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银河系最强机师》

  • 作者:未名我名
  • 主角:张逸峰,高建辉
  • 推荐:99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3 15:23:58

《银河系最强机师》 内容简介

《银河系最强机师》是未名我名笔下的一本二次元网络故事,情节柳暗花明,文笔无懈可击,值得一看。吃完这顿丰盛的午餐,高建辉领着志愿者们去他们休息的地方。莫楠和唐雨则返回那栋小楼,为明天的测试做最后的准备。按照基地“两人成列、三人成行”的规定,志愿者们排着不甚整齐的队列跟在高建辉身后。吃撑了的陆零

《银河系最强机师》 章节试读

吃完这顿丰盛的午餐,高建辉领着志愿者们去他们休息的地方。莫楠和唐雨则返回那栋小楼,为明天的测试做最后的准备。

按照基地“两人成列、三人成行”的规定,志愿者们排着不甚整齐的队列跟在高建辉身后。

吃撑了的陆零速度快不起来落在后面,害的张逸峰不得不跟在他后面,也掉了队。

虽然高建辉什么也没说,但从张逸峰从进会议室到去餐厅吃饭,一直很自觉的跟在队尾坐在最后。

军营里的规矩很多,有些是广而告之、令行禁止的规章制度,有些则不然。所谓不成文的规矩,就是那些虽没有明文规定但最好不要轻易触犯的规矩。

就像军规里说,在公共场合下军衔低的要先向军衔高的敬礼,这样放在明面上的规矩,谁敢公然违反的话,宪兵们分分钟过来找他的麻烦。

就算高建辉没有在会议室批评张逸峰迟到,可后者还是把自己放在犯错受罚的位置上,走路走在众人最后吃饭选最远的位置,这才是懂规矩的表现。

千万别争论什么是你非让我跑老远去停车才迟到的,军营里从不是讲道理的地方。古今中外,莫不如是。

志愿者的队列向驻地行进时,路遇的其他队列都对他们这个军民混合编队投去好奇的目光。

走着走着,竟然有一个满脸痞相的军官尾随队列前进。

这人蓄着一把怪异的粟色山羊胡,穿着一身少见的灰色军装,居然嚣张得朝队列里的美女吹口哨。

领头的高建辉闻声停步,转身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他才咧咧嘴悻悻走了。

“***,‘灰壁虎’的人就是嚣张。”张逸峰不满的冷了一声,小声对好奇的陆零说:“安全部的渣渣,碰到最好躲着走,沾上就是一身的麻烦。”

陆零“嗯”了一声,示意自己领会了对方的好意,多看了一眼那个灰色背影这才跟上队列。

星盟安全部是一个独立机构,主要负责星盟安全事务。

这个神秘的部门权力很大管得很宽,在军中的主要工作是反间谍,自然不会受到军人们的喜爱。

虽然刚才那人穿着灰色军装,实际上却并非星盟现役军人。

星盟安全部的标志,是一只抽象化的鳄鱼侧面形象。据说母星的这种古老物种有个习性,一旦咬住猎物觉不松口。

于是,这帮不讨喜的人经常被戏称成为“壁虎”。混迹于星盟军内部的人员,因为身着灰色制服自然成了“灰壁虎”。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壁虎请喝茶。”这句在星盟军内部流传的顺口溜,很能说明星盟军人和他们的关系。

因为职业的原因,安全部一般不会轻易邀请现役军官“喝茶”。但只要他们以“协助调查”的名义要求某个军官配合,那这个人基本上就完蛋了。

被这个专司反间谍工作的机构抓到把柄,不死也得脱层皮。

志愿者们的驻地在基地东侧区域,待遇很好全都是单人宿舍。这种陈设简单布局紧凑的小套房,据说是仿照战舰舱房建造的。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宿舍里不仅有独立卫生间和完善的洗浴设施,还有张不大的单人床和书桌。

陆零在战争题材电影中见过类似的布局,通常都是军官们的住处。

每个人的宿舍里有两套黑色作训服,是志愿者们这段时间的着装。

小书桌上随意摆放着一台军用AR训练模拟器,不知是每个宿舍的标准配备还是上一个房客留下的。

虽然这模拟器的视觉效果比星战游戏差了八条街不止,只有繁杂的控制界面和线条式的舱外场景,但其真实程度同样甩游戏八条街不止。

这台战机驾驶训练模拟器功能并不多,只有基本操作和地空飞行两个模块的内容,并不涉及陆零最感兴趣的战斗部分。

可即便如此,训练模拟器的真实感还是深深吸引了陆零。

莫楠叮嘱的好好休息被他置若罔闻,高建辉让志愿者们互相多交流的吩咐更是被他忘得一干二净,整个下午的时间都被陆零用在一次次“坠毁”之中了。

没有简化的操作控制界面、没有如影随形的系统提示、更没有无微不至的警告提醒,陆零控制的战机一架接一架的爆炸坠毁。

乐此不疲的陆零,用各种低级失误体验着花式坠机的一千零一种死法。

强烈的饥饿感终于穿透意识屏蔽,在空虚肠胃的助力下不停向大脑传递信息——该吃饭了!

陆零退出训练模拟器,扫了一眼个人助理上的时间,心情顿时变的有些糟糕。

有长期集体生活经验的他很确定,自己已经错过了晚饭时间。

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距离晚餐开始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据陆零所知,按军队的惯例吃饭时间最多半小时。

就算现在赶去食堂,估计连刷锅水都剩不下。

在宿舍里翻找了一下,陆零不得不外出觅食。

因为已经有了授权,个人终端里有了一副不完善的简略地图,虽然诺大的基地里他可以去的地方并不多,但在这座驻军数十万的庞大基地里,大大小小的生活设施很多。

什么体育场、电影院、歌舞剧场、餐厅、健身房、浴室、酒吧各种休闲娱乐场所一个不缺,和一座小城市没什么区别。

从大型综合超市到只出售烟酒的小便利店应有尽有,只不过距离驻地有点远。

下楼出门向导航指示的方向走去,刚走十几步蓦然听到空中有异响。抬头一看,张逸峰的那辆复古飞行车正从空中降落下来。

“嗨!”

张逸峰有些疲惫的跳下车,抬手和陆零打了个招呼。

“你好。”陆零打量了一眼飞行车,“车不错。”

“那当然!”张逸峰神采飞扬的吹嘘道:“高强度复合材料外壳、高功率悬浮增效器、智能矢量喷嘴……”

“除了引擎和主控智脑之外,都是哥自己做的,从设计到组装只用了一周,昨天完成涂装。”

“外形仿的是古董超跑布加迪,2051年的最后一款量产车型。”

陆零看他眉飞色舞的样子有些不耐烦,问了句:“怎么开进来的?”

还在滔滔不绝的张逸峰脸色瞬间垮了下来,有些恼怒的骂道:“靠!一群效率低下的笨蛋!”

“一个简单的临时授权,他N的竟然耗了我整整一下午。”

“哦。”陆零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我去吃饭了,再见。”

“唉,等等。”

张逸峰叫住陆零,上前几步热情的拦住他的肩膀。

“到这个点食堂也没饭了,正好我也没吃。”他呵呵笑道:“走,上车。哥请你吃饭。”

“有个地方的猪排堪称一绝,不吃你就亏了。”

陆零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么自来熟的家伙,给他拉着稀里糊涂上了飞行车。当然,如果张逸峰没说要请客的话,陆零肯定不会跟着走的。

飞行车缓缓升空慢慢飞行,显然张逸峰虽然得到了在基地里飞行的授权,但高度和速度受到很大的限制。

“看你这样子,是家里的独子吧?有时候我真挺羡慕你们……”

和闷葫芦似的陆零相比,张逸峰就要健谈多了,一路上基本上都是他在说话,陆零只是偶尔应和两句。

言谈中,陆零对张逸峰的家庭情况有了初步了解。

虽然对方满嘴都是父亲工作忙、母亲很严厉、姐姐从小就老是吓唬他、俩哥更是变本加厉直接动手……总之家里是这不好那也不好,但是陆零对此却很羡慕。

“你爸在这基地?”陆零突然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嗯、没,他在……”张逸峰顿了顿,“我二哥在这。”

这里毕竟是戒备森严的军事基地,志愿者们的智能助理进来之后就与网络断开了。就连他们的住处,光子网络接口也有重重限制,只能接收却无法发送信息。

虽然参加这次测试有幸住进军营增长了见识,但志愿者们可没有军人身份。别说他们,就算现役军人非战时也不能随意把飞行车开进基地里来,张逸峰又如何能做到这一点。

听张逸峰的言语家里连续几代都是军人,陆零猜测这事他可能是找老子帮忙了。

幸好冷场的时间并不长,“龟速”行驶的飞行车抵达了目的地。

“这地方看着不怎么,酱烤猪排好吃极了。”张逸峰很快就恢复了老样子,“我家老头子上次来吃过一次,回去念叨了好几天。”

从车上下来,张逸峰呵呵笑着指着不远处的灯光说道。

陆零看了一眼,发现他所指的地方并非餐厅而是酒吧。

“快走,晚了就吃不到了。”张逸峰一摆手招呼陆零快走,“听说这里的厨师很有些怪癖,只在晚上做猪排。”

酒吧里没有陆零预想中的重金属风暴,也没有看到醉酒斗殴,中间台子上更不可能有穿着清凉的舞者。

酒吧不算大,正对着门的是吧台,中间散布着几张小桌,三面墙除了卡座就是飞镖游戏区。

或许因为时间还早的缘故,此时酒吧里的酒客还不多。

略有些昏暗的灯光,悠扬悦耳的轻音乐,酒客们三五成群谈笑着。这里和陆零认知中酒吧最大的区别是,他喵的竟然不禁烟!

西墙卡座区有三个老男人,旁若无人的一边抽烟一边喝酒居然无人理睬,我大星盟号称史上最严的禁烟令哪去了?

公共场合吸烟拘留加罚款,等等、我要举报!可是,没网……

要不要上前制止?会不会挨打?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