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吃我一记蚝油哏》

  • 作者:冷笑话大师
  • 主角:白义,梁山
  • 推荐:8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2 15:49:12

《吃我一记蚝油哏》 内容简介

主要人物叫白义,梁山的新书是《吃我一记蚝油哏》,它是作者冷笑话大师创作的一本玄幻故事,书中主线围绕:冒险者们粗暴地打断了战士的话,断章取义之后向昔日的同行大打出手。实际上冒险者之间发生冲突是很正常的,有时候是因为战利品分赃不均,有时候是因为黑吃黑,还有时候单纯就是喝多了因为一个类似“你瞅啥”的理由就

《吃我一记蚝油哏》 章节试读

冒险者们粗暴地打断了战士的话,断章取义之后向昔日的同行大打出手。

实际上冒险者之间发生冲突是很正常的,有时候是因为战利品分赃不均,有时候是因为黑吃黑,还有时候单纯就是喝多了因为一个类似“你瞅啥”的理由就刀兵相向——这些冒险者大多都是孤家寡人,刀头舔血的日子指不定哪天就戛然而止,爽快一天算一天。

但是像这样的可以光明正大冠冕堂皇的爽,是很难得的。“老子当年干掉了两个投靠邪恶元素生物的堕落冒险者”——说出去都可以吹好一阵!

二对八,而且是战贼双近战组合对阵对方远近兼备魔武双全的队伍,甫一开战就落了下风。

就在两人险象环生的时候,一道冰墙拦在两人身前,替他们挡下了数道魔法和箭矢。

冰霜公主卡琳娜的首席祭司、女法师学徒艾尔维亚兴奋地大喊:“耶!我学会新法术啦!”

下一刻,一个三楞八箍七拐四不平的石锤飞过来轰在冰墙上,直接砸出一个大洞。

“你的冰墙挡住我的飞锤了!”劳拉哼哼唧唧地嘟囔了一句,拿出第二个飞锤。

与此同时,白义也站了出来,一个纵身跳到冰墙上。

“卧槽这冰墙顶上怎么是……”白义连话都没有说完,就摔了下去。

随后冰墙后边传来乒乒乓乓的拳头和身体接触的声音。

不多时,白义脸上带着鞋印跳了回来。

“搞定。”

战士和盗贼对视一眼,听着冰墙后边已经没有了声音才松了一口气,然而马上又紧张起来:“他们全都死了吗?”

“没有,除了一个一看就是傻白甜的牧师,都跑了。”白义瞥了盗贼一眼,“有俩盗贼一见事情不妙,撒了把隐身粉就隐遁了,那叫一个快啊。”

盗贼一句MMP卡在喉咙里不知道该往哪吐。

随后,盗贼和战士两人脸色大变。

契约约定半年后解除,然而这些冒险者跑回去,别说半年后,哪怕是现在就让他们走,他们也回不去了——他们被逼上梁山了。

逼上梁山这个词很有意思。

提到这个词,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林冲。林教头确实是一个逼上梁山的典型,然而除了他,还有很多人也是被逼上梁山的,而且是被梁山好汉给逼上梁山的。比如卢俊义,比如金大坚,比如安道全,很多。

梁山好汉为什么要逼他们上梁山?因为需要他们的能力,比如天下无双的卢俊义,比如能伪造印鉴的金大坚,比如能治病救人的安道全。

但是逼他们上来还有一些客观条件,就是他们对官府和社会并不认可。

比如安道全。梁山只派人去杀了他的姘头,并在墙上写下一句“杀人者安道全也”,这么明显的栽赃嫁祸就能把他逼上梁山,可见当时是个什么样的社会。

更狠的是对霹雳火秦明。梁山派人化妆成秦明的样子,带人去青州城下打了一仗,害的秦明全家被斩,被迫上山。

战士和盗贼的情况与秦明就很类似,不同的是白义没有害死任何人,而且跟冒险者们打起来的是他们的真身正主,不是冒牌货。

白义早在与俘虏三人组订下约定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要想办法把人留下。

庄园需要战斗力,不然守着一个元素生物、一个吸血鬼,这本身就已经很招风了,再加上耶罗·德拉贡这个被通缉的“魔医”,简直就是一个小副本!而且以现在他们几个的战斗力,顶多就是旧血色那种被刷刷刷轮轮轮的本。

庄园要提高战斗力,人才是关键!呜喵王和萨总告诉我们,一个人的战斗力再强,架不住25个脚男;老克总告诉我们,就算你能抗住40个脚男,只要停止进步,就会被新一代的脚男单刷、怒刷、体验刷、反复刷……

都是眼泪。

所以白义要把这些人绑在自己的战车上。

很幸运的,第一波两支队伍是这样的一群沙雕,有句老话怎么说的来着?冰沙沙一个,酱豆豆一窝,古人诚不我欺也。

白义都没有怎么引导,只是让两队冒险者看到了正在盖房子的战士和盗贼,就成功的让他们打了起来。

“阴险,卑鄙,无耻,下流……”战士一脸愤恨,此时他已经明白了白义的目的,而对此却无计可施——冒险者之间毫无理由的时候都有可能会有内斗和“黑吃黑”,更何况自己三人已经被“证实”了堕落投靠这个庄园?只能是口头吐槽出出气了——反正只要不骂那个冰霜生物就不会被冻起来打。

盗贼则显得更冷静一些,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他单薄的小身板可不如战士那么抗冻。

“好啦,别叨叨了。”白义团了一个雪球,“你不是说你上有老下有小吗?赶紧抄近路赶回去把家人都接过来,既防备被人报复,又省的你担心。咱庄园里能种很多东西,周围山里也有大片地方,养活咱们这些人是绰绰有余的。”

“接个屁!当初协议里定的,你个我们都不能离开庄园范围超过十里。我要是走了,一超过十里,立刻就会被契约血誓给弄死——你说你又不是吸血鬼,怎么会使用吸血鬼的秘传法术呢?”

白义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想学?我差点死在艾科索的手里!”

白义简单讲了两句自己跟艾科索的灵魂之战。

“这么说,他当初真的是诈死?”

“也不算是。”白义摇摇头,“灵魂之战后,我吸收了他的残存记忆,这只是他灵魂的一部分,就是用来潜伏以备复活的。只有当他的本体死亡,这部分‘备用’灵魂才会被唤醒。”

“希望他的邪恶没有影响到你。”

“放心吧,我比他还要邪恶。”白义说着,做出一个奸笑的表情,“有一位姓周的先生说过:坏人奸,好人要比坏人更奸——否则怎么对付得了坏人?”

战士沉默了一会才说道:“看在你这么开诚布公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了。”

“切,你当我不知道?如果我们的誓约血咒解除了,你第一个要来跟我‘计较’——只要你那个时候还能打得过我。”

“你以为那个时候我打不过你?”

“你现在就已经打不过我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吃我一记蚝油哏》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