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无限之至尊巫师》

  • 作者:无境界
  • 主角:巫师,斯坦利
  • 推荐:20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7 10:52:03

《无限之至尊巫师》 内容简介

传奇人物叫巫师,斯坦利的创作是《无限之至尊巫师》,它是作者无境界执笔的一本奇幻故事,小说剧情回顾:凯瑟琳并不怕吃苦。刚逃亡那会儿,她真是没少吃苦。凯恩太小尚未觉醒力量。斯坦利是个蠢货兼自私鬼,只紧着自己。两人也没有逃亡的经验,那真是惶惶丧家犬的日子。熬过那段艰辛日子的她,完全不似一般纯血巫师家庭出

《无限之至尊巫师》 章节试读

凯瑟琳并不怕吃苦。

刚逃亡那会儿,她真是没少吃苦。

凯恩太小尚未觉醒力量。

斯坦利是个蠢货兼自私鬼,只紧着自己。

两人也没有逃亡的经验,那真是惶惶丧家犬的日子。

熬过那段艰辛日子的她,完全不似一般纯血巫师家庭出身的巫师般娇贵,而是像野草般粗韧坚强。

她现在主要是替凯恩不值。

“我儿子是大巫转世,魔力血脉与前世才学同时觉醒。生来就能完美掌控魔力,从无魔力暴动之说。”

“三岁完成对方利家族和沙菲克家族秘传魔典的重新编写。”

“四岁博览群书,以龙皮为封面,龙骨为框架,打造魔法宝具《巫师千法书》。”

“五岁时已经是魔药大师,发明药剂超过四十种。甚至有惊世骇俗的血脉强化药剂。”

“六岁后无杖施法,独有的黑暗系魔法永眠之触,抬手就能令长老级吸血鬼灰飞烟灭。”

“明明是俯瞰众生的强者,却因时局家世拖累,不得不低调行事,委屈自己,真的是不甘心!”

作为母亲,凯瑟琳早就想向整个世界炫耀自家儿子的空前绝后。

她有些等不及了,她的心思,她的愿望,她的城府,真的不能跟凯恩比。

凯恩注意到了这一点,在他的顺势而为,刻意操作下,将凯瑟琳调教成脑残粉,正是因为如此,凯瑟琳才成为了一个合格的演员。

听的进话,并且能一丝不苟的执行。这已经不容易,更何况发令方是个孩子。

没错,他的心理年纪并不小,但以貌取人是人类的天性。

所以即便他已经一次次用正确和成功证明自己的能力,仍旧是觉得必须用上魔法技艺,来强化凯瑟琳。

否则,凯瑟琳就会像逃亡路上他遭遇的那些追杀者般,总是不愿意相信他才是沙菲克一家中最危险、最强大的那个。

他的瘦小、他的病弱,都会让凯瑟琳母爱泛滥,从觉得他需要呵护开始,认为他不行,至少某些方面不行。

没用,很多时候讲道理没用,听不进去,即使听进去了,也不代表能做到。

而他不但需要凯瑟琳做到,还得做好。

凯恩走过去为凯瑟琳紧了紧身上的貂皮衣。

那是很老气的一件皮草,哪怕是在巫师界,也只有那种半疯半傻的,不修边幅的巫婆才会穿,但它是保暖的。

隆冬季节,外面大雪飘飞,尤其是在这种山庄大屋中,即便是白日,也很是能感受到一种冷肃幽寂的气氛。

凯瑟琳很满足于这种爱意的体现。

在这个家里,在两人之间,她才是那个时不时撒个娇,讨取宠爱和关注的角色。像个没太多主见,需要依靠的小女生。

这与她的本性其实相去不远。

别人都以为,经历了数年流离失所的逃亡生活,她应该已经彻底被磨砺成了一头成熟的雌狮。

其实并没有,至少在某几个方面,比如她的心还有很柔软的一面。

这是凯恩一手促成的,不仅在逃亡期间挑起了生存和保护的重担,还不断地对凯瑟琳施法,完成精神诱导。

一千零一夜,凯瑟琳并不知道所谓的舒缓情绪的治疗魔法,其本质更接近这个世界三大不可饶恕咒中的夺魂咒。

夺魂咒具体分为诱导、篡改、操控三个部分。

凯恩通过自身的施法体系,将之细化以及精准化,分成引、迷、控三个法术。

他前世就是精神操控的大师,否则铁血虫群根本玩不转。

对夺魂咒的技术拆解和化为己用,更是让他如虎添翼。

斯坦利是实验者1号,凯瑟琳是2号。许多的追杀者,则是编号都没有的炮灰实验者。光是为了提升施法熟练度,就有至少七十条生命死在了这个系列的法术之下。

他的许多成果(尤其是高效率提升的)都是人命堆砌起来的,轮回者出身的他,对此已经非常习惯。

1号和2号的实验都成功了,差别在于1号的灵魂和肉体都有损害,而凯瑟琳的后遗症,轻微到只需要两三年就能恢复。

所以,凯瑟琳憔悴的面貌、包括那略显扎眼的几绺白发,其实是频繁被施法的后遗症。而人们却自作聪明的相信是长期颠沛流离、朝不保夕所致。

“来,让妈妈抱一会儿。”

凯恩心说:“我有什么好抱的,瘦的像把干柴。”

但他还是满足了凯瑟琳的愿望。

看起来是母亲担心心疼儿子的单薄和瘦弱,实则是女人需要一个有力的支撑。

在这大雪飘飞的日子,在这森冷而幽寂的破败大屋中,孤独感会疯狂的吞噬心灵,凯瑟琳需要慰藉和倚靠,哪怕她三招两式就能让十个大汉当场惨死。

搂着凯恩,凯瑟琳轻轻的摇着,发出舒服的呻吟声,仿佛凯恩是个大号的暖宝。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有朝一日,巫师界那些最富有的,最有权势的,见到我都将只能艳羡仰视。”

“是,这不是安慰,这是承诺,就在不远的未来。”

“我从来都不怀疑这个。”凯瑟琳亲吻着儿子的头顶。“我更希望你能站在高高的舞台上,被众人仰望,而我在众人之前为你鼓掌。”

“放心,我虽然代表黑暗的意志,却并不介意站在阳光下。这种事,水到自然渠成。”

“嗯,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不希望你太委屈自己。”凯瑟琳轻轻的摇着,快把自己摇睡着了。

冷家暖被窝,这种时时刻刻都有鲜明对比的感觉其实很不错。

而凯恩意识到原来凯瑟琳是替自己抱不平,觉得委屈可怜。他有点啼笑皆非。

强者可不需要这样的怜悯。

当然,这份心意,他同样要领情。凯瑟琳并未被他调教成傀儡。爱与不爱,仍旧是发乎于心的,在这方面,不存在狂信这个概念。

略一思考后,他还是决定简单的解释一下:“委屈?从没有有过,这只不过是为了更好的达成目的的必然过程。况且我的志向从不在于让别人认识到我是人生赢家。我的理想,是普通人的梦想。”

“嗯嗯,志向高远,想常人所不敢想,我就喜欢我家小凯恩这一点,很有气势,很男人!”凯瑟琳说着,愈发的搂的紧了。

“呃……”被如此熊抱,凯恩感觉自己男人的尊严受损了。

从这个角度说,调教也是有后遗症的。

凯瑟琳对他颇有那么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宠溺。

他都过了六周岁生日了,仍旧没能分床自己睡。

尽管他的身体孱弱,尤其是这样寒冷的冬日,熟睡后体温下降,没有外来的热源,会把自己冻醒,而且凯瑟琳体态丰腴,皮肤细腻,怀抱温暖舒服,但还是会觉得很没面子。

实在是凯瑟琳在这件事上太过坚持,为此还哭了几回鼻子,扯了堆儿大不由娘的感性理论,他又考虑到凯瑟琳心灵上有抱团取暖的需要,才男纲不振至今。

凯瑟琳窝在陈旧的沙发里,而凯恩则被她揽在怀中轻摇,不觉间眼皮发沉,睡了过去。

凯瑟琳拉过羊毛被单,盖住两人的腿脚,心疼的看着怀中的儿子,又轻轻的吻了吻他的头发。

凯恩咳嗽的愈发厉害了。一股冰冷的空气都能令其咳的面红耳赤,并且总是手脚冰凉,经常性失眠,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恨不得以身替代。

她的儿子还是个工作狂,一旦做什么,经常废寝忘食。而她能为儿子做的事之一,就是想办法让凯恩多一点休息时间。

凯恩醒来时,发现天已经黑了,而且他睡觉时流口水了,将凯瑟琳的胸衣都濡湿了一片,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起身下地,活动了一番身体,跟凯瑟琳一起做晚饭。

饭后小憩结束,在睡觉之前,他还能工作好几个小时。

起步艰辛,他又得做技术员,又得做工程师,还得当苦力,像选料这种定下规矩,有一定基础知识就能胜任的工作,也得亲力亲为。

天气寒冷,但为了便于工作,他穿的并不厚实,这都是他的选择,做大事惜身,那是反面教材,他也永不会放弃劳动的权力……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无限之至尊巫师》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