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一家之主之农家女》

  • 作者:晚起的太阳
  • 主角:洪氏,王氏
  • 推荐:1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2 20:10:35

《一家之主之农家女》 内容简介

《一家之主之农家女》是晚起的太阳最新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佳作,设定精彩纷呈,文笔一气呵成,非常不错。《一家之主之农家女》精彩情节试读 第十六章月芸转身又往茅厕一跑。经过院子的时候碰到了王氏。王氏问道:“你跑什么跑?差点撞着我了。”月芸哭丧着声音道:“奶,月芽不见了。今早就没见到她,吃饭也没见到她。”王氏手上的桶咚的一声掉到地上。大声

《一家之主之农家女》 章节试读

第十六章

月芸转身又往茅厕一跑。经过院子的时候碰到了王氏。王氏问道:

“你跑什么跑?差点撞着我了。”

月芸哭丧着声音道:

“奶,月芽不见了。今早就没见到她,吃饭也没见到她。”

王氏手上的桶咚的一声掉到地上。大声叫道:

“月芽,月芽儿。”

可是没有回音了。王氏这一叫,在大家都看过来,也都发现今早没看到月芽儿。想想昨晚的闹剧。别是月芽儿想不开了吧。

兰氏一转身拿起院角的一根长竿,就往厕所跑。边跑边问道:

“月芸,她最后是上了茅厕吗?”

月芸边哭边点头。兰氏和沈二柱都往茅厕去。到了茅厕也不管臭味,拿起竹竿就往茅厕里搅。没人。一下子就放心了。转头对跟来的承强道:

“到处去找找,看看三姐在哪里。”

承强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

“三姐,月芽姐。”

就这样,一家人也找开了,沈二柱还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塘里看了。到处都没有。

洪氏再确定月芽不见了后,没有找不说,一屁股坐在门坎上就开始骂:

“月芽你个小贱人!老娘把你生下来可是流了血吃尽苦头啊,就算是卖了你也不为过!你还敢去死!你死了老娘也要把你嫁给鬼!你这个小娼妇!老娘就是说了要卖你又怎么了?除非你不回来,你回来老娘把你生得下来也把你弄得死!”

沈大柱在屋外找了一圈回来听到洪氏这样骂,也忍不住吼了一声:

“够了!你还要闹些啥?现在孩子都出事了。还闹!有你这样做娘的吗?”

在沈大柱的心里,这些孩子还真的只有月芽亲点!也许是每天月芽都陪着他出工劳作吧。儿子养老重要,但没有闺女贴心!何况还是一个听话的闺女。

如今平时不怎么觉得,如今孩子出事了,沈大柱心里非常难过!不由有些自我批评一下,自己这个当爹的真是失败!

但洪氏不这么想啊!洪氏一直认为生闺女是浪费了她的肚子和时间!哪怕她的第一个孩子就是个女儿,也没得到她的疼爱过!要不是有王氏在,怕她的女儿一个都活不起来!

这一听这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人居然在吼自己!洪氏愣了一下跳起来:

“沈大柱,你敢骂我?你敢骂我?”

手都指到沈大柱的鼻子上了,一看那脸色就不好,要来大阵仗了!端坐在正房门口的老沈头儿抬一下头沉声道:

“够了!你有完没完?他是你男人!”

洪氏收回指着沈大柱的手指,狠狠的瞪了沈大柱一眼!一屁股坐到地上,朝天一嗓子就嚎开了。接着就是指天骂地的胡骂起来,家里没人理她她也骂得起劲。

因为没找到月芽,沈家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气氛!有真心心疼月芽的,也有幸灾乐祸的,也有不甘心的!还有如小草一样松了口气的!

小草松了气是三叔没回转来,三叔说过,出去没看到月芽就会回来,这么长时间了,看来她们走远了。

雪见看到了小草露出的笑容和松口气的样子,加上今天早上家里的乱如麻。虽没全猜到但至少知道小草是知道月芽在哪里的。多想想家里只有自己老爹不在,那肯定有关系。

雪见还是假装不知道。今天她的精神比起昨天来又要好多了。不过看到家里的气氛还是不出去好。反正自己在这个家也是一个隐形人。除了那几个人外,其他的都当他不存在。

但雪见不出去就不见得那些人不来找她们。小草自己也有点胆小心虚,也就一直当陪着雪见,没有出去。就算他们找翻了天,小草和雪见也没出去。

一会儿就听到承强的声音:

“娘,娘,我在茅厕旁边的矮墙处看到脚印。地上墙外还有只鞋,看来是三姐姐的。”

雪见和小草都伸头出去看。见到承强从后院那边过来,手上是还提着一个破烂的布鞋。小草轻声道:

“这是三姐的。”

心里却在道:

“看来三姐慌乱之下鞋都跑掉了。那一定是光着脚走的了。唉!”

小草在心里叹了口气。拉拉雪见,两人又坐回炕上没动。院子里的月芸还在哭,接过承强递过来的鞋看看道:

“不错,这是老三的鞋。昨天还说这个扣子的带子坏了叫我给她重新做一下。我还没来得空给她做。”

说着月芸又捧着鞋哭了起来。心里是很难过,这个妹妹看来跑了。可一个女孩子跑出去在哪里生活呢?被卖了还知道是在哪里,这样跑了在哪里都不知道了。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月芸在哭,王氏也在哭,梁氏也在哭。就洪氏又扯着嗓子骂道:

“跑?以为跑了就了了?她要敢回来老娘就打断她的腿,再把她卖给那些傻儿子家做媳妇去。”

一边也有些恼火的承宗沙哑着声音道:

“去问问小草,昨晚那月芽不是跟她们睡的吗?月芽去哪里了她能不知道?”

洪氏像是一下子清醒了一下,瞪着眼就直直的往竹篱笆屋里冲来。一直冲到了屋门口。看看那屋里的寒酸样。她也没进去,就在外面叫道:

“死丫头,你给我出来!”

小草要出去,雪见拉着她。小草放开雪见的手,轻轻的摇摇头道:

“雪儿,姐出去一下就是,没事。”

小草站到门口。很平静的看着洪氏,当看一个外人一样。

洪氏手叉着腰,如果她还有腰的话。姑且叫腰吧。另一手指着小草,瞪着眼睛狠狠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这个亥时人就是害父害母的。啊!你说,月芽那个小贱人去哪里了?”

小草在听到洪氏骂她的话的时候,手紧紧的攥紧了的手指上的指甲都掐进了肉里了。这是她的硬伤,在每一个人的心中,生在这个时辰的人就是来害家人的。所以她们当初便把她丢了。也是奶奶想不过那是一条命。又把她捡了回来,用米汤把自己养大的。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一家之主之农家女》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