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残酒桃花凉》

  • 作者:大牙的虫虫
  • 主角:司鲤青,司剑
  • 推荐:89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17 08:22:02

《残酒桃花凉》 内容简介

《残酒桃花凉》是大牙的虫虫最新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新书,故事百看不厌,文笔成熟,书单必备。几人趁着月色饮酒作乐,闹到后半夜才各自回房。“公子可是有什么打算?”小微此时的包子脸上少了几分笑意。“这些年东方月胧在京都都太安静了,不好。”东方月胧笑着捏了捏小微的包子脸。“公子让我们跟着吧,我鼻子

《残酒桃花凉》 章节试读

几人趁着月色饮酒作乐,闹到后半夜才各自回房。

“公子可是有什么打算?”小微此时的包子脸上少了几分笑意。

“这些年东方月胧在京都都太安静了,不好。”东方月胧笑着捏了捏小微的包子脸。

“公子让我们跟着吧,我鼻子好使。”小微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拉住公子的袖子。

“不用,那里没人敢动我,倒是青颜……今日惹怒了恭亲王他没有南竹那么好说话,到七绝楼等我。”东方月胧叹了口气。

“是。”小微只能点头应下。

京城可就热闹了许多,身着盔甲的士兵将灯火通明的花楼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醉生梦死的各路贵人,酒醒了大半被请了出去。

长相略显阴柔的男子站在大厅手中的长鞭一挥,抽在地上发出惊悚的脆响。

“大人……这是做什么?”老鸨面色一僵,长鞭抽在她的脚边。

“搜!”男子一声令下,士兵上楼搜查。

老鸨看向戴着兜帽的人,心中一颤。

东方月胧看够了热闹才回到珑音阁,珑音阁装饰素雅多是飘荡的软色轻纱。水晶串成的帘子伴着风摇晃着,碰撞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刚推门而入床榻上的女子挽起轻纱来到东方月胧的身边,门被无声合上。

“奴婢听到些动静,小姐可是想做什么?”涟衣恢复了本来声色。

“取而代之”东方月胧轻语,任由涟衣将她脸上的伪装擦去。

铜镜中的人依旧明媚皓齿,上挑的眼角为她添了几分艳丽。终究恢复了最初模样,回到了这里。

一大早穿戴整齐的东方月胧带着小丫头甜心扣开将军府的大门。

“月胧见过司叔叔。”东方月胧还披着外袍上前,对坐主位上的人一礼。

“月胧都长那么大了,快过来让叔叔瞧瞧。”司敛如装了一会儿便坐不住了,拉着身姿窈窕的人打量。

近十年未见,胖丫头都长成大美人了。

“月胧那么漂亮的难怪你爹把你藏着。”司剑如叹了口气,也挺理解东方世秋的。

自古红颜多薄命,月胧生得如此绝色不出事才怪。自家的破小子扔军队里就不用怎么管了,感慨。

“司叔叔叹什么气?月胧可不是任人拿捏的人。”东方月胧悄然一笑,读懂了他眸中的担忧。

解下外袍露出腰间的蛇皮长鞭。

“呃……”司剑如语塞,觉着自己被这丫头摆了一道。想起她幼时的模样,就有些头疼。

“那几日身子不大爽,让鲤青哥哥吃了吗闭门羹,今天可要好好叙叙旧。”东方月胧将长鞭拿在手中,在司剑如的注目下踏着莲步姿态万千地走了。

司剑如有些为自家儿子担心,他沙场历练过应该不会再被……

嘭,一声房门被踹开。

守在一旁的侍女吓得不轻,甜心冲那侍女抱歉一笑。

而房内持书的手一抖,抬头看到了笑魇如花的美人。这美人身上渡了一层暖光,美好得如一副画。如果不是她周身的气场太过熟悉,如果不是她手上的蛇皮长鞭……他一定以为是仙女下凡。

“你……找谁?”司鲤青起身,不觉后退。

“鲤青哥哥,不记得月胧了吗?”东方月胧一甩长鞭,脆响冲击着司鲤青的耳膜。

瞬间让他想起自己黑暗的童年。

小时候司鲤青身体偏瘦弱,而被东方世秋捧在手心里的东方月胧则被养的白白胖胖,远远地看去像年画里的女童。

那时父亲与东方叔叔在房内谈事,让他去找月胧妹妹玩。

在没见到月胧之前他以为她一定是个娇小可爱的女娃娃,见到本人后发现她长得比自己还高一头,吃得像个球。

那时东方月胧正坐在秋千上荡着,欢快得像只鸟。他上前想推一下她,却发现自己的力气有点小。于是牟足了劲推了一下。

结果……结果没抓稳的人便真像球一样飞了出去,还翻滚了几下才停下来。

司鲤青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手,还未来得及道歉便被她恶狠狠地抓住……坐到了屁股下面……

渐渐地司鲤青发现这小胖子不是个好东西,两面三刀,特别会装。

于是他发誓要与邪恶抗争到底,结果嘛以司鲤青被东方月胧体重碾压求饶落幕。

“月胧?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司鲤青看着现在的东方月胧,她高挑清瘦不用怕她再压自己了。

呸,想什么呢?她一个未出阁的女人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想着便来了底气,抽出放在一侧的长剑指着来人。

“你不是要装大家闺秀吗?装不下去了吧?”

“哎,本来是想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可你都这样说了我还真就不想做了,爱谁谁。”东方月胧嘴角上挑,挂着惯有的嘲弄。

“呸,你就是装不下去了!新账旧账一起算。”司鲤青,当着她的面也不管什么礼仪风范了。

“好呀,一起算算。”东方月胧收了长鞭退到院子里。

司鲤青手执长剑不敢大意,要知道他面前的人可不是普通人。而是能让东方世秋都束手无策的东方月胧。

东方月胧灿烂一笑,长鞭舞得生风。

手持长剑的司鲤青不停躲闪,站在远处的甜心负责清场看热闹。

“小姐,加油^0^~!”

司鲤青很快便看懂东方月胧舞鞭的节奏,止步翻身拽住鞭尾。

“有长进嘛~”东方月胧扯住,长鞭在两人手中绷紧成一条直线。

东方月胧眸光流转向上一扯近身扫向他的下盘,司鲤青躲过猛地一扯东方月胧步履似乎不稳。

两人较量几乎是不分上下,让司鲤青暗暗吃惊出手更加凌厉迅速。东方月胧适时松手,将庭院中的花盆踢了过去。司鲤青躲过,却发现那人已在上方。

俯身挥鞭缠住东方月胧的一只脚,东方月胧一时挣不开便被甩了出去。

“司叔叔,鲤青哥哥欺负人!月胧再也不招人烦òᆺó了~”落入外围司剑如怀里的东方月胧就要哭鼻子。

“误会……误会……”司鲤青脑门冒汗,指挥千军万马都没那么累。

“月胧再也不招人烦òᆺó了~”东方月胧从司剑如怀中跳出,小跑着离开。

甜心一脸委屈紧跟而上。

“司鲤青……你气死我呀……”司剑如看着一脸蒙圈的儿子。

“我怎么了?”司鲤青丢掉长鞭,没发现那人。她就这么走了?

“你是男子汉,让让她怎么了?”司剑如一脸无奈,他还想着撮合两人的。这都什么事!

“小时候也没见她让过我。”司鲤青大仇得报,没有注意到父亲的小心思。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残酒桃花凉》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