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 作者:溯风
  • 主角:小青,紫姬
  • 推荐:442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3 12:51:23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内容简介

火爆热文《妖倾天下:熠醉方休》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溯风,主人公小青,紫姬,是一本穿越类型的网络创作,精彩章节节选:“你——我不是说要一个人走走吗?你为什么要跟来!”我恼羞成怒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小青刚想要争辩却突然压低了声音,“喂,你有没有听说过,这里经常会有豺狼虎豹出没,特别是晚上。”就在这时,一阵冷风忽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章节试读

“你——我不是说要一个人走走吗?你为什么要跟来!”我恼羞成怒道。

“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小青刚想要争辩却突然压低了声音,“喂,你有没有听说过,这里经常会有豺狼虎豹出没,特别是晚上。”

就在这时,一阵冷风忽然袭来,好像野兽在低低地吼着,地上的落叶被风卷集着到处翻滚,发出沙沙的声音 ,令人背后不由得一凉。

“你以为我会怕吗?我在妖界可是堂堂的妖王,虽说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吧,可毕竟胆气还是在的。”虽然我心里有几分忐忑,还是强装镇定道。

“你是不怕啊,可我怕啊,虽然我是一介武夫,可也敌不过那凶悍的野兽啊,我还小,又刚刚当上大官,可不想枉送了性命,看在我帮了你一场的份上,咱们赶紧离开好不好?”小青可怜兮兮地道。

“嗯,那倒是,咱们赶紧回去吧。”看在你如此为我找台阶下的份上,我就不为难自己了。

回到秦府,我又开始为接下来的行动发愁了,我该如何合理地再次出现在一醉面前呢?为此,我一直在等待小青的下一步安排,可他却好像忘了这件事,迟迟未给我答案,我终于忍不住了。

“小青啊,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我试探着道。

“不忙不忙,闲得很。”小青笑呵呵地答道,我却被记得半死。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

“怎么,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好吧,既然你如此着急,我便告诉你原因。不是我没有办法让你们马上见面,而是如果让你们马上见面,上一次的相遇就未免显得太刻意,如果他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你的阴谋,必然会对你生出厌恶。不如给他留下那惊鸿的一瞥,让他在长久的日子里偶尔记起,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丝丝的温暖,到最后便成了怀念,当他对你的感觉已经被时间定格,谁都没有办法把它从他的生命里剥离掉。到那时,你再出现在他面前,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听了小青的话,我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不就是想见他一面吗?何时变得如此复杂?人类的思维简直太复杂了,我现在真的怀疑自己当初是怎么让一醉爱上我的。

“好吧好吧,一切就依你的好了。”我已经失去了判断的能力。

“你也不必沮丧,我这里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真的?太好了!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她?”

“三日后,‘醉春风’。”

为了见面的隐蔽,我特意扮上了男装,手里执一把折扇,自认为十分风流倜傥,便和小青一起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醉春风”。

老鸨见了小青,立即在脸上堆满笑容,十分热情地把我们迎进了雅间,巧合的是,正是我第一次见到一醉的房间。

“看来老鸨对你很熟啊!”我挑了挑眉毛,调侃小青道。

“没什么,只不过从前随何公子多来了几次。”发觉言语有失,小青又急忙解释,“你不要误会,我们只是来谈生意的。”

“误会什么?大家都是男人嘛!”我故意大着嗓门,拍拍小青的肩膀,表示十万分理解。

小青被我的举动惊得一愣一愣的,我却径自坐到桌边喝酒去了。

“我说小青啊,你到底有没有跟他们约好啊,怎么还没来?”

“约我是约了,可最终来不来就看你这个做干娘的威望够不够大了。”小青绵里藏针道。

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还是个嘴上不吹亏的。

正说着,我忽然听见屋顶有些声响,嘴角轻勾,心里立即有了几分底气,北雅他们现在可不比我,飞檐走壁全不在话下,又怎么会走寻常路呢?

我还未从得意中缓过神来,一柄亮闪闪的剑便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小青吃了一惊,立即站起来,也将剑架在她的脖子上,一时间,气愤十分紧张。

“北雅,你这是做什么?”我没想到,我们的相见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开场的。

“少废话,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说,你是怎么得到梨花令牌的?”北雅厉声道。

“我……”原来你是为了北玄参,没错,是我没能救下他,我心中有愧,无话可说。

“姑娘,我想你是误会了吧。”小青道。

“秦尚书,你怎么会在这里?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可不要以为有你庇护,我就不敢杀她!”

“姑娘,你可是把她当成了紫姬郡主?”

“怎么,别跟我说我认错人了,这招还是拿去骗小孩子吧!”

“没错,你眼前的这位是紫姬郡主,可又不是紫姬郡主。”

“你在打什么弯弯绕,哦,我明白了,你是在故意拖延时间,等待救兵吧,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方休,你倒是说句话啊!”小青记得直朝我瞪眼睛。

此刻,我心里也明白了几分,北玄参之死虽然是女狸藻一手策划的,但她的真身却一直没有露面,当时露面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太子妃,一个是紫姬郡主。太子妃已经死了,紫姬郡主却下落不明,北雅在宫中有很多眼线,必是将这件事告诉给了被雅,所以,北雅必是把她看做杀父仇人了。

“北雅……”我想了想,开了口,“我不是紫姬郡主,我是方休,或许你不会相信,但我们只是互换了灵魂而已。”

“互换灵魂?”北雅仰头笑了笑,似信非信,“别闹了,我干娘是何等睿智之人,怎么会同你这种人互换灵魂呢?”

额……谢谢你对我的认可……好吧,我承认自己这次是犯傻了:“你可以不信,但前提是给我一个证明自己身份的机会啊!那个梨花令牌就是证据啊,是我将它交给秦尚书的。”

“好,我倒要看看你的狐狸尾巴能藏到几时。”北雅拍了拍手,又有两个身影从天而降,我一看乐了,是黄尾和小瑚!

“北雅,不用证明了,刚刚我和小瑚在屋顶观察了许久,我们相信她,她就是真的方休。”黄尾道。

“是啊,他是我的娘亲,就算容貌会变,那种感觉也不会变的,我怎么可能会认错呢?”小瑚道。

听了他们的话,我感动得快要哭出来,拨开北雅的剑走到黄尾和小瑚面前,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嗯,不愧是我的好朋友,好儿子。”

“不用谢我们,若真的认不出便是我们的罪过了,这几日我们早就觉出那假方休的古怪了。”

“你真的是干娘?”北雅收了手中的剑,仍旧一脸诧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事说来话长啊,但归根到底就是我的一念之差,我和那紫姬郡主打了赌,如果我赢了就可以永远摆脱掉她,可如果我失败了恐怕就再也要不回我的肉身了,你们可一定要帮我啊!”我十分悲怆地道。

“原来是这样……那是自然,干娘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太棒了,虽然现在那假方休拥有我的内力,一时半刻却未必会用,相信有你们的帮助,我一定可以早日战胜她的!”

“此事所牵涉太过复杂,还需从长计议,来,大家坐下来便吃饭边商量。”

“好。”

就那样,我们整整商量策划了一夜。

一醉登基之后,由于自己没有母亲,也为了稳定朝局,仍旧尊太子的母亲为太后,却将太子软禁了起来,为此,太后时常同一醉作对,这不,她打着为皇家开枝散叶,绵延子嗣的旗号私自为一醉举办了选秀大典。小青说这是一个好机会,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入宫中了,于是,我这个在妖界生活了一千多年的妖怪也赶了一回人间的潮流。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从前我能够腾云驾雾的时候还没觉得,现在才发觉这道宫墙带给人的压抑感来,但所幸背后还有小瑚、黄尾他们给我做后盾,我才不至于被那些看人下菜碟的婆子太监欺负,千熬万熬终于熬过了初选。

正选那天是个好日子,天空瓦蓝瓦蓝的,没有一丝云彩,我站在秀女群里痴痴地望着天空,等待宣召。就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等下好好表现,你的他来了哦!”是萤草的声音,现在她跟在假方休的身边,假装还未识破她的身份,做她的丫鬟,其实真实的身份是我的细作。

“额……”我的身上惊出一身冷汗,这辈子都没这么紧张过。原本听说他与太后闹矛盾,不打算来参加选秀大典,现在不知为什么又改变了心意。他不在还好,要是落选了我还可以找借口,以后再寻个别的方式接近他,可如果他在我却落选了,此后真的就没有什么脸面出现在他面前了,我的自尊心也不许啊!

“方休!”我忽然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原来是轮到我了,急忙跟随着前面的几个秀女走进去。我们这组一共有四个宫女,排在门口,一个个听候宣召,我排在最后一个。我偷眼打量着前面几个秀女,或丰腴婀娜,或娴静乖巧,或端庄大方,俱是美人胚子。我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别的不说,衣服就没人家的华丽,仍旧是上次爬茱萸山那一身,小青还特意嘱咐我一定要穿这一身,说男人都是有情结的,对衣服也一样。就算一醉看不到,太后也会喜欢的,没有女人喜欢比自己还张扬的女人,她召开选秀的目的就是网罗几个听话的女人供自己差遣,所以你一定要装得清纯无害才好。

唉,做人就是麻烦,不是靠演技就是靠心机,还是做妖精省心,只要法力够强大,谁都不敢欺负你。

我正胡思乱想,忽然见第一个进去的秀女哭着跑了出来,第二个秀女胆子小,受到召唤后吓得几乎不敢进去,结果也哭着跑出来了。第三个秀女“嗤”得一笑:“一群胆小鬼!”然后就自信地进去了,结果出人意料,她跑出来的时候竟比其她两个哭得更厉害!

天啊,这里面究竟是地狱还是妖窟啊!

“方休!”

“在!”

那老太监狠狠给了我一个白眼,莫非我哪里做得不合礼数?不管了,先进去再说。

高高的宝座上,坐着太后、皇后和一醉。看到假方休坐在那里,我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与假方休双目对视的那一刻她明显有些慌张。我微微一笑,然后施施然施礼:“民女君木参见皇上,参加太后、皇后娘娘。”

等了半日,那太后并说免礼平身,我只好继续挺在那里。

“你这姑娘……你可知其她秀女进来这金殿之后没有一个敢直视我们的?”

“我又没跟她们一起进来,我怎么会知道她们是什么样子的?”我小声嘀咕道。

“你在说什么?”太后威严地道。

“哦,民女想说,民女见太后第一面便觉得太后和蔼可亲,所以才敢直视啊。”

“油嘴滑舌……近前让哀家看看。”

“是。”

我走近,看向太后,她眼里明显闪过一丝惊异:“你是何人,为何长着一副紫姬郡主的面孔?”

“回太后,面孔是父母给的,民女并不能自己决定,至于您口里所说的紫姬郡主,民女实在不识。”

“来人,把她押入大牢,仔细审查!”

“慢着!”此刻,一直沉默的一醉突然开了口,“母后,今日是给我举办的选秀大典,她是我的秀女,现在您并无实据便要扣押我的秀女,这实在不妥吧。”

“有何不妥?”假方休忽然开口,凶恶地望向我,“平白无故地,偏长了一副紫姬郡主的面孔,不是妖孽便是来寻仇的!难不成皇上对那紫姬郡主动了感情,如今看见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才会怜香惜玉?”

“方休,你何时变得如此无礼了?她姐姐的错自然该由她姐姐来承担,何苦为难她妹妹呢?”一醉低斥道。

“姐姐,妹妹?”假方休的面色霎时变得古怪,我想她一定是想起了死去的妹妹了吧:“母后,既然皇上已经开了口,您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但这妃子是断断不能让她做的!”

“嗯,就依你的,让她去做宫女,派人严加监视!一旦发现她有不轨的行为,定不饶恕!”

就这样,我成了皇宫里一个小小的宫女。唉,难道这真的都是宿命?一千年了,仍旧没熬出头。不过宫女也好,只要能有机会见到一醉便好。

在太监的带领下,我来到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我抬头一看,上面写着“浣衣局”三个大字,这是什么宫殿?古有西施浣纱,难不成这是个美女聚集的地方?皇宫果然就是皇宫,连宫女都得是美女,这么想着,我心里不由得得意起来。

进了门,我却吃了一惊,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围在木桶边洗衣服!而她们旁边是堆积如山的脏衣服!

“诺,这堆衣服归你。”老太监一斜眼,以目光示意。

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好,我知道,一定是你们的皇后特意派你们来整我对不对?回去告诉她,小女子奉陪到底!”

“你!想不到你一个小小女子,竟然如此猖狂,以后有你好日子过!”老太监气得身子直颤,转身拂袖而去。

哼,不就是洗衣服吗?本姑娘在冰狱里待了一千年,什么困难没经历过,还怕这点小难题吗?

假方休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正安然地躺在一个躺椅上晒太阳,结果一盆冷水下来,我被浇了一个透心凉,我一个激灵站起身来,险些破口大骂:“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让你好好认识认识现在自己的身份。”假方休瞪着眼睛向我逼近,“听好了,我之所以把你留在身边不是为了帮你,而是要把你放在眼皮子底下,掌控你的一切,还有,让你亲眼看着你深爱的男人和我在一起,让你心甘情愿地认输,咱们走着瞧。”

“我是绝对不会认输的!”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跳着脚大喊。

“君木姑娘,不要怪我没提醒过你,这堆衣服你最好今天洗完,明天一早我来验收,要是没洗完的话,大罗菩萨也保不了你。”

我在心里一声冷笑,你怎么知道我洗不完?我之所以还有心情晒太阳,自然是心里已经有了底。

伴随着夜幕的到来,那些藏在黑暗中的角色开始蠢蠢欲动。

大家都去睡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坐在院子里,手指伸进木桶里,里面的水十分冷冽。

“大王,我们来了。”伴随着一个低低的声音,我看见只小小的萤火虫划破夜空。

“小萤,你们来了!”我喜得从椅子上站起身。

“娘亲,还有我们呢!”伴随着一道黄光,一道彩光,黄尾和小瑚也落到地面上。

“虽说你们个个身负法力,可洗衣服恐怕不是你们的强项吧。”我不无担心地道。

“娘亲放心,既然我们已经来了,便是有备而来,您就擎好吧!”

小瑚抬起双手,运了运法力,地上那一堆堆衣服随即排着队向木桶里飞去。

“该我了。”说着,黄尾化作一条蟒蛇钻进木桶里,开始顺时针旋转起来,那庞大的身躯致使木桶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衣服也随之旋转了起来。

天啊,一千年未见黄尾的真身,他已经这么大了啊,而且法力也早已超出了我的想象。

“怎么样,不错吧。”小瑚得意地抱起了肩膀,我不由得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黄尾转了几圈后停了下来,小瑚拍了拍手,复又有无数只乌鸦从四面八方飞来,飞到木桶边,每两个一组,叼起衣服将它晾到架子上去。

此情此景,十分震撼,我禁不住拍手叫好。

洗完了这一桶,小瑚又运起法力,十几个木桶飞了起来,排着队到井里去打水,复又排着队将水倒进木桶里,衣服也飞了进去,黄尾接着辛勤劳作起来。

大家都在辛勤地干着,有条不紊,我将萤草拉到一边。

“小萤,一醉那边怎么样?”

萤草嘻嘻一笑:“大王,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不就是想知道他对这个假方休什么态度,又对你这个真方休有没有什么感觉吗?”

“你这个鬼机灵,哦,我知道了……”我若有所思。

“你知道什么了?”

“你这么善解人意,我不感谢你,只感谢葶苈就是了。”

萤草顿时羞红了脸:“大王,还是别说我的事了,说说我所看到的吧。经过我这几天的观察,我发现那个假方休和皇上的关系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貌合神离’,虽然皇上每日都会过来看假方休,但待的时间都不长,假方休因此很生气,很想和他吵架,可他每次都不给他吵架的机会就走了。”

“嗯,这我就放心了。”

“你放心什么?难道你就不怕皇上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看厌了你的容貌?”

“不会。你不是说了吗?皇上每天都会去看假方休,如果他真的看厌了她的容貌怎么会每天都去呢?他之所以每天都去是因为他不愿意放弃这一段感情,总想着会有所改变,总想着还会有挽回的余地,一发现结果不似自己所想那么美好时,他又会远远地走开,宁愿逃离也不愿破坏那种最初的感觉,这何尝不是一种珍惜的体现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皇上心里还是有大王你的。”

“小萤,最近皇上经常会去哪里?”

“梧桐殿。自从皇上登基之后便住进了启明殿,梧桐殿便空了下来……想不到他还是一个如此念旧的人。”

“没错,就是梧桐殿了。”我喃喃自语。

“什么?”

“小萤,你帮我盯着皇上和假方休,一旦他们吵架了你就告诉我。”

“嗯,好。”

紫姬啊紫姬,知道你败在哪里了吗?你的举止可以装,可你的立场却装不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