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绝密极地》

  • 作者:十三
  • 主角:安静,子哈哈
  • 推荐:303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3 09:03:08

《绝密极地》 内容简介

经典作品《绝密极地》是十三墨下的一本婚恋风格的网络小说,天选人物安静,子哈哈,主要讲的是: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什么超空间,隧道之类,简直闻所未闻,这的确是一份我们打破了头颅也想不到的任务。就这么安静的过了几分钟,上校突然一脸笑模样,告诉我们,可以自由讨论。我们面面相觑。说什么呀?这块突如其

《绝密极地》 章节试读

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什么超空间,隧道之类,简直闻所未闻,这的确是一份我们打破了头颅也想不到的任务。

就这么安静的过了几分钟,上校突然一脸笑模样,告诉我们,可以自由讨论。

我们面面相觑。说什么呀?这块突如其来的烫手山药,接都接不住。

这时,小何慢慢凑近我耳朵,指着身后的放映机说:“你看,还剩着那么多呢,好像没放完啊!”

我回头一看,小何这次确实没有鬼扯,的确是还剩了一多半,但机器已经被暂停。不过也不能排除,后面只是什么都没有的胶带罢了,上级既然给我们透漏了内幕,为什么还要留一手呢?

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小何说的是对的,当初没有给我们看完整的录像,就是怕我们一时难以接受。毫无疑问,假如我是上级的话,我也会选择这么做。

既然上头说我们可以随意发言,我们的嘴巴也从沉默中缓过来,开始了一个个千奇百怪的分析。有人说下头什么都没有,有人说是什么古代生物沉睡在下面......

总之都是一个比一个扯淡的内容。

又一个百无聊赖的中午,天边的太阳照耀在我头顶,我们时刻准备着迎接仪式,可说好的那两个什么专家还是不见人影。但出乎意料的是,却把另一车人给等来了。

六子骂骂咧咧的带着几个人从卡车上跳下来:“***,还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我当时挺不理解六子为什么要这么说,只是傻乎乎的上去跟着寒暄,小何这小子也跟着屁颠来了,上去就问了句:“六子哥,你不是病了么,好的这么快?是大夫又给你下什么猛药了?”

六子哈哈一笑,神情有些涣散,拍了拍小何的肩膀,说:“能咋整啊,不是大夫的猛药,而是上头指名道姓的要我,那我也就只能选择让病魔快点好呗,不然就得一辈子都躺着。”

这次我倒是听出点东西来,不过我不敢多问,就装着傻,帮六子提着行李进屋。

不过奇怪的一幕被我给撞见了,小何特别大方的把两盒烟塞进六子手里,我后来问他,六子不是不抽烟么,小何说,不抽归不抽,反正他总拿着烟换东西,这六子是老战士,以后保不齐有个照应啥的。

我说你小子行啊,脑子突然开窍了。小何一乐,又说了句,差点没把我给气死,“那两盒烟,都是从你那儿拿的。”我听了马上就要打他,结果这小子来了句:“我告诉六子,有一盒是你的,没白拿。”

这小子够滑头,拿人家东西还能讲出理来。

谁知在六子他们到来的两天后,上级给我下达的命令还是等待,也就是说那两名专家还是没有消息。等到第三天的早上,上校有些坐不住,派人去问,因为电报通讯也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人刚一走,回信就来了,听说是计划有变,不在这里迎接专家什么的了,而且还要派一队人去支援第一纵队,而第二团的人即将到这里。

上校骂了句狗娘养,却也马上给我们下派命令。二十分钟后我们分成了两对人马,其中一队立即跟随小队长上车,火速赶往。而我、小何还有六子则属于留守的第二队,值得一提,我们的队长是东北张。

看来事情虽然紧急,也紧急不到我头上,搞了半天我还是留在原地迎接什么狗屁专家。

没多久,一辆雪地吉普车风风火火的朝营地驶来,车上下来四个人,全带着防风头套。

坐在副驾驶那位把头套一摘,一头的金色秀发就摔在了脑后,好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

怎么着?俄国人?毛妹?看她样子也就二十八九,身材笔挺,身高不亚于我。

我们这些大男人就站成两派,手拍手的欢迎这位美女专家。对方是见过世面的人,对此没有丝毫的受宠若惊,向我们笑着点了点头。

可是等对方一说话,我就又傻了,一口的流利普通话,“我姓冯,叫冯瑶,以后你们可以叫我冯教授,我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只是有一部分俄国血统。”

这次我们彻底的炸开了锅,掌声不约而同的变得比之前还要热烈。

接着冯教授开始介绍自己,说她一直追随祖父,研究地质学,虽然说不上经验丰富,不过希望能在这次任务中帮到大家。

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是蛮好听,也蛮客气的,不过等她下达命令,可就瞬间显示出了上下级的关系。来自冯教授的第一条指令就是十分钟后在此集合,叫我们赶紧回去收拾东西。

我们这些听话的兵马上一路小跑,回到休息室内收拾起来,只有老兵六子是个例外,这家伙罕见的开始吸起了烟,而且还躺在床铺上。

小何凑上去好奇的问怎么了,得到六子这样的回答:“别管我,该忙忙去。”

集合的哨子声一响起,我们这些人带着各自的行囊就跑了出来,可刚要准备上车,冯教授就让队长把我们给拦住了。她解释说我们不开车过去,因为开车过不去。

我心里骂了句,真是女人作风,也就能装装样子,这种事儿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手快的差点没跳上车去。

路上,冯妮子告诉我们,这次的任务,我们第一步是要找到进入地下的入口,有区别于之前的坐标,这是一个比较新发现的入口。不过她也就说了这么多,然后就跟自己身边那三位走在了最后,带队的任务交给了张队长。

至于什么要去哪儿,路途有多么遥远,只字未提。

就这样走了一天,到了第二天的夜晚,我承认我开始对这女教授有了一点看法上的改变。

晚饭后,我们搭建好帐篷,取暖的设备就是暖炉,皑皑白雪,温度简直不敢想象,这便是我们未来很长时间内要过的日子。

而且随着大家相处的时间变长,我也基本对营地里的每个人都有个大致的了解。

中国人,最好的就是吃,甭管什么行军打仗,只要条件允许,就得配备个炊事班。现场烧制的菜,才叫一个香。而我们这一行人里,也有炊事员,只不过他是被我们封的炊事员,就是因为他做饭香。我们的伙食一般都和放哨一样,是轮班制度的,谁做饭什么样,彼此心里都有个数。

马明宇就是这样走进我们视线的,不过我们平时都叫他马大,因为他的头长得特别的大。这小子平时不爱说话,就是菜烧的好吃,再怎么粗糙的东西也能做得有滋有味,这点不佩服不行。

一时间的野外行军,大家虽然铺好了床,可是谁也没什么睡意,就围在一起取暖,顺便也算是饭后的家常话。冯教授也对马大的手艺赞口不绝,这大美女说话就是有分量,弄得这小子更不爱说话了,一直是红着个脸。

也因此不知觉间,冯教授也参合进我们这些大男人的话题中来。

几句俏皮的玩笑话后,有人突然问道:“这北极的冰川地下,真的就埋着什么东西么?要是没有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大老远的白跑一趟了。”

这句话勾起了我们大家的好奇心,一双双眼睛都盯着冯教授,一时间把这女人弄得有点不好意思。她沉默了片刻,回答道:“难道科学不是最好的证明么?”

“科学?”

“对,科学。

不知道你们读没读过一本叫《地心游记》的小说,里面记载了一次奇妙的冒险,三个人从丹麦的火山入楼抵达地下,最后从意大利附近的火山口回到地表,支撑起学说的就是由美国学者所提出的,地下超空间。

就像一百年前,你说人们能在天上飞,谁会相信呢,可是如今飞机已经遍布全地球,人们可以跨过大洋,抵达任意地方,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能相信那些经过测量而来的数据呢?地下可能未必会有我们想象中的东西,可是一定会有某些,我们前所未见的东西。

实不相瞒,我的祖父也曾参与这项任务,而我只是继承他的衣钵而已。”

后来她还说,她相信地下空间的存在也不是毫无道理,因为种种证据表明,一些微量的辐射就来自于那深深的地下,而这种放射元素跟以往所发现的都不同,它有其独特的性质上的跨度变化,也就是说,某种跟能源挂钩的东西一定沉睡在下面,这一点是母庸质疑的。

不过碍于对此的资料,我们手中所掌握真的是少之又少,对此冯教授也说不出的所以然。不过她能这样实打实的说出点东西来,给人的感觉总比那些揣着糊涂装明白的功利者,要好得多。

对此,其他战士也来了兴致,还要提问,可张队长却突然呵斥了句:“怎么,不嫌累是吧,不嫌累都给我去站岗!围着人家女教授没完没了!还没完了!?”

我们马上拍拍屁股散开了,各自回到了各自的被窝。

看着冯教授这个带着异域风情的中国女人笑,是我们这里最美的风景。

我躺在被窝里,和小何说了几句,就入睡了。寒冷有助于睡眠,听说被冻死的人就会感觉非常疲惫,我不知道我这一觉睡过去,会不会冻死在这北极。

半夜里,迷迷糊糊中我起了床,周围的营地都十分安静,再一看全都空荡荡的,一个人影子都没有。

而脚下突然传来一阵晃动,像是地震一样,难道是雪崩?

我马上跳出帐篷,可是远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一阵一阵的冲击波让我脚跟难以站稳,甚至远处还有黑烟冒出来。

此时我一回头,突然,一个战士也从帐篷里钻出来,可还没等我有所察觉,对方冲上来用一把匕首刺进了我的腹部,这时我看清了,我对面的人,就是我自己!

我从梦中惊醒,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甚至已经忘了这北极圈内的寒冷。***,睡袋里真的只剩下了我自己,一个人影都没有。

眼睛适应了黑暗,看向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伙人都挤着身子,不知道在露个脑袋向外看什么。

这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一句叫骂声,吓得我们心里一惊:“不想死的就都别吱声!都他娘的给我回去!”

那是张队长在骂我们。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