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江河不渡欢》

  • 作者:鲤九笙
  • 主角:太后,荣妃
  • 推荐:22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9 08:15:51

《江河不渡欢》 内容简介

火爆热文《江河不渡欢》是鲤九笙所编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作品,本创作的主要角色太后,荣妃,精彩内容试看:欢岑心里真的没有想到,皇后竟然在这里给她埋坑呢,虽然心里已经有些不淡定,但是总觉得自己福大命大的欢岑还是微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皇后娘娘说笑了,欢岑也只学过一年多的医术,怎么能和御医大人比呢。”以

《江河不渡欢》 章节试读

欢岑心里真的没有想到,皇后竟然在这里给她埋坑呢,虽然心里已经有些不淡定,但是总觉得自己福大命大的欢岑还是微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皇后娘娘说笑了,欢岑也只学过一年多的医术,怎么能和御医大人比呢。”以退为进,现在是唯一的办法了,欢岑在脑子里飞快的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种种可能,一定不能因为自己做事的闪失而拖累了整个将军府。

“欢岑郡主可不要太谦虚呢,无欲大师的弟子再差也不会比御医大人差的。”

“是啊,既然皇后都已经说了,欢岑你便去看看吧。”皇上也附和道。

欢岑最终还是走到了腊梅面前,她没有瞬间的蹲下去就去检查,而是在腊梅周围转了一圈。

“欢岑郡主可是发现了什么不同?”皇后见她始终没有蹲下查看。

“不同倒是没有发现,只是臣女很奇怪,这尸体腐烂的情况显示死亡时间最起码也有五日左右,一个太后娘娘的贴身婢女,失踪五日没人发现好像说不过去吧。”

欢岑从一开始就觉得不太对劲,在皇宫,而且是从太后身边,静悄悄的杀了一个人却无人发现,这对于宫廷里所谓的守卫森严也太说不过去了。

太后娘娘恍然有些明白:“前日,哀家的发髻还是腊梅梳的!根本不可能死亡五日之久!”

欢岑勾了勾嘴角:“太后娘娘既已这么说,便不会错,腊梅姑娘前日还给太后娘娘梳理过发髻,那么此人是谁呢?”欢岑盯着皇后娘娘的眼睛,波澜不惊的说道。

“会不会是你判断的时间有问题,这躺着的分明就是腊梅。”皇后有些震惊,她以为她做的天衣无缝没想到那么快就被她发现。

欢岑此刻才缓缓蹲下,用两个手指摸了摸尸体的下颚:“这不是腊梅。”欢岑笃定的说道。

“什么?不是腊梅,那是何人。”太后娘娘拍桌站起,走到尸体前。

“太后娘娘稍等片刻。”欢岑走到御医旁边,询问了一下御医从医箱拿出了一些工具。

整个后院静的像片波澜不惊的湖面,欢岑慢慢蹲下然后在尸体下颚处摸了摸,找到缝隙之后缓缓拉开,一点一点宫女的模样慢慢显露在众人面前。

“是,是尘儿。”荣妃娘娘惊呼。

太后娘娘的目光瞬间被荣妃吸引:“尘儿是谁?”

“回太后娘娘的话,尘儿是臣妾宫里的一个宫女,前一阵子说家中出事给臣妾寻了恩典出宫,可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里。”此刻的荣妃也不知所错。

欢岑的眉头皱了皱,连环局,皇后真的好心机,找了一个荣妃宫内的宫女,哪怕事情败露也可以全身而退,荣妃膝下有两子,虽不如瑾笙优秀却也是人中龙凤,连十二皇子那么小的人都可以成为她陷害的理由。

那荣妃膝下的两个儿子岂不是让她更忧心!况且荣妃和将军府又有亲戚关系,这其中弯弯绕绕,欢岑真是不免叹气,这古代的女人估计闲着没事都想着算计了。

“荣妃娘娘应该是不知的。”欢岑站起来说道。

“此话怎讲。”太后娘娘疑惑。

“刚刚我故意在她周围转了一圈发现这个衣服并不符合她的身形,如果说她一直在宫中,宫内的衣服都是量身定做根本不可能宽松如此多,而且,这个宫女的脚下有些泥渍,且鞋子周围有些磨损,荣妃娘娘一向宽厚待人在宫中从来不奴役宫女干活,这鞋子的磨损一眼就看出出自宫外恶劣的环境。”

“最重要的一点,若是荣妃娘娘想要杀人灭口,根本无需如此大费周章,既要换衣服又要让她出宫,然后在出宫的时候谋害,再送回来,再扔到井里,然后再被别人发现,我听着这过程都有些累呢。”欢岑好似调笑的说道。

“那是谁害的!”皇后不相信她的话能够将她的局打破。

“皇后娘娘这不就问到点子上了么?是谁害死尘儿的呢,既然这尸体不是腊梅,那么腊梅又在哪呢,谁又要大费周章的杀了人故意等到今日太后娘娘寿诞之日揭开呢,皇后娘娘您不觉得这一桩桩一件件有些巧合么?”

“巧合……巧合什么。”皇后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欢岑扭头看了一眼瑾笙的目光,从刚刚她在分析的时候瑾笙的目光一直紧随着她,她不是个没有良心的人,也不是个要故意置人于死地的人,可是她也绝对不是一个善良的人,皇后娘娘心思如此之重,势必要将其他妨碍她的人一一铲除干净。

她就算不为自保,也要为了家人,为了将军府拼一拼性命,如若今天她要对他的母亲做出什么事情,实在是她母后咎由自取。

“这事情就要从很久之前太后娘娘中毒说起了吧。”欢岑话音刚落,皇上用无比震惊的眼神立刻看向欢岑。

“太后中毒?”皇上疑问。

“是的皇上,就在臣女从珏山回来第一次见太后娘娘的时候,太后娘娘此时就已经身中剧毒,幸而现在已解,已无大碍,而就在刚刚,太后娘娘又再次中毒,两种毒性虽不是一种,可是下毒之人的叵测之心让人不得不妨。”

皇上一听太后中了毒,而且是二次,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知,愧疚之情不言而喻,赶忙起身将太后扶到座位上歇息。

“下毒之人可有找到?”皇后心虚的问道。

“下毒之人倒是没有找到,不过我找到了腊梅。”欢岑故意走近皇后娘娘身边,压力导致皇后娘娘不得不往后退了两步。

“花希,让腊梅进来吧。”欢岑对着花希说了一声。

就在欢岑今日刚来寿安宫的时候就觉得周围的人有些不对劲,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腊梅的身影,欢岑来寿安宫几次对这个腊梅的印象很是深刻,为人温和礼貌,每次对着欢岑都是笑意盈盈,可独是今日不见身影,

也许是女生的第六感吧,欢岑便让花希去找她,没有想到竟然在一处冷宫里发现了她的踪影,若不是花希他们狐族本身就对气味比较灵敏,根本不可能找到腊梅。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江河不渡欢》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