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那个药仙很嚣张》

  • 作者:明天成神
  • 主角:连竹,九尾狐
  • 推荐:92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8 08:13:14

《那个药仙很嚣张》 内容简介

《那个药仙很嚣张》是明天成神最新写的一本婚恋佳作,剧情震古烁今,文笔拍案叫绝,值得一看。《那个药仙很嚣张》精彩片段试读 寻北北再三考虑之后,还是决定掉头回去,向那个男人示弱。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仙障既然是风荼设下的,那她对着仙障所做的每一件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仙障的主人所悉知。只要她说得动风荼,那就很有可能拿

《那个药仙很嚣张》 章节试读

寻北北再三考虑之后,还是决定掉头回去,向那个男人示弱。

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

仙障既然是风荼设下的,那她对着仙障所做的每一件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仙障的主人所悉知。

只要她说得动风荼,那就很有可能拿回姻缘线。

可惜她还是太低估风荼了。

他不仅面冷,而且心更冷,无论她怎么费尽心力讨好他,他也没有半分要露面的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寻北北终于耐心尽失,她沉默不语地盯了仙障半响,然后十分决然地掉头走人。

她方才忽然想起了一句话,风荼曾在祭天宴上说过的话。

‘聒噪。’

那清冷的话音言犹在耳,却提醒了她。

他既然讨厌吵闹,那自己的多言只会适得其反,倒不如先回去,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连竹一边跟着她的步伐,一边仰头问:“我们不找啦?”

“找。”

寻北北面色沉着地说:“但不是现在。”

说完,她便一把捞起腿短的小狐狸,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个令人抓狂的地方!

连竹跟了寻北北这么久,自是十分了解她的脾性。

她每每表露出这副沉稳的样子,便是要干正经事的时候了,不是有人要遭殃,就是她在策划什么计谋。

可惜两人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离开荼神殿的下一刻,一个身穿烟紫长裙的女人便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药石山的主人?”

南妱眯了眯冷眼,若有所思地回头看了一眼荼神殿的仙障,忽然笑了。

“又是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

说完这句话,紫衣女子便冷着脸拂袖离去,那倨傲到极点的背影,让人不寒而栗!

……

落日时分。

耀眼的夕阳正挂山头,衬得瓮山上的那棵桃花树娇艳无比。

就在这时,那棵花色娇嫩的桃花树忽然幻化成人,赤着白稚的双脚,步伐轻盈地朝山下的茅草屋跑去。

身影掠过之处,皆是桃花的芬芳,甚至还有若隐若现的花瓣在空中飞舞。

桃恣第一眼瞧见那人时,便异常欣喜地扑了过去!

“北北,你可算来看我了!”

满身桃花香味的少女扑腾着脚丫子,就这么死死地挂在寻北北身上,一边还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她怀中的小狐狸。

连竹连忙左躲右躲,却还是逃不过少女的魔爪,只能委屈巴巴地挥爪,冲少女怒吼:“再摸就秃啦!”

本来就在掉毛的季节,还这么折腾他的狐狸毛,委实可恨!

“略略略。”

桃恣做了一个鬼脸,还未等狐狸炸毛,便扭头对身边的白衣少女说:“北北,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平日里来瓮山,都是一脸没心没肺的笑,今儿个的脸色怎么难看成这样?

“别提了。”

寻北北有气无力地坐了下来,将小狐狸往石桌上一放,便瘫坐在凉椅上哀叹:“还不是那个风荼,说什么也不肯让我进去找姻缘线,我就差跪下来求他了!”

“姻缘线?”

桃恣怔了一下,与瓮老相识了一眼,继续追问道:“莫非月老说的是真的,你当真将姻缘线绑在了神尊大人的手上?”

这可真是千古奇闻啊,还没人有那个胆子敢这么做!

“可惜啊,没绑成。”

寻北北无奈地摊了摊手,然后一脸郁闷地杵着下巴,费解地说:“我真是纳了闷了,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居然用仙障对付我?”

这偌大的仙界,就连天帝都不曾在他的太极宫设下过仙障!

可偏偏那个磨死人的神尊大人却特立独行,在荼神殿外设下了仙障也就罢了,居然还无视她?

也不知她的姻缘线,现在身在何处啊……

寻北北长叹了一声,抬头望着天边的夕阳,心中有着数不尽的悲凉和愤慨。

自己当初真是脑子抽了,才会想着去招惹那个空有一身漂亮皮囊的家伙!

如今赔了夫人又折兵,怎么想怎么亏!

“所以……”

桃恣好奇地扶着下巴,“只要见他一面,就可以了吗?”

此话一出,原本消沉不已的寻北北顿时眼前一亮,连忙抬头追问道:“好桃子,你有办法?”

“当然。”

桃恣得意地抬了抬下巴,对着两仙一狐侃侃而谈道:“前不久……你还在闭关渡劫时,南玄神尊便降服了一个企图扰乱仙界的大魔头,好像是魔帝麾下的四大魔君之一,名唤……”

说到此处,她顿了一下,不由将求助的目光放在瓮老身上。

“瓮老,那个大魔头叫什么来着?”她一时忘却了。

“山海氏。”

瓮老悠哉悠哉地啃着瓜子,解释道:“四大魔君有姓无名,毕竟魔本就是超脱三界之外的不死物,若不是因为魔族势力日渐庞大,也不会逼得妖族投靠仙界。”

所以如今只有人、仙、魔三界,并无妖界。

“这个我听师元神尊说起过。”

寻北北兴致勃勃地坐了起来,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连竹:“若是妖界还在的话,你们青丘可以算是妖族中的王族了吧?”

九尾狐一族的盛名,就连仙界都有所忌惮。

“不一定。”

连竹摇了摇狐狸脑袋,“九尾狐一族的血脉,真正称得上是无上尊贵的,只有连氏与涂山氏。”

而他的爹娘,正巧将这两者都占了个遍。

仔细想想,或许父亲连舜与母亲涂山澜的联姻,可以算得上是万众所归的结果。

毕竟在老一辈人的眼里,只有这样,妖族才能维持他们的风光,不至于没落到……在仙界没有任何话语权。

只可惜自己的出生,注定会让那些满心期待的人失望而归。

他空有一身无比尊贵的血脉,却从不专心修炼,对族中大事也一点儿都不上心。

也许正是因为这懒散的性子,兜兜转转了两万年,最后才会被他的母亲送到了北北姐的跟前。

“天哪!”

寻北北一脸震惊地捧着脑袋,抓狂道:“澜夫人居然把如此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万一被我搞砸了,没把你教成才怎么办?”

一想到自己若是有负众望,便唯恐会被成千上万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她寻北北勤奋是勤奋,但是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教狐狸修炼啊,更何况还是个连师元神尊都搞不定的懒狐狸……

想到这里,寻北北不由将欲哭无泪地目光放在某只小狐狸身上,正要开口勉励他一句,便看见这厮懒洋洋地背过身去,继续合眼小酣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