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国师大人:朕想娶你为夫》

  • 作者:九昀
  • 主角:曼文,卫首领
  • 推荐:409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18 12:21:05

《国师大人:朕想娶你为夫》 内容简介

《国师大人:朕想娶你为夫》是九昀笔下的一本架空故事,主线环环相扣,文笔妙趣横生,值得追。《国师大人:朕想娶你为夫》精彩内容试看 “皇上,若你这次纵容国师,会惹得朝廷上下的不满,也会让更对人肆无忌惮,不将皇族放在眼里。”“恳请皇上早做决断,惩治国师,树立威信。”曼文拍了拍手,走到了太傅的跟前上下的打量着他,对他没有以往的惧怕。她

《国师大人:朕想娶你为夫》 章节试读

“皇上,若你这次纵容国师,会惹得朝廷上下的不满,也会让更对人肆无忌惮,不将皇族放在眼里。”

“恳请皇上早做决断,惩治国师,树立威信。”

曼文拍了拍手,走到了太傅的跟前上下的打量着他,对他没有以往的惧怕。

她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什么。

“太傅说的对,朕是时候该树立威信了。”

“来人啊,请太傅离去,朕有些累了。”

太傅一睁,吃惊的看着曼文,上次他见曼文时,曼文还对他又怕又敬畏,这次再见她竟赶走他?

“皇上你这是什么意思?”

曼文挑了挑眉,不以为意的说着:“自然是树立威信,太傅难道不知觐见朕需要通告的吗?你未经允许闯入朕的御书房,这可是藐视皇威的大罪。”

“朕念在你劳苦功高的份上,这次就不怪罪于你了,请你出去也算对得起你的身份。”

太傅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怒视着曼文,见她没有打算搭理他的意思,气的拂袖离去。

曼文吐出一口浊气,虽然刚才的她态度硬朗,实则心里害怕的要死。

这一次她怕是彻底的得罪太傅了,只希望她这样可以取悦裔自寒。

小杜子在一旁看的是目瞪口呆,对曼文更是赞不绝口:“皇上你刚才的样子真是好威武,太傅一像作威作福,奴才早就看不惯他了,今日皇上怒怼太傅,真是大快人心啊。”

曼文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她这是在赌,只希望不要赌输了才好。

宫中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裔自寒的耳朵里,暗卫首领将曼文对太傅说过的话,一字不落的重复给裔自寒。

说完他不忘夸赞:“没想到皇上平日看起来懦弱胆小,连太傅都敢得罪,看来太傅真的惹怒皇上了。”

见裔自寒不说话,暗卫首领接着又道:“主子,您都这么做了,皇上都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属下觉得皇上还是很看中主子你的。”

虽了解裔自寒的行事作风,但他这次做的的确有些过分了。

裔自寒拿着书的手微微一顿,很快便恢复如常:“你想要说什么?”

“主子,您就不要跟皇上怄气了,属下知道你一直都在暗中保护皇上的安危,可你为何要让皇上误会你?”

裔自寒皱了皱眉,凌冽的目光扫向暗卫首领。

他这个属下最近的话好像越来越多了。

他之所以保护曼文,无非是因为皇太后临死之前求他的罢了。

太后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保护曼文也是为了还太后恩情。

暗卫首领吓得闭起了嘴巴,不敢多言。

裔自寒起身走到窗前,看着不知何时黑了的天,心有些乱。

曼文在位这三年,他自以为对曼文很了解,但经过这段日子的接触他发现,他根本就不了解在他眼皮底下,存活了三年的傀儡皇。

第二日早朝,如曼文预想的一样,与街市上的菜市场别无差异。

朝堂之上都是弹劾裔自寒的,她被吵的一个头两个大。

然而身为当事人的裔自寒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般,一如既往的淡漠寡言。

“皇上,若不处置国师难以服众。”

“臣附议,恳请皇上处罚国师。”

曼文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裔自寒,他为官三载,如今出了事,在这朝堂之上,却无一人帮他说话,想想也真是可怜。

“国师,你有什么要解释的么?”

“臣不觉得有什么需要解释。”

曼文一噎,她本想着给裔自寒一个自我开脱的机会,谁知道她这么不领情,真是好心没好报。

“好了,都不要再吵了,昨日之事是朕要国师那么做的。”

“什么?”

“臣不明白,皇上为何要这样做?”

左部士郎不解的问着。

曼文揉了揉眉心,这个国师还真是个麻烦,只会惹事,不会解决事情的大麻烦:“朕这些日子常常做噩梦,梦中有人要造反,朕就命国师派兵进宫保护朕。”

“让众爱卿误会国师,朕深感愧疚。”

太傅冷哼了一声,显然不相信曼文的话。

“皇上故意偏袒国师,就不怕惹起不忿吗?”

曼文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说着:“太傅可不要冤枉朕啊,朕所言句句属实,哪有偏袒之意。”

“朕知道爱卿与国师一像不和,但你不能揪着这件事大做文章,这样倒显得你有些小气了,何况朕都已经解释清楚了,你还要朕怎样?”

不等太傅说话,曼文起身道:“好了,今日之事就议到这里吧,退朝。”

曼文快步离开,生怕被太傅老无赖给缠住。

太傅走到裔自寒的面前停了下来,一张老脸写满了不甘:“这件事情不会这么轻易就结束,你给老夫等着。”

“那本尊拭目以待。”

出了议政殿,曼文心里的大石头才放下。

好几天没有起这么早了,下了早朝后的她倒有些困了。

“回养心殿吧,朕累了。”

“皇上留步。”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曼文身子一僵,她强挤出一抹笑容,那样子比哭还要难看:“国师找朕还有什么事吗?”

“皇上今日为何要当着满朝臣子的面撒谎呢?”

“朕有撒谎吗?”曼文挠了挠脑袋,十分懊恼的说着:“哎呀,刚才朕在朝堂上说什么了,朕怎么都不记得了。”

小杜子很想笑,碍于裔自寒这座冰山在,只能忍住了。

“皇上的记性可谓是越来越不好了,不知皇上可还记得那日在国师府,臣差点失手掐死皇上?”

曼文脸色一变,看待裔自寒的眼神多了一分警惕。

忽然裔自寒笑了起来:“本以为皇上的胆子变大了,看来也不过如此。”

“皇上大可放心,只要你不做太过,臣是不会另立新主。”

裔自寒的话很放肆,怎奈曼文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只要皇上你乖乖听话,这个位置永远都是你的。”

曼文牵强的笑着:“那朕还要感谢国师的照拂之恩了?”

“皇上若真是要感谢,就拿出点诚意来。”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