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

  • 作者:冰婶
  • 主角:若音,太后
  • 推荐:80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4 19:06:20

《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 内容简介

经典创作《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冰婶,主线人物若音,太后,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故事,精彩章节节选:若音就站在门外等着,想来是太后在里面有事吧。她觉得,慈仁宫跟永和宫的外形差不多,只是瓦片不一样。永和宫的瓦片是黑色的,慈仁宫这儿的瓦片是描金的。就连那些大红柱子上,都描着金色的花纹。不一会儿,那个带话

《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 章节试读

若音就站在门外等着,想来是太后在里面有事吧。

她觉得,慈仁宫跟永和宫的外形差不多,只是瓦片不一样。

永和宫的瓦片是黑色的,慈仁宫这儿的瓦片是描金的。

就连那些大红柱子上,都描着金色的花纹。

不一会儿,那个带话的丫鬟就把若音迎进去了。

若音一进殿,就见太后穿着一身棕色的旗装,上面绣着凤,她老人家坐在里头的八仙桌旁。

而她边上坐着一个女孩儿,瞧着十来岁的模样。

那女孩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

见到若音后,眼睛便弯的像月牙儿一样,还甜甜地喊了声“四嫂”。

若音从记忆中搜索了一下,原来这个女孩是五公主,是德妃所生,只是自幼在太后膝下抚养。

说起来,也是四爷的亲妹子了。

若音不得不佩服德妃的基因,底下的孩子一个比一个俊。

就拿这个五公主和四爷来说,相貌上都是拔尖的。

当然,七公主和十四阿哥,也长得不俗,只是稍微比四爷和五公主差了点。

若音先是冲五公主笑了笑,然后朝太后行大礼:“给太后请安,太后万福金安。”

太后和颜悦色地看了看她,笑道:“快起来吧,你这孩子,听说你病好了?”

若音起身,由着太后身边的丫鬟扶着她入座,笑着回:“回太后,太医说好了,往后只需好好调理身子就行了。”

“好,那就好。”太后五十来岁了,鬓角已经有些灰白的发丝。

她这个年纪,最喜欢膝下的子子孙孙来看看她了,如今见了若音,只道是孙媳妇来瞧她。

大概是因为身边的五公主和四爷是一脉的,太后瞧着若音也格外的顺心。

便让人赏了一对和田白玉发钗,还有一堆子补品。

若音笑着让人接了后,还说了些客气话。

太后虽没德妃那般催生,但也稍微提了一下。

若音乖巧的应着,约莫坐了半个时辰后,就告辞了。

临离开前,她还和五公主聊了几句,五公主在太后身边长大的,性子聪慧,又活泼,还让若音常来看她。

若音只好笑着应了,这般清雅灵秀的姑娘,实在不好拒绝。

只是她记忆中,五公主跟原主也不是走的那么近呀?

出了宫,若音坐上马车,让李福康把车开到京城街上。

坐在车里,若音深舒一口气,总算是不用顾忌那么多了,心中压抑的感觉也少了些。

她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在宫里会有那么深的压抑感。

大概是她前世自由惯了,一下子被长辈,被宫里那么些条条框框压得喘不过气来。

此时,她多希望四爷不要当皇帝,就当个贝勒爷,或者当个王爷。

这样,她就不用面对宫里那些规矩了。

可转念一想,她不过是妇人之仁罢了。

瞧着四爷整日呆在书房的上进样,就不是个简单的贝勒爷。

这就是不想当皇帝的贝勒爷,不是好四爷吧?

再说了,四爷现在是宠她,她在府里随意点,他能惯着她,可以后的事情呢,谁又说的清楚?

这么想着,若音开始纠结起来,她到底该不该现在就规规矩矩的,回府后也规规矩矩的?

结果思来想去的,若音还是摇摇头,罢了,人生得意需尽欢,等四爷不宠她时,她再规矩吧。

现在借着四爷宠她,还是要可劲撒欢,别浪费了好时光才是。

在府里,她就做自己,进了宫,就夹着尾巴,做个听话的四福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还是很快乐不是?

片刻后,马车在京城驿站停下,若音先是买了一堆零嘴,不管好吃的还是稀奇的。

然后,她去了好几个药店。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谎称嗓子不舒服,一个药店只买两三味药。

且每味药都买一大包,够她吃大半年了。

最后,她还把药包和糕点的纸包放在一块儿。

前世她虽只是个小小护士,但想要弄个避子汤的药方,还是绰绰有余的。

等到她回府的时候,已经黄昏了。

若音回到正院时,就见苏培盛在那等着,苏培盛一见到她,就笑着行礼,“福晋,爷在书房等你。”

“好,正好我买了些点心,一并拿去给四爷尝尝。”若音一手提着一个纸袋,就去了书房,也不让下人代劳。

今儿个她心情好呀,惆怅了那么久的事情,终于被她给办好了!

只要四爷不发现,她这边稳住,就能好好的。

至于给四爷生孩子这件事情,等过了今年,别说生一个孩子,就是十个八个她都愿意生!

到了书房,四爷是真勤奋啊,还在埋头批阅公文呢。

这一次,四爷见她来了,头一抬,就继续埋头苦干了。

若音是一回生二回熟,直接走到了里间。

把在外面买的点心,还有叫花鸡,放在一旁的桌上,然后上前,小声问四爷:“爷,我在外面买了好吃了,要尝尝吗?”

结果四爷头一抬,看了看她,稍微深吸了口气,不答反问:“怎么有股药味?”

这一句话,对于若音来说,相当于五雷轰顶啊,在她心中掀起了不小的动静。

心说难道四爷属狗的,鼻子这么灵啊?她怎么没闻到药味呢?

但她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浅笑,还左右嗅了嗅,无辜地说:“没呀,我怎么没闻到,哦,我知道了,大概是那个叫花鸡,听说是用很多香料做成的,可能其中包括一些药材吧?”

“瞎说。”四爷用豪笔尾部戳了戳她的额头。

”......“若音的心早就被四爷的话揪到了一块。

四爷不上当,一点都不好玩了呀。

可她还得继续装下去,“爷,我没瞎说,当时我买的时候,那小二就是那么说的。”

“那就是你听错了,叫花鸡根本不需要用到药材。”四爷肯定地说,眸子也盯着她,像是探究。

若音被四爷盯得浑身发毛,佯作思考的样子。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