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永恒星君》

  • 作者:路光
  • 主角:吕光,灵田
  • 推荐:83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3 17:20:57

《永恒星君》 内容简介

《永恒星君》由网络作家路光所著,终于迎来了百看不厌的大结局,吕光,灵田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百看不厌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夜穹下隐隐有微风荡起,鲁大师目光冷如凝霜,紧紧的盯着吕光。吕光干咳一声,忽然笑了。鲁大师皱着眉头,心想眼前这个少年莫非是疯了。他今夜巡视百草灵田,恰好经过种有金蛹虫草的田地,老远便已看到此地剑光闪烁,

《永恒星君》 章节试读

夜穹下隐隐有微风荡起,鲁大师目光冷如凝霜,紧紧的盯着吕光。

吕光干咳一声,忽然笑了。

鲁大师皱着眉头,心想眼前这个少年莫非是疯了。

他今夜巡视百草灵田,恰好经过种有金蛹虫草的田地,老远便已看到此地剑光闪烁,灵气激荡。

任谁也能听得出来刚才叶蓁清那番说辞,乃是谎话连篇,漏洞百出。

他凝神望着吕光。

吕光淡淡的道:“我与她在外园大比时起了些争执。”

这个理由很充分合理。

百草园众人皆知,那灵异神妙的七彩喜鹊是由他擒住,试炼第一的桂冠之名,也是最终落在了吕光头上。

鲁大师微微点头,冷声道:“你如今是我药园一脉的传承弟子,她要再敢前来惹事,你禀报于我。”

吕光一愣。

无论怎么看,这位面庞间透着一丝阴狠冷意的佝偻老者,都不像是位慈眉善目的和蔼老人,然而他这话却说的十分真挚,语气间更是夹杂着一抹关怀之意。

“弟子谨记。”吕光恭声应道。

鲁大师仰首望着夜空,干巴巴的脸上露出笑容,他的声音也顿而温和了几分。

“外园遭逢大难,弟子死伤众多。现在外园已名存实亡,弟子间最好不要再争斗搏杀。有人,一切都好说,没了人就真的什么也没了。”

吕光压低声音道:“若她一再咄咄逼人,弟子也断无惧怕忍让的道理。”

鲁大师的眼神倏然变得锐利起来,他回眸望向吕光,沉声道:“你不要以为所有人都是瞎子。我能看出来,其他园师长老当然也能看出来!否则你又怎能抓住七彩喜鹊。”

吕光心神一惊,脸色微变。

他沉默了很久,凝声道:“园师此话何意?”

鲁大师摇了摇头道:“你身无灵气萦绕,必然携有某种秘宝,将你的气息给掩盖住了。活的久了,自然见识也多一些,你不用惊慌。”

吕光长吁一口气,他还以为对方已经识破他修有道术的秘密。

这位身影萧索的老人,神色看似波澜不惊,但目中却透着一股不同于常人的精芒,不得不说,他的眼神很好,很敏锐。

南宫玥仅凭推断,便试探出了吕光身藏‘海蜃珠’。

而这位相貌平常的鲁大师,却断定吕光是在隐藏境界修为。

他们二人的猜测,说对也不全对。

只因吕光的确带有海蜃珠,但他却是为了隐瞒自己是道人的真相,倒并非在遮掩气功修为,何况,他气海枯寂以后,目前仅有气脉尚存于身。

以吕光此刻的肉身力量,比普通凡人也强的有限。

至于他丹田气海破碎一事,只要别人不为吕光把脉细察,应该也不会被人察觉。

“听说你曾去过梧桐院。”鲁大师浑浊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他低下头,声音都已有些颤抖,“孟婆,她,她可还好?”

吕光下意识的答道:“孟婆很好。”

鲁大师蓦然抬头,目中精光闪烁,冷声道:“我果然猜的没错。你没有喝下‘孟婆汤’。”

吕光点头:“孟婆没让我喝。”

鲁大师盯着吕光看了很久,尔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那碗汤能令人心智失迷,忘却在梧桐院所经历的一切事情。她竟然没让你喝,好,你很好。”

吕光沉默不语。

孟婆身为上一代百草园掌门真人,这位年纪不知几何的鲁大师,自然对孟婆了解很深。

吕光决定闭口,不再多言。

言多必失的道理,他当然懂得。

鲁大师的神情变得有些怅惘无奈,他仿佛在追忆着往昔岁月,这个孤寂年迈的老人眼底深处划过一丝悔恨之意,他有些索然无味的说道:“好生看护灵田,有事记得来寻我。”

话音刚落,他的身躯便已瞬间飘离此地数十丈。

原来他真的是乘风而来的。

吕光看着身前那几十棵折成两段的金蛹虫草,苦笑道:“恐怕不行……才第一天,灵田就让人给破坏了。”

他此时当然已知道,践踏灵田的确实是南宫玥。

因为叶蓁清是一心来杀他的,决然不会再如此费事,徒惹麻烦的。

而只有南宫玥才会出此计谋,借以灵田毁坏之由,来逼迫他乖乖交出‘海蜃珠’。

今夜月色朦胧,美景动人。

但吕光的境地却极其危险,真可谓是前有豺狼,后有虎豹。

吕光知道,这些身居暗处的敌人,需要一劳永逸的马上除掉。

……

灵田石屋内。

清晨,吕光犹在闭目打坐,他就以这种姿势度过了一夜,温养神窍内破裂的念头必须要专心致志的观想白骨星君图。

小白乖巧的盘卧在吕光膝盖处。

良久以后,吕光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目,叹道:“精血伤神,看来受损的阴神绝非一时半刻可以重新凝聚起来的。”

他沉吟片刻,伸手从怀中掏出那枚‘天香合气丹’。

丹药安静的匍匐在吕光掌心之中,一股浓郁扑鼻的药香随即在屋内升腾飘起。

他转而打开子虚袋,将那面破裂的铜镜握在手中。

丹药与镜身甫一接触,屋中便顿而飘荡起一丝丝肉眼可见的灵气。

吕光目中露出喜色,眼见着掌中这枚珍贵非凡的四品灵丹,越变越小,而铜镜之上却逐渐的流溢出耀眼慑人的白色光晕。

片刻后,那枚灵丹终至彻底化为无有,凭空不见。

“你比小白还挑食啊。”吕光喃喃一声,眉头蹙起,将铜镜放在石床上。

他心中生出几缕愁闷之意,这两日他仔细研究了这面铜镜,已经断定,‘镜’不能直接吸食存于天地之间的灵气,只能吸收蕴含澎湃灵气的丹药。

或许灵石也可以。

吕光皱眉,但灵石比灵丹更难搜集找寻。

铜镜上缓缓流淌着一抹纯净清亮的白光。

“嗯?”

吕光将视线落在铜镜之上,惊咦一声。

却见裂纹纵横的镜面上显出一个模糊的人影来。

白光流溢。

光芒映照在石屋里,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跃然显现在吕光眼前。

吕光的眼睛也跟着流动的光芒转而定格在屋顶上。

这女子不是‘镜’。

气质跟‘镜’有几分相似。

眉间却也有着青萝的一分灵动之意。

精致的面庞却又跟姜颜很像。

她朱唇微启,又仿佛和梅八角那种淡然清雅的神情有一丝相符。

出现在屋顶的这位女子,玉骨冰肌,锁骨分明,雪白的丝绸熨帖的包裹着她那玲珑有致的纤躯。

美,她很美,美艳不可方物。

她微笑着,食指轻轻勾动,好像在对吕光说,你过来啊。

吕光一眼望去,便心神微荡。

吕光陡觉神窍内的念头忽而开始颤抖起来,他身躯一震,惊声道:“这…这是天女观?”

他迅速镇定心神,连忙躺在床上,双目望向倒映在屋顶的那美貌女子。

四目相望。

吕光认真观摩着这飘飘欲仙的美艳女子。

“果真是天女观!”吕光神情振奋。

仙道修炼神魂的观想法,数不胜数,不胜枚举。

吕光早已将《道德真经》融会贯通,倒背如流,其中有段经文就对道门的观想法做出过大致总结。

例如天女观,默想世间美女百态,降服其意,才能使己心神强大坚贞。

日轮观,揣摩烈日真意。

十二重楼观,登高望远,领悟天之浩渺博大之意。

还有佛家的琉璃观、池水观、莲座观、宝树观……等等法门。

然则吕光所修炼的白骨观,是能够使念头最为澄澈明净的无上道术。

更何况,此刻吕光已完全领会白骨观的要领,再加上道德真经涵盖万般法门的注释讲解,吕光顷刻间,便已将出现在念头中的这位婀娜多姿的‘天女’给降服镇压住了。

正所谓一窍通百窍通!

天女法身意境深远缥缈,虽然媚态万千,一副色相。

但那一颦一笑之间,却透露着一种看破万丈红尘的超然真意。

这也正是‘天女观’的精髓奥妙所在。

“白骨流光,唯我永恒。”吕光默默运转着神窍中的念头。

天女周身散发出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浩瀚道义,转瞬间便深深的印入到吕光的阴神之中。

他脑海虚空中盘坐的‘金色阴神’顿时开始不断壮大起来。

天女观的法意与白骨流光的妙义在这时已然融为一体,不可分割。

吕光神窍内的无数念头在雀跃跳动着。

而那浮现在屋顶的天女也随之消逝不见。

吕光缓缓闭上双目。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

他天灵盖处蓦然飞射出一道无形无质的金光。

金光一闪而逝。

一个人影赫然漂浮在石屋之中。

朝霞从窗户射向屋中,盘桓在半空里的那道虚影脸上露出无尽的欣喜之色。

“我破损的念头竟然瞬间就完好如初了。”

“咦?我的阴神不惧怕阳光了。”

“日游!这是日游!”

吕光惊叹连连。

这道别人看不见摸不着的虚影,正是吕光出壳的阴神。

厚重的石墙又怎能阻挡吕光的心念?

他心意一动,瞬即穿过墙壁,飘飞出去,凌空站在田垄间。

“吼!”

小白发出低沉的吼声,趴在石床上‘吕光躯壳’的旁边。

“达到日游的境界,阴神居然能够透物而视!”吕光更加震惊,随之他微微一笑,“小白你在此看护着我的‘躯体’。”

小白当然领会不到吕光阴神所传达出的心意。

但小白却也随即安静了下来。

晋升到日游之境,吕光此刻的心境都发生了一种难以言明的蜕变。

他感觉自己仿佛重获了新生。

从此以后,朗朗乾坤,四海八荒,再无不可去之地!

东方朝阳初升,他一念忽起,向桃园飘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永恒星君》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