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秘密进行时》

  • 作者:爱上萌面叔叔
  • 主角:夏薇,阳光
  • 推荐:62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5 14:08:55

《秘密进行时》 内容简介

优质作品《秘密进行时》由爱上萌面叔叔新出的婚恋类型的创作,剧情中的光环人物是夏薇,阳光,故事空前绝后,非常耐看。精彩情节试读:‘中岛同学你发什么神经!’最后那同学摸着有点痛的拳头,莫名其妙的看了眼打输他的夏薇月,其实那同学下手也没多重,再怎么样他还是知道自己打的是女生。男同学叹了口气,伸手一把将她拉起,‘没事吧?!’意外的,

《秘密进行时》 章节试读

‘中岛同学你发什么神经!’最后那同学摸着有点痛的拳头,莫名其妙的看了眼打输他的夏薇月,其实那同学下手也没多重,再怎么样他还是知道自己打的是女生。

男同学叹了口气,伸手一把将她拉起,‘没事吧?!’

意外的,夏薇月并没有觉得疼,就是觉得很累,若不是对方将她拉起,她连站起来都显得无力。

“抱歉。”低着头,夏薇月为自己的冲动道歉。

同学将她扶到的座位上,‘我是不知道你怎么,但同学一场,算了!反正我也没打输。’

夏薇月笑了笑,转头看向窗外,外面的人影好像都离自己很远。

那么生田优弥呢?

大概会在更远的地方吧!所以就算有力气站起来,也去不了那里吧!

除了在转学没多久与班上同学打起来的插曲外,奇妙的是,在新学校也有不少人喜欢她,一切都怪那张比一般同年女孩子还要漂亮了那么一点点的脸庞。

后来,有个跟十六岁时的生田一样的高二男生,在她快要毕业时大胆的向她告白,当时的她只是带着无奈的笑容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有些事情我没办法忘记。”

她记得当时自己是这样讲的,而那男孩表情落寞却带着笑容向她挥了挥手跑开,像是早就预测到结果一般。

那个穿着白衬衫的背影,让夏薇月有那麽一瞬,以为自己回到了从前。

许多事情,看得开是好;看不开,终归也要熬过去。

就像,我和你!

命运就是,无论怎样重来,我们依然会义无反顾地相爱和分开。

但这些安排一定有用意。没有人可以回到过去重新开始,

但谁都可以从今日开始,

书写一个截然不同的结局;

只是有些心情,却早已回不来。

生田优弥

追忆,其实是一件既矛盾又痛苦的事情!

因为你必须不断的去回忆、去提醒自己,

那些已消散失去的过往曾经。

我们,终于来到以前憧憬的年纪,却发现,已经有人订婚、有人结婚、有人出国、有人生活顺利、有人坚持梦想、有人碌碌无为。就像是一个分水岭,毕业时的那片蓝天早已消失不见,那个和你在操场边上说着要一起走到未来的人,也早就不知道去向。

看着窗外的天,突然黑了,感觉像我们的青春,突然就没了。

我们的青春,一半灿烂,一半糜烂。

迎面而来的清风吹到河岸上,夹带河水气息的干爽纯净,两个单纯的孩子,傍晚时分,在吹着微风的河堤上玩着烟火,不时笑闹的打成一片,直到夏薇月抓着他,两个人一同倒在草地上。

‘哇!好厉害,好像一条一条散开来的拉面呀。’

躺在场地上,望着一阵阵在天空绽放的烟火,欣赏着自己努力的成果,夏薇月不适情调地蹦出一句无俚头的话语。

“ㄚ头,这是烟火啊!”

面对夏薇月突如其来的话语,生田忍不住扶额,有些傻眼、有些无奈,搞不懂中岛家的ㄚ头那颗天马行空的脑袋都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如此跳跃性的思考。

夏薇月不满的嘟着嘴,看也不看生田一眼,不服气的说:‘可是的确很像啊。’

有些受不了的侧过身看向夏薇月,再看见对方脸上那抹灿烂笑容后,亏损的话到了嘴边又停了下来,目光停留在夏薇月身上,收不回来。

“嗯……。”

此刻的生田忽然觉得,躺在自己身旁这个人,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十六岁的生田优弥就这么静静的、悄悄的凝视着夏薇月的侧脸,映着五颜六色被夏薇月称之为拉面似烟火的光芒,很美。他心想,那大概是他伸手也触摸不到的镜花水月吧!

“ㄚ头,你说我们啊,能到什么时候?”将视线转回到天空,生田横着手肘捅捅夏薇月,双眼盯着烟火。

‘什么什么时候啊?’夏薇月目不转睛的望着天空绽放的烟火,伸了个懒腰,有些摸不着头绪的反问。

“我们啊!”

‘嗯……。’夏薇月从口袋里掏出今早在商店买来的水果糖,扔了一个在嘴里,‘谁知道啊。’

“你果然不够可爱。”

他侧过身子看着不解风情的夏薇月,“这时候不是该说很久很久才应景吗?”

‘优弥啊!’

夏薇月笑着,双眼在烟火照亮的天空下,闪闪发亮,‘收起你的中世纪浪漫观吧!不适合你。’

生田切了一声,坐起身,双手撑在身后,仰着头继续望着天空,若有所思。

‘生气啦?’夏薇月跟着坐起身来,口气倒是一点也不像怕生田会生气的模样。

生田无奈的叹了口气,中岛家这ㄚ头大概是生来克他的,要不为什么自己总是对她感到无能为力,“我要是能生你的气,早就气到蒸发了!”

夏薇月低头嗤嗤的笑,凑近到他耳朵旁,轻声的说了句。

‘生田优弥和中岛夏薇月,永远才好。’

然后他耳根红了又红,转头捏起夏薇月的下巴,微低下头,尝到了水果糖的味道,柠檬口味,有夏天清爽的气息。

生田优弥和中岛夏薇月,永远才好!

后来迷迷糊糊间生田悠悠转醒,眼睛涩涩、鼻子酸酸的,瞇着眼睛转身看着半开的窗帘,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起身将窗帘拉开一点,外面光线照射近来,阳光耀眼的让眼睛睁睁不开来,抬起手遮住自己的眼睛;看着指缝间闪烁着的光芒,突然想起刚才梦里的烟火,在夜晚绽放,把天照亮,像白天一样,什么都能看的清楚、明白。

勉强适应阳光后缓缓放下手,生田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最近怎么老想起年少时光呢?人家不是说老了才会开始回顾重前吗?难道是自己老了?

自从与夏薇月重逢后,无论是醒着,或在梦里,他已经很少想起雨宫纱了。反而是和夏薇月一起度过的日子,那些原以为早被自己埋葬遗忘的青春岁月,一点一滴的慢慢流漏出来。

回想起和雨宫纱交往的那些日子,究竟是什么让自己变的如此不可一世,变的自私到目中无人。

摇了摇头,最近的他似乎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又或者说,和夏薇月在一起时的他,才是最初最原始的模样,看来有些事情,已开始慢慢看看不明、分不清了!

到底,他所追寻的记忆,是与雨宫纱爱的死去活来的过往曾经,还是对夏薇月那种打从心肝肺里喜欢的年少时光?

待在横滨的日子每天都很悠闲,于是闲来无事的早晨,他开始每天习惯性的往《追忆》跑;刚开始时,因为不习惯,所以老是忙出一身汗,不时忙到中午才结束,后来习惯了,也就不那么累人了。

“你平时都这样打理这些花花草草的?”

生田趴在柜台上,指着花店后院的方向,接过夏薇月塞过来的罐装饮料,抹了把头上的汗。他也是开始每天早晨往《追忆》跑后才知道,夏薇月花店里的花全都是自己亲手摘种的,有别于一般市面上的花店都是透过向花农进货,再包装卖出。

‘嗯,要不是你在,就我一个人的话,平时也是像这样一大清早起床,一直忙到快中午才能正常开店。所以说,你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谢啦!’

“谢你个头,我们之间还需要那么客气吗!?况且我闲着也是闲着,找点事做,又能天天和你培养感情,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生田身手揉了揉夏薇月的头,喝了口饮料,对着她温柔的笑着。

‘吃完饭再走吧。’

“不然你打算用完我这个免费劳工后,还不给我顿饭吃吗?”

‘哪敢哪敢,要是亏待了你,少了你这个免费劳工,我不累死才怪。’夏薇月哈哈笑了出来。

“嗯,要狠狠吃你一顿。”

‘是是是,狠狠的。你就慢慢敲诈吧!’

看着与他斗嘴的夏薇月,生田有回到年少时,他们两个一人一句拌着嘴,说着一些现在想来幼稚的要命的话题的错觉。恍然间,好像隐约可以看见他穿着制服,骑着脚踏车,后座载着同样穿这制服的夏薇月,那时青涩的他们,脸上挂着发自内心的灿烂微笑。

虽然落下狠话说要狠狠敲诈夏薇月一顿,但吃的终究还是隔壁卖的拉面。就生田的说法是,都累的半死了,谁还有力气吃狠的,勉强凑合着吃得饱就好。

在等面上桌时,夏薇月拿起手机打了通电话。

‘本田桑吗?你要的花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到被北海道出差,不在东京吗?那我先帮你留着吧!嗯,哪里……,正在吃呢!没有啦,就是一个老情人,你别开我玩笑了本田桑,那你要来拿花时再打电话过来,好,那再见了啊。’夏薇月挂掉电话,看见生田一脸微妙的盯着她。

‘看什么。’

“没什么!就觉得,你这嘴怎么过了那么久还是一样,我想大概永远都不会变了吧!说出来的话总是能比我还要贱。”

不可否认,当他听到夏薇月口中的老情人时,心狠狠抽痛了一下,原来自己只是个与她暧昧不明的老情人,而不是现任交往对象啊!

‘嘿嘿,大概吧!你也知道我从以前就没什么女孩子该有的样子,现在想来这都是被你带坏的。哎!真是遇人不淑。’夏薇月低头玩指甲,嘴边挂着无所谓的笑。

顿了吨,又突然冒了一句话,瞬间将他瞬间击沉。

‘可是优,哪有什么永远。’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霎时四周陷入一片沉寂中。

后来独自走回旅社的路上,看着一个个从自己身旁经过的人事物,想着夏薇月的那句话。

不得不承认,夏薇月这个人,每回不经意说出口的话,总能让他难受上好一阵子,却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话语。

恐怕,造就如今这个依旧保有温柔,却高傲冷漠的生田优弥的人,正是中岛夏薇月。

所有的恋人都希望和那个他在一起的时间是永恒。

但,所谓永恒是什么?

没人知道。

是啊!哪有什么永远呢?!

生田优弥记得很清楚,自己第一次跟夏薇月说喜欢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那时夏薇月还没开始一星期恋人的行为,那时他们根本没有在一起,但当时,所有学生恋人能做的事情,什么牵手、拥抱、亲吻的,他们都做过了。

所以后来当他第一次对夏薇月说我爱你,已经是初中快要毕业,即将升高中的时候了。

像这种有点矫情的话,在认识雨宫纱之前,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关西男子的生田优弥,冲口而出的好像也只有那么一次;当时就像是被什么给指使着,自然而然的,就这么说了出来。

空荡荡昏暗的校舍里,生田捻手捻脚的拉着夏薇月,偷偷摸摸的穿过一间又一间教室,神情骄傲的好像整个学校都在他掌握之中。

‘喂!你说今晚我们回去会不会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夏薇月跟在他的身后,紧张的手心全是汗。

“我也这么觉得,现在几点了?”

‘大概10点了吧!电视剧都开始了。’

“真是的,这时候还在意电视剧。”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