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撩上男神:爱上美味的你》

  • 作者:秋如意
  • 主角:毕文菲,陈子墨
  • 推荐:97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6 10:06:27

《撩上男神:爱上美味的你》 内容简介

优质作品《撩上男神:爱上美味的你》是秋如意笔下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作品,主人翁毕文菲,陈子墨,书中主要讲述:天没亮,陶小朵坐上威尔斯准备的车,去金冠大厦熬粥。她和同学的租屋,厨房极小,且还不太卫生,也没有完备的厨具。向凌睿的厨房,可以说是所有渴望有个家的女孩子心目中,最完美的大厨房了。就像很多美剧里的那种,

《撩上男神:爱上美味的你》 章节试读

天没亮,陶小朵坐上威尔斯准备的车,去金冠大厦熬粥。

她和同学的租屋,厨房极小,且还不太卫生,也没有完备的厨具。向凌睿的厨房,可以说是所有渴望有个家的女孩子心目中,最完美的大厨房了。

就像很多美剧里的那种,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梳理台,大得可以在上面跳舞,做菜的时候,可以随便往上面堆各种食材。各式各样市面最新最流行的灶具,围绕在四周,燃气灶,陶晶炉,微波炉,嵌入式烤箱。

她之前为了做烤鸡翅,提了一句空气炸锅,第二天就被威尔斯买回来放在一边了。

在这样的厨房里做东西,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自打上一次恋情结束,她就发过誓不会再为男人洗手做羹汤了。

果然,FLAG是不能立的,立了必然被打破。

向凌睿嘴巴不是一般的叼,昨天一整日她请假在疗养院里陪他,算是领教到他生病后的臭脾气了。

医院送来的东西,他只挑了一两筷子,就皱着眉头,叫人扔掉。

威尔斯派人送来的大餐,他居然连看也没看,倒头就睡,一脸的“你们送这些东西是要毒死我”的表情。

她很想牵他的鼻子,骂他一顿。可看他苍白的病娇脸,又吞下了。

好吧,颜值即是正义。看在他病了还是那么帅,那么惹人怜爱的份儿上,她决定怜香惜玉一把。谁叫她头晚吃了他让某人买来的那么多种粥,据某人说花了重金,差点儿把少爷的金脸皮都帖给大厨师了。

威尔斯说他很痛,为了身体着想,他忍着,不让医生给打止痛针,时不时地发病,经常是整天滴米未进,跟得厌食症似的。

“以前少爷没这么瘦的,自从三年前……”

说着吧,老管家就开始揩眼角,陶小朵虽然很想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忙安慰。

然后,这话题就被那只爱插花的小黑哥打断了。

小黑哥是她给陈子墨取的雅号儿,他非说是歪号儿。

陈子墨颇为兴灾乐祸地说,“这还用说。阿睿以前那身材啊,跟这杂志上的健美男模一样漂亮性感。啧啧,每次咱们上迈阿密海边冲浪,那些洋妞儿就跟鲨鱼见了美人鱼似地往上扑。就是中国超级男模那身板儿,也不比咱家阿睿好看。”

他手上端着本《男人帮》最新刊,朝我舞了舞。

上面那抹着黄油的健美先生,肌肉一块是一块,直落到髋骨以下,白色弹力平角小绵酷,还被一只毛绒绒的手给扒开了好大一截,故意露出一点小毛毛儿,叫一个撩人。哦不,简直就是玩火。

唔!她听见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一接上陈子墨那色眯眯表情,立马端正,横了他一眼。

回头就对一脸伤心的老管家拍胸脯,下军令状,“威尔斯,你别难过,我回去给他熬家传美味鱼粥,保准他吃下一大锅去。”

于是,便有了她如今的起早贪黑。

鱼粥稀饭,他是满爱吃的。医生也说对他身体有好处,营养丰富,不会过敏。不过天天吃,也会腻味。她在网上又查了很多资料,问了医生,再根据和他一起用餐近两个月的观察所得,今天她打算做乌鸡白凤粥,白凤即鸽子,特别适合长期体虚、病弱者。

正当她哼着小曲儿,享受经典厨房的完美功能时,一抬头,看到光可鉴人的瓷砖上,多出一人影儿来。

“啊——”

吓了一跳,手上的鸽肉掉进池里。

“对不起,吓到你了。”

“毕小姐,你……是来帮向凌睿拿资料?”

好勤奋的助理,才六点半耶!

她笑笑,不搭话。

今天的毕文菲小姐穿得比上次更职业化,一身高级灰小套裙,身段当真是前凸后翘,360度无死角。大波浪长发整齐束在脑后,打了发腊全服服帖帖。黯金的眼影,立体的五官。精致,高雅,无可挑剔。

朝陶小朵看来的眼神里,带着一种非洲草原肉食动物般的攻击性。

陶小朵像是完全没看到,回头捞起鸽子肉,看看头晚发好的米,很满意,这用水泡过的小米煮出来的粥会更软糯好吃。他现在病中厌食,肠胃也受折磨,喝小米粥最是养人。不过,里面的枸杞必须在熬好粥之后,全部挑出来。哎,少爷就是有这么挑剔。

“似乎仅是好朋友,做这些,太过了吧?”

毕文菲一开口,就咄咄逼人。

“我们现在是死党了。小黑也天天去看他!”

“小黑?”

“陈子墨。”

毕文菲笑了两声,轻飘飘的。

“那不一样,你知道他们俩什么关系?”

陶小朵看她一眼,“难道是同性恋?难怪……”

毕文菲脸色立马一拉,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不是。阿睿女人缘非常好,他和子墨是发小,是真正的死党。”

她加重了“真正”两字,好像要从陶小朵这里抢走什么似的。

“哦,死党的死党,也是死党了。”

“陶小朵,我没跟你开玩笑。”

唉,跟向凌睿果然是一家的,都开不起玩笑,没劲儿。

“对不起。”

“陶小朵,你根本不了解阿睿。”

“嗯,你说得对。”陶小朵从来不否认这一点,她好像就从来没有了解过任何一个,曾经伤害过她的男人。

“我、阿睿和子墨,都是一起长大的发小。他的事,我们比谁都清楚。”

“嗯,令人羡慕。”这可是大实话。

“陶小朵,你是个好姑娘。做为过来人,我想劝你几句,你和阿睿并不适合做朋友,你们俩差距太大。他现在只是一时新鲜,等他回欧洲后,就不可能再回来了。你为他做这些事,也没用,到时候伤心的还是你自己。我认识他快三十年了,最清楚。以前那些大明星模特艺人,还有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甚至英皇家的几位公主……”

毕文菲侃侃而谈,有条不紊,例证,对比,说明,无一不俱。透露出的信息,已经显示出向凌睿的确是座大、冰、山。

陶小朵很认真地垛鸽子肉,一边瞧着祸里烧的水,一边琢磨着今天小菜做什么好。

毕文菲的竞争演讲终于说完,等着回应。陶小朵半晌没回应,她有些急躁地上前,直接攘了陶小朵一把。

陶小朵没想到这人动嘴不够,竟然还动起手来了。她正在别鸽子内里的骨头,手一滑,刀峰擦过,哐啷一声掉进水槽里,血水一下子糊在了菜板上。她赶紧举起手,就怕污了一菜板的鸽子肉。

他爷爷的!她最近是犯太岁,又遇血光之灾啊,周末得去庙里烧高香拜拜了。

毕文菲没想到反应会这么大,看到血时,也吓到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陶小朵的脸也拉了下去,目光冷森森地盯着毕文菲的手足无措,半晌都没说一句话。

毕文菲被盯得有些不自在,背心都发虚汗了,又道了两句歉。

陶小朵没啥情绪,“没关系,小伤。”

她颇为熟练地找到向凌睿家的医务盒子,喷上云南白药,帖上创口帖,回头继续垛鸽子肉。

砰,砰,砰!

力道大,速度快,看得毕文菲僵在原地,半晌没敢说话。

默了一会儿,她又锲而不舍地问,“陶小朵,你明白吗?”

“明白。”

“明白就好,我真不愿看到你这么好的女孩子,再为他掉眼泪,你值得更好的男人。”

“谢谢。”

“那等这阵儿他病好了,你就辞职离开这里吧!我可以托朋友,帮你介绍一份比这里更好更优渥的工作。你年纪也不小了,我的人脉也很广,到时候要介绍……”

陶小朵冷笑,她这是大难之后必有大福么,毕大小姐还当起媒婆,要给她介绍社会菁英,年薪百万,有房多套。

“毕小姐,我和向凌睿只是朋友关系,我不知道他有多了不起,如果他惹我不开心,我随时可以放手走开,没人能拦我。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了。对我来说,他跟别的男人没什么不同。”

“你知道他的身份吗?”

“一般朋友交往,有必须调查他祖宗十八代吗?”

毕文菲看着陶小朵,金瞳中酝酿的风暴终于释放。

她扬起唇角,“陶小姐,如果我告诉你,阿睿他是有妻室的人,你还要送这顿饭吗?”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