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清穿之木兰》

  • 作者:荷籽纤
  • 主角:绿乔,木兰
  • 推荐:40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3 17:20:45

《清穿之木兰》 内容简介

本次小编展示给各位书虫们荷籽纤原创小说《清穿之木兰》,主人翁是绿乔,木兰,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丁妹子。”葛大娘扬声叫道。刚把一箩筐鸡蛋从厨柜里拉出来的丁厨娘闻言立马站起身。“葛管事?”葛大娘对着她摆摆手吩咐道:“你先去帮方妹子,那个活计就交给刘厨娘了。”对此,出乎刘厨娘意外的,丁厨娘没半点不

《清穿之木兰》 章节试读

“丁妹子。”葛大娘扬声叫道。

刚把一箩筐鸡蛋从厨柜里拉出来的丁厨娘闻言立马站起身。

“葛管事?”

葛大娘对着她摆摆手吩咐道:“你先去帮方妹子,那个活计就交给刘厨娘了。”

对此,出乎刘厨娘意外的,丁厨娘没半点不高兴,反而松了口气似的赶紧点头,转身就去了方厨娘处,两人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还时不时回头奇怪的打量她。

“葛管事,你就说吧,要我干什么活?只要是你吩咐的,我一定会做好的!”刘厨娘一脸的认真,如果忽视她那双小眼睛里时不时闪过的贪婪和心虚,那她这话还有几分水准和可信度。

“那我说,你来做?”葛大娘两手环胸,既然她自己送上门了,不整治整治这个懒婆娘,她岂不是亏大了!

刘厨娘赶紧点头:“好,好,葛管事,你只管吩咐就行。”

葛大娘见了貌似满意的点头,盯着她看了几眼后才开口道:“你先拿两个干净的瓷盆,一个大的一个小的,对,洗干净,把水擦干,把鸡蛋抬上来,你把鸡蛋的蛋清和蛋黄分开,蛋清放在大盆子里,蛋黄放在小盆子里,你愣什么,没听见我说的吗,还不动手!”

听着她的声声催促,刘厨娘咬咬牙,硬挤出一个笑脸,按着她说的话,开始小心的分开蛋清和蛋黄,只可惜她做事心不静,一不小心就把蛋黄给弄破了,滴了不少进了装蛋清的盆子里。

见她做事不仔细,葛大娘火大的训斥:“你到底想不想干,不想干的话就出去!”

刘厨娘本想干脆一甩手不干了,可想着昨晚当家的对她的最后警告,害怕皮肉之苦的她还是只能强忍着继续。

“把那些蛋黄挑出来,这做吃食最要紧的就是细心,必须按着方子来,否则要是出了错,算谁的?”葛大娘说着意有所指,明显还嫉恨着前几天的那件事。

刘厨娘这回不敢还嘴反驳了,埋头只顾着手里的活计,厨房里其她四个厨娘见着纷纷暗笑偷乐。

这刘厨娘平日里嚣张嘴碎,现在终于有人能治治她,四人见了暗地里都高兴的很。

等刘厨娘分了近三十个鸡蛋后,葛大娘才叫她停手,靠近仔细看了看,见大盆里确实干干净净的都是蛋清后,才满意的点头,然后又开口吩咐。

“你往盆里放点盐,再放点糖,对,然后拿双干净的筷子,打吧!”

刘厨娘拿着筷子,看着大盆里的蛋清,顿时有点懵圈。

“就像平时炒鸡蛋前那种打,要顺着一个方向,快点啊,你磨蹭什么?”葛大娘冷着脸指挥,看她那傻样就冒火。

刘厨娘讪笑着点头,拿着筷子开始打蛋清,她本以为这是很快就能完成的事,只可惜她实在是想的太简单了。

“打……”

“继续打……”

“加点糖,继续打……”

“你没吃饱饭啊,继续打……”

“继续……”

“打……”

刘厨娘白着一张脸僵硬麻木的抱着瓷盆,两只手酸疼哆嗦着抬不起来,看着盆子里那白花花的一片,这瞧着模样十分古怪,可闻着却很是香甜的东西,这到底是个什么吃食啊,可真快要了她的老命啦!

***

青竹院

木兰午睡睁开眼一醒来,就先警觉的四处看看,没见着预想中的那人,她掩嘴打了个哈欠,轻松自在的蹬腿伸了个懒腰。

自从那天午睡醒来被绿乔吓了一次后,这两天她都没怎么睡踏实,虽然侍候她是绿乔和红莲两个丫鬟的本分,可她还真是不喜欢这种贴身的服侍。

天知道,那天她一睁眼就见着一个人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好家伙,这两个人近的就差脸贴脸了,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差点没把她吓出病来。

不过这两个丫头也还算听话,她后来只吩咐了一次,她们就记得在她午睡时离得远远的了。

其实细问之下,她也知道那天是巧了,绿乔还真不是一直守在她身边看她睡觉,当然更不是存心故意吓她,而是算好了她要醒来的时间,准备进来看看她醒了没。

谁知她睡相不好,被子全往上拉,只把两只脚露在外面,而这几日天气逐渐降温,绿乔见了也是关心她,怕她着凉,所以才上前想帮着她把被子拉拉。

可那时她也正好醒来,这一睁眼就见着一张脸离自己老近,那一霎那间,差点没把她吓出个一魂三魄的。

后来见她真被吓着了,脸色很是难看,深怕她怪罪的绿乔和红莲两人惶恐的赶紧跟她解释了。

说这守着主子休息其实是件很正常的事,一般在主子午睡时,丫鬟们就在边上做针线,而晚上就寝时,也有丫鬟们轮班值夜,就怕主子中途醒来要梳洗或是口渴之类的不方便。

只不过她刚来青竹院时就没让绿芸和红莲两人近身服侍,而她们刚开始也多少有点惧怕她,所以才能躲则躲了。

其实真要细算起来,被上面的主子们知道了,她们俩恐怕是要挨批的,毕竟这显得她们服侍的不精心不是。

不过木兰可不想被人这么“贴身”的服侍,在她熟睡基本没知觉时,让一个不熟悉的人待在身边,听她打呼噜流口水磨牙齿,也许她还会说梦话,或做些什么奇怪的举动,这么想着总觉得不靠谱,所以这睡觉还是自己一个人待着安全点。

木兰想着这些扯动着嘴角笑笑,整个身体舒展着慵懒的躺在床上,偏头看着侧边半开窗户间透进来的几许阳光,微凉的清风徐徐的吹进来,让藏青色满是精致绣纹的床帐微微晃动。

木兰眯眼看着屋内地下显现出的道道光影,她半坐起身来伸出手,窗外的阳光照射在手上,奇异的没什么温度,只在地面下留下了几道空虚的影子。

木兰随心的变换着手势,地上的影子也随之改变,她自顾自的玩乐起来,一切显得是那么的无忧无虑,那么的悠闲自在……

听见屋里有了动静,绿乔暗自算算时间,想着应该差不多了,她招呼着红莲带着小丫鬟去准备热水,自己则走到屋子门口,小声的问:“木嬷嬷,您醒了吗?”

木兰听着外面的声音,收回了伸在半空中的两只手,她摸摸稍觉饥饿的肚子,张嘴回道:“进来吧!”

她的声音听着略显粗哑刺耳,不过木兰却不在意,毕竟她现在说话已经不觉得疼痛了,虽然还不能长时间的开口,但也比前些天好多了,起码她不用再做个哑巴嬷嬷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