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女主播的殇》

  • 作者:龙香公主
  • 主角:龙香,林洋
  • 推荐:12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6 17:03:29

《女主播的殇》 内容简介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女主播的殇》的新书,是作者龙香公主最新力作的现代言情新书,故事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可以看一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这里很吵的,她不注意的”。其实就算不吵,女儿也不会像其他孩子一样,龙香的大女儿很特别的一个孩子,除了自己的事对周围的一切事情都不关心。说完这句龙香就安心的和女儿一起购物,买完娘俩打车回家。到了家里龙

《女主播的殇》 章节试读

“这里很吵的,她不注意的”。其实就算不吵,女儿也不会像其他孩子一样,龙香的大女儿很特别的一个孩子,除了自己的事对周围的一切事情都不关心。说完这句龙香就安心的和女儿一起购物,买完娘俩打车回家。

到了家里龙香先回自己房间,打开手机看到曾凯文说的“你呀”。从这句话里都能感觉到他当时的无奈。

“到家了,今天一笔一墨来找我,说我是绿茶婊,哎!我都不知道我的脑回路怎么长得,怎么就给自己弄了个情敌呢?”是的,上午龙香直播的时候,一笔一墨来过直播间,龙香当时只顾得上彬彬,没怎么搭理一笔一墨,倒是一笔一墨说了龙香很多话。还说了龙香是“绿茶婊”。龙香又问曾凯文“我有这么厉害?还绿茶婊,她应该说我是白莲花吧”。

“你们啊,我也刚到昆明”。曾凯文说道。

我们?龙香心想“什么时候在曾凯文心里,我和一笔一墨可以放在一起称呼了?”不得不说,龙香是个敏感的人。但是龙香没有就这个问题问曾凯文,而是说:“这么快?不用回复我了,你忙吧,不要光看手机了,看着路”。

“没事,刚到,还没出站

绿茶婊,哈哈”。曾凯文好笑的说道。

“我这么心机么?”龙香问曾凯文。

“你何必在乎呢?”曾凯文问道。

“没在乎啊”龙香真的不在乎那个小女孩,又问曾凯文“她怎么看出来的”。自己还有绿茶婊的本事?

“这个我怎么知道?出站了,做车回家”曾凯文说道。

嗯,什么情况,龙香有点搞不明白“刚到就回家?”。

“不回家我能去哪?”曾凯文问道。

“你家在昆明?不是在你工作的地方吗?”龙香问道。

“工作的地方算是家吧”

龙香更纳闷儿了,什么叫算是呢?虽然疑惑,但是没问,一直认为他想的对我说我就听,不想对自己说要么是自己不需要知道,要么是他有难言之隐。

龙香打算跳一会儿舞:“哦哦,我继续修炼,以后争取让女人们叫我狐狸精”。

“你还想当狐狸精?”曾凯文问道。

“嗯,引无数男人竞折腰”。

“勾引谁啊?”

“是男的就行”龙香继续搞笑。

“艾玛啊”。曾凯文好笑的说。

“像男的也行”龙香感觉自己好困:“还是困,都不够睡”。

“我看不是狐狸精而是潴精还差不多”曾凯文好笑的说。

“嗯”。

“睡吧”。

“不睡了,做一下脸,然后练习跳舞”。自己一定要优秀。

“跳的如何?”

“接着梳洗打扮,继续骗男人去,还行”。龙香说完就去洗脸了。

跳了一个多小时,龙香累了,坐在那里休息的时候,翻看自己和曾凯文的对话,这是龙香想曾凯文时常做的事,不能没完没了的发消息,他也有自己的事要做,只能这样回味两个人之间的点滴。看到之前发的视频:里面女儿拿起一款酸奶,用眼神询问自己,自己当时正在拍视频,随口说了一句随便。所以曾凯文才问自己,有那么随便。哈哈,自己当时还不明白。翻到最后,龙香意犹未尽的返回。看到了林洋就想到上午自己问彬彬的事。

发消息给林洋:“林洋,你情商这么高,要不要去试试销售这一行啊?”。

“怎么你有的介绍啦?”林洋问龙香。

“要学历”龙香说。

“学历多少才行?”

“我没问啊,你有什么学历?大专?”龙香想起以前林洋和自己说过很早就打工了,又问“你16岁就工作有什么学历啊?”。

“初中”

“滚”。现在人家企业招人至少都要求大专好不好啊!龙香在心里咆哮。

“你叫我往哪里滚,是叫我往你家方向滚吗[捂脸]”林洋还有心思开玩笑。

龙香继续正经的说:“初中不行,我问我朋友了,一听学历就知道不行,但是我想你生活的地方应该有不要学历的,嘴会说就行;销售做好了很赚钱的;你可以尝试一下,换个方向,不要老是从事体力劳动”。龙香试图劝说林洋换换工作行业。

“哦哦,谢谢”。

“跟我说谢”。

“怎么,不需要么?”

“当然”。

“那我以后跟你去掉谢谢了[捂脸]”。

“当然”。

“这样有点不好,这样是会养成习惯的”。

“随你吧”龙香说完这句就没有继续和林洋聊。

龙香把前一天老公给她转账的截图发在朋友圈,并配文“老妈说这个世上,除了转账和娶你,其他的想你,爱你都是浮云,也不知道一个老太太哪里学来的网络流行语”。发完之后又怕曾凯文会误会,马上给他发“我在朋友圈发的你别信”。

“我知道,傻样”。曾凯文笑着说道。

龙香看他这样说就不再担心,安心的去化妆了。白天的时候龙香买了一张纹身贴纸,化好妆后龙香把贴纸粘在右胸上面肩膀下面的地方,为了能看到那个贴纸,龙香特意穿了之前被曾凯文吐糟过得那件红黑撞色的体恤,龙香只有这一件一边的肩膀是可以漏出来的衣服。就考虑是不是应该再买几件这样的衣服。

“挺好的”。曾凯文说道。

“你家里是不是一直空着,能住么?”。龙香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在我姐家住”。

“好的”。龙香心想,有人照顾就好。

“明天就要去医院了”曾凯文担忧的说。

“知道”。

曾凯文发了一个“哎!”的表情。

“星期一人很多,可能查不完”龙香也很担心。

“已经预约好了”。

“好吧,你总是把什么事都处理的很好”。

“明天只需要检查就好”。

“然后敲定手术时间?”。

“是的”。

“我没人陪你么”龙香想手术这样的大事。总要有人陪着吧。

“一个人就好”。曾凯文平静的说道。

龙香看到这句话眼泪就流出来了,害怕刚化好的妆花掉,小心翼翼的拿纸巾擦,可流不停。手上还打着字:“手术之后你不可能自己走出来的,应该是全麻”。

“有医生没事的”。曾凯文说道。

“医生都好冷漠的”。龙香说完觉得不对劲:“我好像在吓唬你[尴尬]”。

“到时只能请一个临时工照顾一下就好”。曾凯文不以为然的说道。

“好吧,哎!”。

“怎么?”。

“真难”龙香难过的说。

“不难”。

“什么都难不倒你”。龙香不得不承认,曾凯文真的很坚强。

“不然能怎么办?”曾凯文问道。

“是啊”龙香难过的说:“我什么忙都帮不上,只会向你索取;若此时此刻我不能陪着你,是我此生唯一的遗憾;有时候我想我这样真自私,还不如放你自去”。

“你并没有向我索取什么”曾凯文说道。

“温暖,宠爱”

“我做的微不足道”。曾凯文歉疚的说道。

“不,足以”龙香很满足现在的状态,我们相爱,彼此的心在一起,虽然不能在一起,但能够彼此温暖,这就足够了。

“还不够”曾凯文说道。他是真的觉得自己为龙香做的太少了。

“那就多点”龙香笑着说。

“好的”。

“多宠爱”。这是龙香在妖宝宝平台上跟其他女主播学的词,以前也知道这个词,但是龙香觉得不好意思说出口,而现在这样毫无违和感的说出来,才知道不是不好意思说,而是以前你没有遇到那个想让你说这个词的人。

“会的”。曾凯文承诺道。

“我们以后都不说不开心的事情,也不去想,想太多也是枉然,只说开心的,好不好,我们不是草木,我们虽身不由己,可心却凝聚,于你,我心之所向,谁也不知道我们能走到哪一步,但每一步都应该有欢乐”说完这句龙香又霸道的说“你这颗嫩草属于我”。之后又想到明天他要去医院的事,就又说“明天别害怕,我等消息,估计差不多”。

“我不害怕,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曾凯文说道。

“同”龙香只发了这么一个字,她相信曾凯文懂。

“有你真好”。

“我也是”。

“虽然不能在一起能够这样一辈子也足矣”。

“嗯”。

时间到了,龙香不得不收起心情直播。

晚上直播的时候,林洋,扶苏,之夏,还有沉默都来了,扶苏送了几朵花说了两句话就走了。

龙香对房间里的人说:“我最近学了一支古典舞,周二我买的汉服应该也能到,准备表演给你们看,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来啊”。

“好的”之夏回复道。

“好”。沉默说道。

只有林洋说:“你还会跳舞?别到时候吓到我们”。

“你怎么就对我这么没信心?”龙香问林洋“难道我看起来长的就吓人”因为知道林洋是开玩笑,所以龙香也没有真的生气。

“我可没说你长的吓人,就是怕你的舞吓人”。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女主播的殇》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