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也曾说爱你》

  • 作者:许喵
  • 主角:秦越,许知
  • 推荐:50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6 20:03:42

《也曾说爱你》 内容简介

新书《也曾说爱你》是许喵执笔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新书,光环人物秦越,许知,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秦越一双眸子深邃沉湛,黑如礁石,仿佛一面深镜,许知意看到里头倒映着两个小小的自己。被他这样专注的看着,许知意禁不住心头一跳。有那么一瞬间,差点被秦越的话给忽悠了。幸好,她及时把持住。思及他说的话,许知

《也曾说爱你》 章节试读

秦越一双眸子深邃沉湛,黑如礁石,仿佛一面深镜,许知意看到里头倒映着两个小小的自己。

被他这样专注的看着,许知意禁不住心头一跳。

有那么一瞬间,差点被秦越的话给忽悠了。

幸好,她及时把持住。

思及他说的话,许知意弯唇笑了下,靠回大班椅里,翘起二郎腿,端着老板的姿态,饶有兴趣的回看他:“哦?我倒是很想知道究竟什么事关乎到我的名誉了。”

“先别说我。”秦越接话,面不改色,“先说说你,让你的人把我带到会客厅,许老板,有什么指教?”

“……”想再套她的话,没门,现在她可不是喝了酒之后。

一觉睡醒的她,此刻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着呢!

许知意腹诽,同样面不改色地道:“指教不敢当。就是想知道秦先生大驾驾临本公司,有何贵干?”

“不敢。”秦越对于许知意的态度毫不意外,甚至一点波动都没有,但他既然来了,肯定也不是白来的,便直接道明来意:“我来上班的,老板。”

这回连姓都不带了,有这么厚颜无耻自作主张的人嘛?

许知意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我就是不承认,你能咋滴?!

许知意故作惊讶,冲秦越眨了眨眼:“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招你来了?”

秦越与她对视,默了片刻后,提醒道:“周六中午。”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许知意故意拖着个音,一副无辜又欠揍的语气。

秦越直视着她:“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许知意在听到这话时,莫名心脏一抖,有种不好的预感。

秦越这个人虽然有时候有点直男癌晚期,可心思是真的细腻,不然也不会做刑警查案子,一个细节都不会放过。

所以这时候他要是甩上什么证据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许知意心里防备着,面前故作平静,一脸“你以为我会相信吗”的表情:“我那时候喝醉了……”

简而言之,喝醉酒不记得了,你能拿我怎么办?

一副破罐子破摔,就跟你耍赖到底,你一个大男人能怎么样?还能屈打成招吗?

事实上秦越真不是说大话,他也真有“证据”,并不用屈打成招。

秦越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手指在上面划拉几下。许知意看着他的动作,不自觉咽了咽喉咙,有点紧脏怎么肥事?!

就在许知意不知道秦越要放什么大招的时候,他手机里忽然响起了声音,突兀又熟悉。

——“那好……我招你了。”

即使那天喝了酒,嗓子有点哑哑的,可也不难听出来这是许知意自己的声音。

许知意顿时无话可说,秦越说帮她回忆,就真的帮她回忆了。

关键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秦越这么鸡贼,竟然留这么一手,还录音两个人说话。

许知意怒了,她是真怒了,胸腔里闷了一口气,急需发泄一下。许知意双目冒火瞪着秦越,语气也很冲:“你竟然偷偷录音?!秦越,你是不是有毛病啊?还是有什么特殊癖好?我好心好意请你吃饭,你竟然给我下套?你还要不要脸了?!”

真的好气哦!

秦越却依旧平静而淡然,慢慢收回手机揣进口袋里,语气不紧不慢的的反问:“你好心好意请我吃饭?”

“……”许知意顿时一噎,好吧,那天虽然在她家里,不过全程她都是那个被服侍的人。

可这又怎么样?又不是她吩咐秦越做的,是他自己买菜又买锅,试图拿一顿饭来继续贿赂她?还趁她醉了套她的话。

着实可恶!

反正她就是不承认又能怎样?

许知意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说:“那天我喝醉了,酒后胡言,我说的胡话,不能信。反正我不会招你,你走吧。”

“酒是你主动喝的。”言下之意又不是他故意灌你酒让你醉的。秦越嗓音沉沉:“酒后胡言?那你听说过酒后吐真言吗?”

许知意:“……”

秦越:“成年人要为自己说的话负,不是随随便便一句酒后胡言就可以掩盖事实或者扯皮。现代很多生意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那么下次许老板和其他公司谈合作,是不是转头不想合作了,一句酒后胡言就能解决了?”

许知意:“……”

:)好了,秦警官又开始说教了。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嘚啵嘚啵说的许知意头皮发麻?

招个保安而已,怎么就上升到合作头上了?

许知意觉得秦警官不应该改行做保安,应该改行做杠精。

许知意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的看着秦越,特别搞不懂,“秦越,你为什么非得做保安?而且为什么非得在华文做保安?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我就招你。”

这么说,中肯了吧?

秦越却沉默了,深邃的眸子直直的回视着许知意,如同漩涡,能把她吸进去。

许知意莫名的心跳扑通扑通加快,她忽然不想听秦越的理由了,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拒绝,秦越已经先开口了,就三个字,低低沉沉,一个字一个字的飘进耳朵里,如同魔咒。

——“你说呢?”

许知意在这一刻心跳骤停了一下,看着秦越,忽然喉咙发堵,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她不想再听秦越往下说,也害怕听到他后面还有话。

万一不是她想要的答案,她一定会很难受。

这么多年她成熟了,唯一没成熟的就是那颗玻璃心。

许知意赶紧开口:“好了好了,我招你了还不行吗?一个大男人罗里吧嗦的,烦死了!”

“你先任职,试用期一个月,其他事情我会让人事部拟一份合同,等合同好了,你看一下签字。”许知意指了指办公室的门,颇为嫌弃的摆摆手,“现在赶紧下去,跟宁哲了解一下公司基本情况,还有园区情况。”

秦越突然开口,问:“你吃早饭了没?”

许知意一愣:“什么?”

秦越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下,语气平静:“看样子是没吃,等着。”

许知意:“……”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