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疯狂的死亡之翼》

  • 作者:一号玩家
  • 主角:贺一鸣,老婆婆
  • 推荐:94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26 12:34:20

《疯狂的死亡之翼》 内容简介

经典创作《疯狂的死亡之翼》由一号玩家原创的玄幻类型的创作,故事中的光环人物是贺一鸣,老婆婆,故事空前绝后,值得阅读。精彩片段试读:洛河村是如何灭亡的?贺一鸣从老婆婆的记忆碎片中也找到了一些线索。大概情况是,某一天,邪恶诡异的恐怖堡突然降临这个世界,随后,腐烂之王的眷属袭击了洛河村。具体过程不得而知。“腐烂之王,这位是恐怖堡的主人

《疯狂的死亡之翼》 章节试读

洛河村是如何灭亡的?

贺一鸣从老婆婆的记忆碎片中也找到了一些线索。

大概情况是,某一天,邪恶诡异的恐怖堡突然降临这个世界,随后,腐烂之王的眷属袭击了洛河村。

具体过程不得而知。

“腐烂之王,这位是恐怖堡的主人?”贺一鸣想了想,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我是蛆虫之王,蛆虫食腐,我应该用不着害怕腐烂之王吧。”

自嘲着,贺一鸣看了眼黄色晶石,犹豫了片刻,终究没有妄动,他对新事物保持着异常谨慎的态度。

将老婆婆的衣服扯过来,仔细翻找一番。

贺一鸣意外发现一本很薄的书札和一卷泛黄的兽皮,似乎是有些年头的旧物。

贺一鸣先打开书札。

泛黄的第一页纸张,潦草的字迹,霎时映入眼底。

“太阳消失了,洛河之水冷如寒冰,绝望的消息传来,寒鸦城已经沦陷!

要不来多久,腐烂之王的眷属就会攻打过来了,而我们毫无抵抗之力。最令人绝望的是,那些怪物不要俘虏。

这简直是末日,最恐怖的末日。”

……

“强大的魂师们都打败不了那些怪物,遑论我们这些半吊子,我们太弱小了,甚至根本抵抗不了腐烂之气的侵蚀。”

……

“我的儿子,他才二十岁,刚刚娶了媳妇,美好的人生正在起航,却要戛然而止了。这太让人绝望了!”

……

“村长实在太固执了,这个可恶的家伙,枉顾我这么多年与他鱼水之欢,我真是傻,把偷情当成了爱情。”

……

“无论我怎么占卜,洛河村都无法幸免于难。但,不管怎样,我依然坚信,希望还未彻底远离我们,毕竟我只是一个灰袍级占卜师。”

……

“我将‘先知印记’镂刻在了兽皮之上,这是我钻研了一辈子的魂术,即便我死去,也不希望它失传。”

……

“愿命运之神保佑我们!——灰袍,萨丽娅。”

……

一页页翻动着,贺一鸣双目闪动,迅速浏览了遍,发现其实这是一本日记,记录者是萨丽娅,应该就是这个诡异的老婆婆。

日记的内容并不连贯,也没有标记时间,似乎只是偶尔记录一下,字迹凌乱而随意。

“先知印记,魂术?魂师?灰袍级占卜师?”

这些字眼多次出现,让贺一鸣心头隐隐有几分火热。

心神一动,贺一鸣迅速铺展开那一卷兽皮。

他的眼神顿时一亮!

只见兽皮之上描画着很多线条,有粗有细,有直线有弧线,错综复杂地勾勒起来,构成一只轮廓像是人眼的图纹。

贺一鸣看了看人眼图纹,不知怎么了,双眼竟然莫名地有些刺痛。

他心头一凛,赶紧闭上眼睛,随手卷起兽皮。

过了几秒,等到眼睛的痛感完全消失,贺一鸣睁开眼,视野依然清晰,双眼似乎没事。

贺一鸣顿了顿,眯着眼睛再次打开兽皮,目光落在人眼图纹上。

霎时,只感觉有一股股热浪从人眼图纹上喷薄而出,冲进他的双眼里,脑海里随之情不自禁地开始勾勒出人眼图纹的那些线条。

“这是!”

贺一鸣不由得吃了一惊,“好像这个人眼图纹正在印入我的脑海里。”

“难道这就是那个所谓的先知印记?”贺一鸣定了定神,眼眶放大一圈,忍受着双眼渐渐出现的灼痛,直到脑海里的人眼图纹刻印完整。

到最后,贺一鸣双眼痛得流泪,但他成功了,脑海里多出人眼图纹,不可磨灭般深深记忆下来。

也就在下一刻,泛黄兽皮好像是失去了重要的保护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烂。

贺一鸣见此,连忙把兽皮丢在了旁边。

“萨丽娅自称是占卜师,而占卜师似乎是魂师中的一个系别。”

贺一鸣沉吟着,做出各种分析和猜想,忽的心神一动,再次拿过那颗黄色晶石。

“这颗黄色晶石,可能与魂师有关。”贺一鸣的目光在手里这颗黄色晶石上来回闪烁,眼中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血晶和记忆结晶都为我带来了好处,希望你也是一种好滋味。”

定了定神,贺一鸣张开嘴,将黄色晶石丢入了嘴里,吞咽下肚。

霎时,云烟飘过他的双眼。

……

光线暗淡的草屋内。

肤色黝黑的庄稼汉跪倒在老婆婆面前,表情讷讷。

“祭司婆婆,我想占卜一下今年的收成。”

这个庄稼汉的长相偏向东方面孔,却有二米五高,壮硕得如同一座铁塔,体毛也是异常发达,全身除开了面部和双手,其他地方都长着短而粗硬的黑色体毛。

老婆婆一言不发,坐在一张桌子前,桌上摆放着一个木盆,盆内有一层细沙,旁边还有一只半米长的竹笔。

老婆婆拿起竹笔,道:“伸出你的一只手,左手或右手都可以,与我一起手背交错握住这支竹笔,闭上眼,手臂悬空,全身放松,心中默念你想要占卜的事情,命运之神自会为你指点迷津。”

“切记,在占卜笔停止运动之前,千万不可睁开眼,也不要松开占卜笔。”

黝黑壮汉依言照做。

二人手背靠着手背,五指交错,握住竹笔,竖直固定在沙盘上,同时闭上了眼。

黝黑壮汉表情虔诚,嘴巴蠕动,似在祈祷。

不一会儿,竹笔忽然动了起来,在细沙之上勾勒来去。

片刻后,竹笔骤然停顿下来。

老婆婆和黝黑壮汉心有所感,几乎在同时睁开眼,移开竹笔,望向沙盘。

只见细沙之上浮现一幅细节饱满的图画,好像是摄影机拍摄下来的高清画面。

一颗麦穗,麦穗之上趴着三只蝗虫,麦穗被吃掉了大半。

这就是图画的全部内容。

老婆婆长叹了口气,失落道:“蝗灾,今年不会有好收成了。”

黝黑壮汉脸色霎时难看无比。

……

云烟缓缓散去。

贺一鸣不由得深吸一口气,表情变了变,双眼迸放兴奋的光彩。

黄色晶石呈现的画面太有意思了。

贺一鸣从中得知,这个世界果然存在一类掌握异能的人——魂师!

他们修炼魂力,施展各种神奇的魂术,掌握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老婆婆就是一名魂师,在庞大复杂的魂师系统里,属于预测系,掌握了占卜之力,她渴望有一日自己能够晋升为伟大的先知。

所以,老婆婆是洛河村的祭司,是一位颇有威望的占卜师。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疯狂的死亡之翼》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