会又很悲伤的说:“我一个人在这里很寂寞,很寂寞……”

三哥又打断了我,说:“老六,那时候你应该是附身了吧!”

我回忆了一阵子,说:“好像是。”

说到这里,她朝着地上的舅舅望了一眼,直接飘了过去,一把抓起舅舅身边的我,然后狠狠的将我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她的肚子一瞬间就鼓了起来,就像十月怀胎要生孩子的样子。

几秒之后,肚皮又缩小,她那只沾满鲜血的手不停的抚摸着肚子说;“我们永远在一起,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接下来又是女人的哭泣声:“你们……为何都要离开我呢?我真有那么害怕吗?”说完这话,她低下了头,捞起自己的衣服,露出肚皮,双手就那么轻而易举的抛开了自己的肚子,然后揪着脑袋,直接将我从肚子里拉了出去,此刻,那鲜血就像是下雨般稀里哗啦的流入地面,但她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不得不说回忆起那件事情,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梦。

我朝着五哥看去,好像那警察也没有问出刚什么事情出来!

那警察说虽然是有证据看到五哥杀人了,但证据根本就不充分!

到了晚上的时候,那警察就把我和五哥,还有三哥给放了!

我看着五哥问:“五哥,你没事吧!”

五哥一脸淡定的表情看着我:“我能有什么事,我不是都被放出来了吗?”

“我说的是警察说你杀人的事?”

五哥皱着眉头道:“你难道也相信那混蛋警察说的话。”

三哥也看着五哥,一脸的严肃:“老五,你难道不知道你最近睡觉老是梦游?”

五哥一脸淡定的表情:“我梦游,我知道啊!”

“你还知道?那你记得你梦游的时候都去干嘛了吗?”我看着五哥问道。

三哥也插话道:“老五,你梦游的时候我们可没有跟着你,那你会记得自己梦游的时候都干了啥了吗?”

五哥一脸的茫然,沉思了半响,回答道:“这个嘛!这个,我怎么会记得。”

五哥的这回答,确实让我和三哥有些怀疑!他什么时候有梦游这个毛病的。我和三哥都不知道,反正我们记得他是没有梦游这个毛病的!

我看着五哥道问道:“五哥,你记得你什么时候开始有梦游这个毛病的吗?”

五哥沉思了一会说:“这个嘛!这个问题我也不怎么记得了。”

三哥也不想继续去追究这件事,既然警察都已经把我们还给放出来了,那么,想必也是没有找到什么证据。

三哥建议道:“老六,要不去你老家看看,问问你母亲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点点头,随后我们三人便买了回我老家黄河古渡的汽车票!

我们三人到了老家黄河古渡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打开门,走进屋,没有看到我的老母亲!然后便在院子里找了找,我们三人在院子里找了一圈,可都没有看到我母亲的影子!

我们三人便去了黄河古渡!但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发现黄河水已经干枯了!然后就在我们感到疑惑的时候!我在不远处看到了母亲的身影!

母亲现在都七老八十了,她行动很不便!我看着母亲的背影,见她低着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跟三哥和五哥说了一声,便绕过河,走去我母亲面前。

我轻轻地摇晃了一下母亲的肩,我草!母亲居然“咚”地一声,摔去了地上!我赶紧的把母亲给扶起身,但发现母亲的双手冰冷,身体僵硬!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有种不详的预感,母亲难道是死了?

我吓得颤抖着手,移动去母亲的鼻下!发现母亲已经断气,她怎么会就这么莫名的死掉!

这个事情让我难以接受!

河对面的五哥和三哥见我河对面的我有些不对劲,三人拔腿就跑了过来!

三哥见我这样低落的表情,赶紧的问我怎么了?

五哥一眼就看出我母亲的不对劲,他淡淡地一句:“人死了。”

三哥这才朝着我母亲看去,随后一脸的震惊:“你母亲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

我也感到很疑惑,母亲的身体平时都好好的!就在前些天她明明还跟我通了电话,可怎么说没了,人就突然没了。

三哥好像怀疑我母亲的死跟那个摘头鬼有关,他便把刚才警察丢给五哥的照片给拿了出来,五哥也仔细地看了看这照片上的人,然后看着我说:“老六,你觉不觉得这个摘头鬼跟这照片上的人很相像。”

我拿过照片仔细一看,很肯定地说:“不是像,这明明就是嘛!可是这摘头鬼为何会伤害我母亲,我母亲跟他无冤无仇。”

“是无冤无仇,可是你很清楚你母亲跟那枚青铜叶子有关。”三哥说。

五哥也是那么认为的,他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说:“你母亲不早就死了吗?”

五哥这么一说的时候,反而让我变得紧张了起来:“我母亲早就死了?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我没有发烧啊!我也是一本正经的看着五哥:“五哥,你没有开玩笑的吧!”

三哥突然一把抓紧了我,我能感觉到疼痛,说明我是正常的啊!

我看着五哥问道:“五哥,你到底是怎么了?”

五哥突然一声冷笑:“怎么?你难道还怀疑我什么了?”

我看着五哥没有说话,我抱起了我母亲,很坚定地说:“我会查出是谁杀害我母亲的凶手的。”

这会,三哥也看着我很严肃地说:“老六,你母亲不早就三十年前就死了吗?还是你告诉我们的,你说你母亲三十年前摘下一枚青铜树叶,就具有了通灵的能力,而且未婚先育生下了你,正因为你母亲具有了这种灵力,才迎来了杀生之祸,而且你母亲的死相很惨烈,最后你母亲留下一句话青桐叶子出世了。”

三哥这么一说,我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觉得脑袋一阵疼痛。

五哥赶紧的扶住我,问道:“老六,你怎么了?”

此刻我感觉我脑袋就像要炸开了似的,我抱着我母亲,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五哥和三哥赶紧的把我给扶了起来,三哥用力地摇晃着我的身子,我本来就很不舒服了,被三哥这么一摇,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很想开口说话,可从喉咙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种感觉难受死了,我只是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三哥和五哥。

“老六,你醒醒,醒醒啊!”五哥也开始用力地摇晃着我。

我突然猛地起身,满头大汉,原来才知道做了一个梦。

“老六,你没事吧!”五哥见我醒了过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看着三哥和五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

“你刚才一直在做梦呢?还胡乱说些梦话,可吓死我和三哥了。”五哥说。

我现在只是感觉胸口好闷,然后连连咳嗽了几声。

三哥赶紧的递给我一杯水:“老六,你先喝杯水压压惊。”

我赶紧的喝了一口水,这才感觉好多了,我看着五哥道:“我们没有回老家吗?”

“回了啊!”三哥说。

我看了看这附近,这是我家,红棕色的老木床以及红棕色的木地板,就是墙壁四周没有贴墙纸。

“老六,这是你家没错把!”

我点点头。

“老六,刚才我们走去那黄河边上的时候,你突然就绕过河,然后你就朝着一个背影走去,我和三哥发现你不对劲,就跟了过去,还好,我们阻止得及时,要不然,你可能就没了。”

“没了,什么叫没了。”我一脸疑惑的看着三哥和五哥。

“我们不知道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嘴里喊着你母亲,随后你就自己掐着自己的脖颈,后来就晕了过去。”三哥说。

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看着三哥和五哥道:“我刚才真那样了?”

三哥和五哥都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这会,五哥来一个警察局的电话,就是之前说五哥杀了人的那个警察,说他们找到点线索,要回去让我们做笔录。

五哥沉默的时候沉默,但脾气不好的时候,依然很暴躁:“你说什么?做什么笔录?刚才你不是做了吗?”

“刚才那个笔录做得不完全,得需要重新做一次。”那警察说。

五哥突然就怒道:“你他妈是谁啊!说做笔录就做的吗?老子没空。”

说完这话,五哥“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嘴里还不停地骂道:“那警察他妈是有毛病啊!让我们回去我们就必须得回去做笔录吗?”

我看着五哥说了一句:“五哥,你也用不着那么生气啊!”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