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南疆传人在都市》

  • 作者:薄情龙少
  • 主角:刘文,林梅
  • 推荐:396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11 17:25:37

《南疆传人在都市》 内容简介

传奇人物是刘文,林梅的小说《南疆传人在都市》此文是薄情龙少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情节流光溢彩,绝对是可以一阅的畅销创作,主要章节节选 刘文没有想到王三竟然在挑衅之后直接转身走了,本来他心中还在想,自己想要打过王三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了,但是若真的要打,自然也不会光挨打,自己也会拼命给王三一点好看。但是现在看来,王三竟然不敢动手?心里还在

《南疆传人在都市》 章节试读

刘文没有想到王三竟然在挑衅之后直接转身走了,本来他心中还在想,自己想要打过王三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了,但是若真的要打,自然也不会光挨打,自己也会拼命给王三一点好看。

但是现在看来,王三竟然不敢动手?

心里还在想着王三不动手的原因,猛地便是感觉裤子口袋一阵发烫,就好像口袋里面是什么燃了起来一般。

刘文心里一惊,红色珠子!这东西上次是散发的清凉感觉,可是这次怎么直接是发烫,让刘文一时之间措手不及。

他左右看看周围没有人,忙将其从口袋中掏出,双手捧着,然后飞快往家里方向跑去。

红色珠子捧在手心里还是一阵地发烫,几乎刘文就要拿捏不住,但是却又觉得扔了可惜,心里早就潜意识地认为这是个宝贝。

脚下步伐加快,手上努力忍受着这股灼热的感觉,一边跑,一边将手心中的红色珠子换来换去,这样可以减轻疼痛感。

本来已经离刘文的家不远了,所以刘文没花多少时间便跑到了家里,一到家门口,房门一拉,刘文便是终于忍受不住,把手中的红色珠子往地上一扔。飞快跑进厕所,用凉水冲着已经明显发红的手掌。

在凉水的冲刷之下,手掌终于是慢慢地疼痛减轻了。

刘文这才走出厕所,往外面地上看了看,红色珠子静静地躺在那儿,但是其身上的那些纹路竟然开始显得更加明显了,几乎就像是雕刻在珠子上面的,而不是里面的画。

刘文试探着伸手碰了碰,还是很烫,不知道这珠子为什么会发烫,难道是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导致珠子发生异变?

把右手袖子卷起,仔细对比了一下右手之上的那个印记,确实是一模一样,完全没有一点的差异,而珠子之上的那些纹路竟然好像开始慢慢地往外渗透。

没错,就是渗透,之前那些花纹一直在珠子的里面,而现在花纹慢慢地从珠子之中往外泄,好像一个桶中水多了,那些水沿着桶口慢慢往外泄一模一样。

纹路渐渐外溢,刘文束着双手看着红色珠子的改变,却只顾着看那红色珠子,没有察觉到自己双手的异样,他的右手手臂那个印记此刻和那红色珠子之中的印记一样竟也开始慢慢地往外面泄漏,印记渐渐变淡,而空气之中开始弥漫出了一丝怪异的气体。

从刘文手臂之中泄漏出去的那些红色印记渐渐化作细小而难以察觉的红色气体,然后从衣角之间飞出,慢慢的,地上珠子中的纹路也是消失,化作了一股红色的气体。刘文目瞪口呆,看着这股红色的气体渐渐往自己飘来,他身子一抖,眼神中尽是恐惧,这tm究竟是什么东西。

下意识地身子便往后面一窜,这刚刚一窜,身体袖子之中的那股气体便从袖子之中一下子钻了出来,刘文清清楚楚地看见红色气体从自己的袖子之中钻出去,更是脸色大变。身子一边往后退,一边将袖子卷起,手臂之上的印记竟然消失了,和那红色的珠子一模一样,其中的那些纹路与印记难道全部化成了这股红色气体?

就在刘文思索的这片刻,那两股红色气体瞬间合在了一起,原本速度很慢的气体在完全融合成为了一股之后,像是一下子获得了能量一样。

红色气体的速度瞬间加快,然后一下子飞向刘文。

刘文哪里能反应的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红色的气体一下子灌入鼻子之中,然后,身子像是发了癫痫一般剧烈颤抖起来。

疼痛,剧痛,鼻子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一般,眼泪混合着鼻涕一下子流了出来,这股红色气体灌入鼻子之中后,沿着鼻子又往脑袋里面灌去,然后刘文的身体便直接动不了了。

眼睛还能勉强看见外面的东西,但是也慢慢地开始模糊,然后开始变黑,直至完全失去意识。

脑子里面似乎多了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是怎么进入到自己的脑袋的呢?刘文不清楚,也没有那个心思去思考,现在他满脑子里听见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细碎声音。

这些声音一直在刘文的耳边叫嚷着,刘文感到脑袋很疼,理智上是告诉自己快点清醒过来,而且模模糊糊还能够感觉到周围的场景,但是身体就是动弹不得,就好像是通俗的鬼压床的症状。

“蛊!”

“惑!”

“灵!”

耳边仿佛有一个十分年迈的声音在不住地念叨,这个声音开始还很小,后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刘文感觉自己脑袋都要炸了,这个声音方才止住。

然后脑海之中冲入一段段的奇怪画面,这些画面里面都是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这个男人形容枯槁,脸罩在黑色兜帽之中,看不清楚其面貌,只是背有些佝偻,手脚也有些颤抖。

男人右臂前伸,指了指远处的一片黑压压的东西,口中念了句:“蛊!化!”

这话音一落,只见得那一片黑压压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瞬间飞了过来,铺天盖地,几乎将男人完全罩住。

天空一瞬间都变得黑暗,那些东西,近了,近了,刘文终于是看清那篇黑压压的东西还在蠕动,竟然是一群虫子,这些虫子长得很是怪异,头上生有一堆犄角,眼睛通红,牙齿外露。

这么一大片的虫子,牙齿几乎龇到了嘴巴的外面,那锋利程度也是可以想象的,就算刘文只是看看就感觉到一阵寒意。

男人抬起头来,看着这一片虫子,神色很是淡然,他将手臂袖子卷起,却见其原本枯槁的手臂之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淡淡的红色印记。刘文还没仔细看时,便听见一声可怕的啸声,然后所有的虫子都是瞬间消失,化作了红色的气体一下子窜入了那个男人的手臂之中。

这些虫子竟然全部变成了红色气体,还真是可怕,不过这个红色气体似乎和那红色珠子里面飞出来的气体是一样的,而再细细一看男人手上的印记。

刘文呆住了,那个印记竟然和自己手臂之上的一模一样,不过现在自己手臂上的印记已经化为红色气体消失了,而这个男人的手上为什么会有这个印记。

就在刘文感到奇怪不可思议的时候,意识之中整个画面天旋地转,而那个带着黑色兜帽的年迈男人陡然抬起头来,看了刘文一眼,血红色的双眼,带着几分凌厉的杀意,刘文一瞬间冷汗淋漓。

然后,然后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刘文兄弟,刘文兄弟!”耳边传来这么一声声呼喊,刘文慢慢地睁开眼睛,幽幽地醒了过来,第一眼看见的是身边林梅的脸庞,林梅显得有些惊喜:“刘文兄弟,你可吓死俺了,还好醒过来了。”

刘文摸了摸脸庞,无意间露出来手臂,却发现那个红色的印记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的手臂之上,而那颗红色的珠子静静地躺在一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这一切也都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你?你怎么在我家里,我晕过去多久了。”

刘文转过脸,看着林梅说道。

林梅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这不是来你家里找那火头鱼嘛,结果就看见你晕倒在了地上。”

“现在几点钟了?”刘文感觉力气都回到了身上,然后手掌一撑地面一下子站了起来。奇怪的是当力气和意识再度回到身上的时候,刘文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耳中似乎多了一种声音,而眼睛似乎也能够多看见了一些东西。

但是一时之间却又难以琢磨清楚,好像是一种淡淡的类似于气体一样的东西,耳中听到的也是这种淡淡的类似于气体的轻微鼓荡声。

若是不仔细听,不仔细看,却又消失了。

怎么回事?

林梅看着刘文那怪怪的样子不禁有些害怕,加之刚刚刘文还晕倒在了地上,心里还想着刘文别是中邪了之类的。

刘文抬起头来看了眼林梅,淡淡道:“林梅姐,你去找火头鱼吧,昨天承诺你的,我今天不收你钱,我身体有些不舒服,要睡会觉。”

林梅狐疑地点点头:“刘文兄弟你可小心点,要是有什么不舒服还是去诊所里看看。”

刘文点点头,林梅方才离去,还不时回过头来看看刘文。刘文心里寻思着,再次仔细地感受周围,果然又一次看见了那种淡淡的雾气一般的东西,这种东西是透明的,就在空气之中,刘文右手手臂一伸,那白色的气体便往自己的身体汇聚而来,全部汇聚在自己手臂上那个印记的地方。

渐渐地,白色雾气化作了红色,刘文手臂一摊,这红色气体竟然停在了他的手掌之中,红色气体是随着刘文心里的想法而动,就像是刘文的另一个器官一般。

“难道自己手臂可以把周围的这种白色雾气化为红色?不过还不知道红色气体有什么作用呢。”刘文自言自语道。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