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嫡女当道》

  • 作者:壬九酒
  • 主角:玉儿,小姐
  • 推荐:534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27 17:23:42

《嫡女当道》 内容简介

《嫡女当道》作者:壬九酒,架空类型网络小说,主要角色:玉儿,小姐,本新书精彩内容试看:两人一见恋竹点头都是一脸喜色,玉儿轻手轻脚扶着她坐了起来,那边灵儿已经手脚麻利地把盖着的碗盘都端来摆放好。恋竹一坐起来,就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果然是饿太久了,闻着传来的阵阵粥香,口水都要出来了。粥熬

《嫡女当道》 章节试读

两人一见恋竹点头都是一脸喜色,玉儿轻手轻脚扶着她坐了起来,那边灵儿已经手脚麻利地把盖着的碗盘都端来摆放好。

恋竹一坐起来,就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果然是饿太久了,闻着传来的阵阵粥香,口水都要出来了。

粥熬得火候十足,软糯清甜,几样小菜也都很清淡爽口,只是恋竹有些食不知味,若不是饿极了,真有些食不下咽。

看着对面一个喂粥一个喂菜的丫头,很想说她有手不用人喂,可饿得久了,心有余而力不足。

于是话到嘴边变成了:“你们吃了吗?”

玉儿布菜的手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恋竹,带着微笑说:“小姐,我们吃过了,刚看着时间您大概快醒了,这才去把一直温着的粥端过来,睡着的这几天,小姐一直都没怎么吃东西呢。”说着有些红了眼眶。

“姐姐!”灵儿嗔怪地看了玉儿一眼,似在说她不要招小姐的眼泪,可惜她不知道,眼前这小姐已经是换了个人,说这些缠绵病榻的,恋竹根本没法感同身受,要是提及爹娘说不定会换来个水漫金山。

玉儿听灵儿叫了一声,立刻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赶紧又给恋竹夹了一筷子小菜询问:“小姐尝尝这个?味道挺好的。”

恋竹也顺势继续吃饭,假装没看到玉儿微红的眼眶。

她其实挺鄙视自己这种逃避的态度的,尤其玉儿明显就是在心疼她的身体,怎么她都该安慰安慰的,可她不打算在这里长久待下去,短暂相逢的人,要如何相处?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还是尽量少打交道吧。

就着精致味美的小菜,恋竹连喝掉两碗粥才觉得胃里不那么空空的了,看看天色,这时间想做什么都有点不现实,尤其是在古代。

任由玉儿灵儿两人伺候着洗漱完毕,便又躺了下去。

这一夜辗转反侧,几不成眠。

※※※※※※

次日清晨到来的时候,恋竹已经不寄希望于一睁眼就回到现代了,不待值夜的玉儿反应,便撩开帘子朝窗外看去。

只一眼便失望了,阳光虽不刺眼,但透过窗子照进来,依然明亮得紧,丝毫没有要下雨的迹象。

这样下去,何时才会有打雷闪电?何时才会有机会回去?来个电闪雷鸣吧,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期盼过被雷劈。

失望地在玉儿灵儿的伺候下洗漱完毕又用了早饭,还喝了一碗不知道什么补药,恋竹也不拒绝,让吃就吃,让喝就喝。

用过饭便坐在窗前发呆,痴痴望着窗外,灵儿见状以为她是在瞧院子里的景色,便问道:“小姐要不要出去透透气,今儿天气正好,府里景致也好得很,林太医也说小姐可以多走动走动。”

恋竹没精打采地拒绝了,想到这身体的原主是个王妃,怕会有来探病的,便又嘱咐说谁都不想见,来的都挡下。

主仆三人静静地坐在房间内,恋竹发呆,玉儿灵儿一左一右安静地站着。

“哎……”思来想去毫无头绪,恋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玉儿灵儿对视一眼,不知道小姐好端端为何叹气,许是闷了,可又不愿动,玉儿想了想上前一步笑着说,“小姐,晨起想让您早点用膳,只是松松地挽了个髻,这会儿您看玉儿给您梳个好看的发式好不好?”

百无聊赖,恋竹也懒得拒绝,玉儿看小姐虽然没什么兴趣,但也没有拒绝,就乐呵呵地取了东西过来。

“小姐今天气色不错呢,这身鹅黄色的衣衫衬得肤色更好了,梳好了,小姐看满不满意?”没一会儿,玉儿就灵巧地梳好了头发并将一面铜镜摆正在恋竹面前。

“可以了,就这样吧。”恋竹不在意的摆摆手,并没打算看一眼。

继续坐下去也是空等,站起来准备继续去床上休息,转身的时候却无意间从铜镜中瞥见一张娇嫩可爱的脸。

两日来的惊吓已经够多了,所以恋竹并未大喊出来,可她心里的震惊却是无与伦比。

一把夺过玉儿手里的铜镜,就算不比前世的镜子那样光滑细致,但毫不影响恋竹看到镜子里映出的那张陌生的脸庞。

恋竹捧着镜子手抖得惊天动地,这两天一直情绪不高,吃饭都没有什么胃口,所以也根本没有心情去照镜子。

可是,既然要穿越,为什么不彻底点儿,为什么不把跟了自己二十年的身体一起穿过来。

好歹也给她留张脸啊!前世她也是个美女好不好,现在这张娇嫩的陌生的脸,好吧,就算比自己前世还年轻,还貌美,可是,为什么要强迫中奖啊?她不要啊不要。

哆哆嗦嗦地转过头去,不敢相信地问:“我,我多大?”

灵儿和玉儿一头雾水,玉儿先反应过来,马上伸手接过恋竹一直颤抖的手里的铜镜交给灵儿。

轻轻扶着恋竹坐下:“小姐您大病初愈,是不是头晕混沌?待会儿还得找林太医过来瞧瞧。小姐您今年五月及笄,王爷以弱冠之年在您及笄后就迎娶您过门,现在小姐您是十五岁零四个月。您不记得了吗?”

十五岁,十五岁,玉儿的话一说出来,恋竹就无语凝噎了。

她十五岁的时候还是个大二学生,还被称为少年大学生,一转眼就从二十岁高龄又穿到十五岁少女身上了,不是,是**,连花季雨季都没到呢,居然就嫁为人妇了。

恋竹此刻当真是欲哭无泪,情况还会更糟糕吗?

“小姐,小姐……”玉儿见恋竹满面哀伤的样子,着急地叫道。

恋竹木木地转过去,认真地盯着镜中的脸庞,心中迷茫一片。

“没事,可能病的久了,头总是晕晕的,有些事记不得了。”听到玉儿的召唤,恋竹头也没回,慢慢地答道。

不然还能如何说,要怎么解释她这个人家嘴里的小姐,连自己的情况都不了解,还要问人家自己多大。

无语问苍天!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