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师父,我想喝青离酒了》

  • 作者:苍莹文紫
  • 主角:东邪,花王
  • 推荐:11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4 12:12:22

《师父,我想喝青离酒了》 内容简介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师父,我想喝青离酒了》的网络创作,是作者苍莹文紫原创的婚恋作品,网络故事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小说。东邪点点头:“也好。”“那帝君觉得,将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合适呢?”花王觉得这种事还是东邪帝君来决定比较合适,毕竟,是他那边出了问题。“五天后。”东邪说,“你把那些怀疑的对象身份告诉我,我这五天到王宫里转

《师父,我想喝青离酒了》 章节试读

东邪点点头:“也好。”

“那帝君觉得,将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合适呢?”

花王觉得这种事还是东邪帝君来决定比较合适,毕竟,是他那边出了问题。

“五天后。”东邪说,“你把那些怀疑的对象身份告诉我,我这五天到王宫里转悠的时候观察一下。”

花王一面感慨东邪的心细,一面将查出来的人选告诉他:“我一共有四个女儿,其中有一个和圣女比较熟,叫令怜。另一个似乎对你有意思,”他说到这儿的时候,看了一眼东邪的反应。

然而东邪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还有就是圣女身边有一个专门看酒的奴仆,若说起来,她应该是最有机会掉包的。另外,王宫里偶尔会给圣女送一些贡品,有人说,曾经在圣女酿酒的地方见到过其中一个。还有就是我身边的一个婢妾。”他说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明显停顿了一下。

东邪挑眉看过去,发现对面的人正皱着眉头。

想来那应该是他的家事,他也不好多管。便又开口道:“那,可否将这几人平时出现的地方同我说一下。若是可以,这五天的时间够了。”

“我的两个女儿一般在她们自己的宫殿附近待着,偶尔回到附近的一些小花园。那个看酒的奴仆是圣女身边的,至于他经常在什么地方,我想,你问圣女会比较合适。送贡品那些平时无事应该是在厨房忙活。至于那个婢妾……”

东邪打断他:“这些就够了。”

花王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那若是花王没有事,我们就把时间定在五天后?”

“好。”花王郑重点点头,“届时我派人来叫帝君。”

“嗯。”

得到允诺的花王从位置上起身,慢慢退出了屋子。

东邪看着他从门口消失,神色莫辨。

他在那椅子上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又去了自己那屋。

刚推开门,便看见青离坐在床上揉着眼睛。

他快步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

“你刚刚去哪里了?”

青离从手指间的缝隙里看他。

东邪将她揉眼睛的手拿下来:“刚刚花王来找我。我看你正睡着,便也没叫你。”

“换酒那个人找到了?”

“他排除了一些人,还剩下嫌疑最大的五个。想着到时候审问我也一起。”

“哦。”青离点点头。

东邪看她刚睡醒眼神迷蒙,便从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到这的盆子里用手沾了一下。

然后将手掌覆在还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地青离的面颊上。

“啊!”青离惨叫。

她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事实上,她确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她嘴巴张的极大,本应是惊吓造成的,可如今因为双颊几乎被冰冻,她几乎控制不了面部肌肉。

她的手不停地乱扒着,想要将脸从他手掌中缩回来。

然而,东邪丝毫不给她机会。

眼看着另一只手也要覆上来了,青离霎时手忙脚乱。

“别别别,别来了!”

她哭嚎。

东邪笑得特别开心,坚定不移地将那只手放在了青离面上。

“好凉的啊。”

自这只手也拍在青离脸上的那刻起,青离便认命了。

她皱着小眉毛,皱的连眼睛周围都皱了起来,连脸上的皮肤都带着动。

因为东邪的手太凉,所以她整个脸现在都被冻白了。

她神色呆滞,一会儿颤一下一会儿颤一下。

东邪看她清醒得差不多了,将手收回来。

“清醒了?”

他低头看看青离的反应。

青离的小眼珠子跟着他的动作乱转。

嗯,应该是已经清醒了。

“一会儿咱们两个没事,可以出去转转。毕竟都来了好些天了,咱们两个还几乎没怎么下去过。”

他说着,想要走到窗户旁边把拉上的窗帘拉开。

就是这个时候。

青离噌一下从床上站起来,然后快速地将手放在那个盆子里沾了一下。接着,噌噌噌跑到东邪背后,一把抱住他。

“嘶。”

此时背对着青离的东邪丝毫没有想到她还会来这一出。

那只伸进他衣襟里的手到处乱摆着,从肚子到胸膛,冰凉刺骨。

简直了。

他算是知道为什么青离那么抗拒了。

那冷气从那只小手传过来,刺激着他的每一根汗毛。

从皮肤到肺,再到心脏。

是的,他甚至觉得他的整个心脏都被冻住了。

现在换成了青离。

她站在东邪的身后,笑得特别开心。

良久,她才将冷气都散尽的手收回来。

两只手握在一起,放在身前,低头做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然后开始往后退。

一步。

站住。小心翼翼地观察前面那人的反应。

两步。

站住。再观察那人的反应。

然后准备后退第三步的时候,听见那人叹了口气:

“唉。”

东邪没管身后的青离,径自地去拉开了窗帘。

青离看着东邪去拉窗帘的背影,突然慌了起来。

为什么他没理她呢?

她几乎都要哭了。

她满心想的都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东邪……生气了?

她几乎眼睛都快红了。

然后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见那抹高大的身影向她走来。

因着越走越近,她快速低下头去。

眨了几下眼睛,将里头的酸涩压了下去。

扑面而来的黑影在她面前站住。

“唉。”

突然被一个力气抱了满怀。

青离被抱起来的时候还在想,他怎么又叹了一口气?

东邪抱着她坐在床边,她坐在东邪的腿上。

她坐了好一会儿,后面的人都没有反应。

她便小心翼翼地喊了声:“东邪?”

“嘘。”东邪打断她,“别说话,我在想事情。”

“哦。”

青离乖乖坐好。

只要不是生气就好。她想着。

这厢东邪确实是在想事情。

刚刚他去用那盆里的水冰青离的时候,确实没有想到那水会这么凉。甚至凉到,凉到他似乎从来没有触碰到过。

花界怎么会有这么凉的水?

若是这水这么冰,他们神若是全身浸泡进去,定是要费尽千年修为。

而若是人浸泡在里面,定是当场死亡。

因而……他想着,这些冷水,会不会和那坛酒有关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师父,我想喝青离酒了》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