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鬼墓迷灯》

  • 作者:空船
  • 主角:鹿王,姜若水
  • 推荐:88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12 12:16:14

《鬼墓迷灯》 内容简介

传奇人物叫鹿王,姜若水的作品是《鬼墓迷灯》,它是作者空船笔下的一本悬疑网文,主要讲的是:“不要掉以轻心,难道大家忘了之前的鹿王老粽子,就躲在雕像中,这个老家伙,厉害的邪乎,我们不要放松戒备。”二胖粗中有细,提醒道。这么一说,果然有些道理,我们都提高了警惕。“这雕像与之前鹿王那个不同,鹿王

《鬼墓迷灯》 章节试读

“不要掉以轻心,难道大家忘了之前的鹿王老粽子,就躲在雕像中,这个老家伙,厉害的邪乎,我们不要放松戒备。”

二胖粗中有细,提醒道。

这么一说,果然有些道理,我们都提高了警惕。

“这雕像与之前鹿王那个不同,鹿王那个,皮肤甚至还有些弹性,这个铜像,看起来并不是真的同人,里面应该是木头,然后包了一层青铜皮。”

姜若水掏出手套,摸了摸,说道。

我伸手一摸,发现果然是那样,并不像之前鹿王那样,而是硬邦邦的,但敲击起来还不是青铜的声音,里面应该是木头。

“真不知道弄这些铜人做什么?这个楼兰女王一定是个变态,难道这些铜人雕像就是守护第七层地狱的?”

我上下打量着这些铜人,开口说道。

“让我来观察观察,看看这些铜人胳膊结不结实,胖爷空有一身力气,无处施展。”

二胖用力一扭,想试试,看这些铜人是不是真的结实。

接下来的一幕,可把二胖吓坏了,这铜人就像复活了一般,简直比真人还灵活,手臂关节处一曲一伸,直接一掌,将二胖击飞三米开外。

二胖毫无防备,谁能防卫一个包了铜皮的木头人?当即被推得像球一样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大家小心!”

姜若水尖叫道,我们也都吃了一惊,要是粽子复活也就罢了,这木头铜人怎么也会复活?

难道木头成了精,难道传说中还有木头粽子?

这个楼兰古墓,当真比金字塔还要神秘,木头都成精了。

“你妹的,惹怒了胖爷,胖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胖爷不管你是真粽子还是木头粽子,我都要把你拆下来当木棒,练一练我的五郎八卦棍。”

二胖接连吃亏,勃然大怒,抄起白色的大骨棒,从地上犹如皮球般的弹起,速度极快,闪电般地劈向那铜皮木头人。

蓬!

大骨棒正中在铜人的头颅上,“咔嚓”一声断为五段,骨屑纷飞,骨粉飘洒,洒了二胖一脸。

铜人里面是木头,质地非常坚硬,外面包了一层铜皮,坚固程度绝对不是大骨棒可以比拟,那些大骨棒,至少在地上埋了1500多年,能够成形不风化就已经不错了,吓唬吓唬那些尸蚕,蚯蚓人还可以,如何能当重武器大战铜人?

蓬!

铜人侧身飞出一腿,速度也是奇快,正蹬在二胖小腹上,又把二胖蹬了个仰面朝天。

“敢惹胖爷,和你拼了。”

二胖一骨碌,翻身站起,眼珠子都红了,就要拼命。

“二胖不要着急,我来替你斩了这个青铜粽子。”

南哥抽出吟风刀,划了一道电闪寒光,向这个铜人砍去。

不料旁边儿两个铜人同时复活,一个伸腿,一个伸脚,配合的天衣无缝,简直如同武林高手一般,全都击向南哥。

南哥一闪身躲过了拳,却被另一铜人的铜腿踢到,当即被踢翻在地。

“大家小心这是机关,这不是粽子,这是一种巧妙的机关,大家不要着急一涌而上,我们灵活应对,定然能找到破解之法。”

姜若水大声嚷道。

经她这么一说,我也想来了,木头是不会成精的,就算包了铜皮,也不可能成精,变成真的粽子。

天底下根本没有木头粽子,青铜粽子的这种说法,搬山九秘中也没有记载。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一种防盗墓的机关。

我脑子里忽然想起了搬山九秘中的一段记载,防盗手段之一就是机关术,而搬山道人,除了克制粽子外,对于机关术,也是比较擅长。

在机关术中,最灵活最灵巧技术含量最高的,应该就是这些类似于现代机器人的东西,比如木头人。

当年的墨子,鲁班,诸葛亮还有偃师,都是机关术的高手,墨子机关术很有名,能很快将三寸之木削为可载300公斤重的轴承。《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载:“墨子为木鸢,三年而成,一日而败”。

也就是说墨子研究三年,用木板制成了一只木鸟,只飞了一天就坏了。

这只木鸢是世界上最早的风筝。距今已有二千四百年。

诸葛亮,则更加熟悉,诸葛连弩,木牛流马都知道,令人叹为观止。

而这些人,都比不上一个叫偃师的,《列子·汤问》中记载,偃师制造的歌舞艺人,让周穆王大吃一惊,那歌舞艺人完全像个真人。

低头歌唱,歌声合乎旋律;抬手就舞蹈,舞步符合节拍,动作千变万化,随心所欲。

拆散后让穆王看,这艺人是用皮革、木头、树脂、漆,黑炭等材料合成,里面有五脏六腑俱全,外部则是筋骨、肢节、皮毛、齿发,同样一应俱全。

更妙的是,把这些东西重新拼凑,歌舞艺人又恢复原状。

鲁班的云梯,墨翟的木鸢,都自认为很高技能。后来学生听说偃师,告诉两人,两人终身不谈论机关术,保持低调。

其实这些并非虚构,不少大墓的机关中,就有木人铜人把守,搬山九秘中,有一篇引自唐代小说《酉阳杂俎》,“开时箭出如雨,射杀数人。众惧欲出,某审无他,必机关耳,乃令投石其中。每投箭辄出,投十余石,箭不复发,因列炬而入。

至开第二重门,有木人数十,张目运剑,又伤数人。众以棒击之,兵仗悉落。”

说的就是盗墓打开第二重门,有数十个木人,瞪着眼睛出剑,伤了不少人。

当时我看到这段不以为然,以为是胡说八道,夸大其词,什么木头人还能运剑,赶上现在的机器人了,现在看来,这铜人的技术,比记载中还要精妙。

二胖南哥从身手来说,都是好手,此时一起抵挡这些铜人的配合,也吃了不少的亏。

我一边打,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后退。

冥冥之中,感到自从出了盗梦空间那层地狱之后,我的思维活跃了许多。

不料这些铜人,复活的速度比我们要快,应该用激活更恰当,确切的说触动了机关,让这些铜人全部激活。

18铜人呈扇形半包围,围着我们7个人一顿穷追猛打。

南哥手有吟风刀,比较英勇,劈翻了3个铜人,我就没那么幸运,大骨棒早就打碎了,被铜人打的鼻青脸肿,连连后退。

剩下我们这些人,更是被一阵暴打,这铜人的拳头和腿,可不像肉人,非常硬,挨上一脚,挨上一拳就肿个大包。

砰砰砰!

我们被打的鼻血横流,脑袋身上全是大包,青一块儿紫一块的,终于支撑不住,仓皇逃窜,简直比蚯蚓人追杀还要狼狈。

好在这些铜人,绝对速度并不算太快,我们在保命逃窜的情况下,速度飞快,终于甩脱了这些铜人。

这些铜人,慢悠悠的回去,再次横在洞口中间,只不过一个个张牙舞爪,再也不像雕像了。

我们全都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这一路来竟是狂奔,被缠绕的蚯蚓人追,被鹿王老粽子追打,现在又被铜人一顿追杀,能够活到现在,我自己都认为是个奇迹。

“难道这个死亡游戏的GM,早就看穿了我们,早已看穿了一切,根本不屑置我们于死地,而是要彻彻底底的玩死我们,玩腻了才善罢甘休?

这也太损了吧!”

我愤愤地说道,边说边捂着脑袋上的包。

“哎呦,疼死胖爷了,这个楼兰古墓我诅咒他的建造者,18辈儿祖宗,18辈儿孙生下来前都没肚脐,这也太损了,打的胖爷我浑身都是包啊!”

二胖呲牙咧嘴,坐在地上,不住地叫嚷。

“单挑起来,这铜皮木头人不是我的对手,两个与我有一打,要是被3个围攻,我必受重伤,只能仓皇而逃。

要是被4个保卫,基本上只有被打杀的份儿,真不知道这等机关的设计者是谁,竟然如此精妙?绝对比诸葛亮当年的木牛流马还要强。

对付这种铜皮木头人,我的吟风刀虽然快,但砍掉一条臂膀,或一条腿,木头人仍然有战力,所以有些吃亏。

要是吕教授在,有他方天戟那样的重武器,应该能多杀几个铜人。”

南哥还是显得比较冷静,沉声说道。

“吕教授也太不可靠了,关键时刻跑了,跑哪儿去了?不会是被这些木头人围殴,吓跑了吧。”

二胖咬牙说道。

“别这么说,之前挑滑车的时候,如果不是吕教授,恐怕我们都没命了,在虫巢中也是。”

我连忙纠正了他。

“你说的这些我也懂,可这小子到底跑哪去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真令人着急,把他的方天戟借我用也能劈翻几个铜人。

现在赤手空拳,打这些铜人跟打机器人似得,使不上力,这是郁闷。”

二胖郁闷无比地说道。

“算了别提这个,我们还是想办法对付这些铜人,它们横在洞口,我们不可能冲的过去,而且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哎呦。”

姜若水轻声说道,突然皱起眉头,叫了一声,捂着小腹弯下腰去。

可能女孩子比较爱美,刚才她拼命护住了脸,所以容貌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但是肩膀,小腹还有小腿,都被18铜人的拳头击中,也都是一片淤青,有些地方甚至连皮衣皮裤都破了。

好在她里面穿的比较多,因为阴森的古墓内本来就比较冷,穿的多一点也属正常,否则还真容易走光。

当然这个时候,就连距离她最近的我,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疼的也是死去活来,哪里顾得上这些。

七个人,全在原地恢复,一时间也顾不得讨论了,毕竟,这可是硬伤,短时间内不可能完全复原。

当然,很幸运,队伍中并没有出现骨断筋折的重伤,否则在这距离地面不知道几百米还是一两千米的地下洞穴中,可以宣告死路一条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