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田谷》

  • 作者:孤木易
  • 主角:师叔,师兄弟
  • 推荐:47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9 12:08:23

《田谷》 内容简介

主人翁叫师叔,师兄弟的网文是《田谷》,它是作者孤木易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线围绕:悟空沉默少语,却心思缜密。那晚他一夜未睡,呆在旌茹的房中守了一夜。一来是保护旌茹,二来,他也确实睡不着了,这一连串的变故与境遇,让他有些恍惚,他需要一个彻夜不眠的冷静。悟空掌了一盏烛灯,竹木屋顿时被照

《田谷》 章节试读

悟空沉默少语,却心思缜密。

那晚他一夜未睡,呆在旌茹的房中守了一夜。

一来是保护旌茹,二来,他也确实睡不着了,这一连串的变故与境遇,让他有些恍惚,他需要一个彻夜不眠的冷静。

悟空掌了一盏烛灯,竹木屋顿时被照亮了每一个角落。

对于僧人而言,敲木鱼是保持心无杂念常用的方式。

但对于世人而言,最好的冷静方式只有两种,一种是不想不念不惦记,一种便是刨根究底,刻骨铭心的想透彻。

悟空很清楚,如今的他不是什么僧人了,在危机中选择前者无异于选择死亡。

他选择后者。即便琴女看起来确无恶意。

“呱——呱——”一只青蛙,黑绿色的,在悟空房中跳来跳去,一整夜都不舍离去。

悟空呆滞中不巧与其刚好对视,竟发觉这青蛙的眼里也写满了故事与哀愁般,瞳孔收缩着,尽显深邃。”

青蛙是夏季两栖生物,这确实是它的季节。

只是今年夏季孑域的夜已然与冬季无异,冰冷刺骨。

“这么冷的天你还能跑出来?”悟空喃喃自语。

果然,悟空的思绪还未完毕,青蛙便四肢僵着一动不动了,未等悟空好奇,青蛙的眼睛便缓缓的闭了起来。

他想起了昔日在寺庙里有关青蛙的场景:

师兄弟们百无聊赖中学着青蛙跳跃,玩的不亦乐乎。

想当初蛙跳还成了他们常有的训练功课……

他也想到了他的师傅与师叔,想到师傅常常消失的无影无踪,想到师叔对天文地理的透彻与痴迷,忽然觉得,他们应该什么都知道,只是他们不说。

“出来那天师傅与师叔都不在场……难道他们真的什么都知道么?”悟空又自言自语,眉头紧皱。

他就这么默默的坐在竹凳上。眼神发散,对着青蛙的尸体。

一阵冷风从竹窗灌入,打破了悟空的呆滞,青蛙却在灌风里一动不动。

悟空一丝苦笑的摇了摇头,似笑,又似哭。

这是他第几次无奈摇头了他自己也不知道。

“悟空……你这个笨蛋!还不快点跟上啊……”旌茹在一旁说起了梦话。

这时他才恍然明白,如今陪在他身边的只有旌茹了而已。

而陪在旌茹身边的,也只有他了。

“啪——”

忽然屋顶传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随之掉落了一根断裂的竹节。拍打在了桌子上,分成了两半。

从竹节里跳出了一张纸条。

悟空见罢,连忙在空中接住纸条,同时抬头质问道:

“谁?”

小小的竹木屋顶都是由竹子堆砌而成,不足以支撑太大的脚力。屋顶的人很清楚这一点,他只是背着身子,躺在屋顶,一动不动。

“别躺着了,下来吧,聊聊?”夜里的烛火穿过竹节的缝隙,把屋顶人的轮廓照的清晰……

”该死的,真倒霉!”屋顶传出一阵自嘲。

而后那人对着竹木奋力一推,一个筋斗翻到了地面。

悟空连忙追了出去。

“把纸条给我!我可以考虑饶了你。”只见一个蒙面的黑子人毅然站在了悟空面前,丝毫没有要逃走的意思。

“悟空连忙拿起纸条看了看,发现都是些看不懂的经文。”

“这是什么?”

“你无需多问,快给我吧,我要走了。”

“恩?我说你脑子是不是坏了?且不说你是个刺客,你这样偷偷摸摸的盯着我们这么久,你觉得我能放过你么?”

“哦?这么说,纸条你是不打算给了是么?”

“是又怎么样?”

“呵呵呵,上一个这么跟我这么说话的人已经死了。”说罢,黑衣人一跃而起,只刹那便冲到了悟空面前,悟空来不及反应。便被黑衣人夺去了纸条。

装进了怀里。

悟空惊愕间也连忙发力,追到了黑衣人身前。

在烛光微微晃动里,悟空与黑衣人对打起来,拳脚交错,舞动的身影分分投在了竹木屋上,使得整个黑暗的竹海里惊起一阵阵躁动。

不知过了多久,黑衣人发觉悟空力量要高出自己些许。

便打算逃走,悟空自然清楚他的计两,也清楚自己速度不及黑衣人,便一直小心的近身贴着。

黑衣人多次发起脚力要向外一跃而起,不巧都被悟空拉了下来。

地上的竹叶在二人的打斗中,逐渐飘飞起来,竹子上的叶子也被二人摇摆来去晃落一地。

焦灼对打了不知多少回合,二人还是没分胜负,但显然黑衣人在多次的逃离中先体力不支。

二人对打在竹木间,在悟空即将打赢时,悟空忽然将自己落下站定地面,对黑衣人道:

“你走吧!看得出,你出手没有一招是致命的,不像坏人,只是不知为何要做这偷鸡摸狗之事?”

“既然如此,又何必多问,告辞。”声音干脆利落。

黑衣人的音色悟空听的清晰,明显是个年轻人。说不定比自己还要小些。

看着黑衣人消失在烛火照射的余光里,进入竹海中去,悟空才连忙转身回到屋子。

见旌茹无碍,还在熟睡,才放下心。

而后,又抬起手在腰间摸了摸,拿出了一张纸条。正是那张写了经文的纸条。

没想到,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纸条掉了包。

武功高强的少年,他除了自己师兄弟外能想到的只有羽儿了。

但显然他不是,可恍惚中他能感觉到,这个人与羽儿有很多相似之处。

这样的变故,让本就复杂的境遇变得更加复杂起来,悟空越来越迷惑,也越来越好奇。

夜已经很深,烛光在冰冷里显得有些无力,渐渐暗了下去。

悟空走出门,小心翼翼的把竹木门关上,合了合衣服,还是消减不了冷意,他搓了搓手,又用哈气哈了哈,独自在屋外院落的空地上踱起了步子。

还想着,或许,黑衣服的少年会回来讨要纸条,这样兴许可以解除些许疑惑。

可直到天亮,少年也没回来。

……

琴箫的声音又在崖谷间响起,每一个音符都与昨日有些不同。

昨日也好,今日也好,音律却都附和着自己的心境毫无偏差。

仿佛在告诉悟空,这只流逝的一日的时光,便已经让悟空成为了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或许,每个人都一样。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田谷》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