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归无觅处》

  • 作者:无语凝心
  • 主角:赫连惜,玉佩
  • 推荐:48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17 08:22:12

《归无觅处》 内容简介

《归无觅处》作者:无语凝心,仙侠奇缘类型网络故事,主人公:赫连惜,玉佩,本创作精彩内容:赫连惜接过了玉佩,翻过来翻过去地看着,除了发现这枚玉佩看起来特别不俗之外,并未有其他异常的地方。南宫安乐道:“听母后说,这是你娘亲的东西,母后临终前再三交待我,一定要找到你,亲手把玉佩交给你。母后还说

《归无觅处》 章节试读

赫连惜接过了玉佩,翻过来翻过去地看着,除了发现这枚玉佩看起来特别不俗之外,并未有其他异常的地方。

南宫安乐道:“听母后说,这是你娘亲的东西,母后临终前再三交待我,一定要找到你,亲手把玉佩交给你。母后还说过,等你十岁的时候,封印自然会解除,所以,从十岁开始,至今,我已经找你四年了。”

听说手上的玉佩为母亲的物品,赫连惜的脸色立刻变了,片刻后,似是记起了什么,惊喜道:“这的确是我娘亲之物,这枚玉佩跟我爹爹珍藏的那枚是一模一样的,我无意间见到过。这些年,爹爹说是云游,其实也是在寻找娘亲的下落。”

“惜妹妹,母后告诉过我的,很少很少,还好,我还是找到了你。”南宫安乐看了看手中的花,又看了看握着玉佩喜极而泣的赫连惜,想起了她的母后,还有父皇,还有,仙医......

太多太多的不解充斥在南宫安乐的内心,就连望向赫连惜的眼神,也开始涣散。转身,抬头,是万里无云的碧空,低头,是一片红色的花海,脑海中,是一团团的迷雾。

到底,这其中,隐藏着多少的秘密?

南宫安乐很好奇,赫连惜亦然。

许久,赫连惜才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位安乐姐姐,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公主殿下,而自己的娘亲,竟然,还跟皇后娘娘有交集,这一切,简直,不可思议......

收起了玉佩,赫连惜走到了南宫安乐的面前,一改之前随意的作派,恭敬地抱拳行礼致意:“墨语医庄赫连惜见过公主殿下。”

南宫安乐回过神,转头看着赫连惜,有些意外,连忙双手扶起了她,道:“惜妹妹见外了,母后托我找到你,照顾你,我就只是你的安乐姐姐,不是什么公主殿下。对了,母后说过,只有你才能找到你的娘亲。”

听了南宫安乐的话,赫连惜若有所思,片刻之后,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安乐姐姐,其实,我已经把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过几天,就出发去寻找娘亲了。”

“那我就陪惜妹妹一起吧。”南宫安乐思虑一番后,认真道。

赫连惜有些意外,一直以来,寻找娘亲这事儿,在别人看来,都是在无理取闹。

江墨这么认为。

李兰心这么认为。

大师兄慕青这么认为。

赫连家上上下下都这么认为。

好像,从来都没有人认真想过这件事,想过,她的娘亲,其实,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暂时还没有找到而已,在宛州找不到,不代表,在其他的地方也找不到。

只是,除了父亲,除了她,似乎,再也不会有人想起她的娘亲了。

“安乐姐姐,你说,我真的能找到娘亲吗?”赫连惜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母后说过,只有你才能找到你的娘亲,我相信,你相信吗?”南宫安乐反问道。

赫连惜沉默了,这些年,她一直在寻找娘亲的下落,父亲,也一直在寻找,只是,无果。

她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能找到她的娘亲。

南宫安乐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认真道:“一定可以找到的,母后不会骗我。你的娘亲,是我母后最好的朋友,母后说你能找到,你就一定能找到。”

赫连惜无力地点了点头,道:“希望如此吧。”

两人肩并肩坐了下来,置身花海,看着眼前的一片红色花海,若有所思。

微风过处,近处的树叶沙沙作响,红色的花儿,也随着风儿摆动,荡起了一阵阵红色的波浪。

南宫安乐打破了沉默,问道:“惜妹妹,你娘亲,有留给你什么东西吗?”

赫连惜转头看了看南宫安乐,不紧不慢地拿出了一支笛子,道:“听爹爹说,这是娘亲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安乐姐姐,你是发现了什么线索了吗?”

南宫安乐没有说话,也取出了一支笛子。

两支笛子,一模一样。

连挂坠,都是一模一样的。

“怎么样?这算不算线索?这是母后留给我的东西。”

赫连惜看着眼前两支一模一样的笛子,又惊又喜。

南宫安乐似是想起了什么,拿着笛子起身,往前走了几步,转过身,道:“惜妹妹,母后还教了我一首曲子,我吹给你听听?”

说完,便拿起了笛子,放到唇边,开始吹奏了起来。

微风过,笛声飞扬。

赫连惜享受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这悠扬的旋律,感受着体内清凉的气息窜来窜去......

一曲毕,南宫安乐放下笛子,看向了远方,脑海中尽是母后的影子。

许久,赫连惜缓缓睁开了眼睛。

“安乐姐姐,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南宫安乐的思绪被打断,转过身,看了看依然坐在一旁的赫连惜,认真道:“这首曲子,母后没有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她说,安乐想母后的时候,可以吹奏这一曲,不管母后在哪里,都能感受得到。”

语毕,是一阵沉默,微风中,飘满思念。

两位少女,都在思念着至亲之人。

不同的是,南宫安乐的母后,是永远地离开了她,而赫连惜的娘亲,还不知道在天涯何处。

沉默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赫连惜起身,也吹奏起了笛子。

她吹奏的,正是南宫安乐刚刚吹奏的那支无名曲。

南宫安乐有些诧异,转头看向了赫连惜,红衣灼灼,长发飘飘,笛子上的挂坠也随风飘动着,映衬着这片红色的曼珠沙华花海,这情景,似曾相识......

聆听着这熟悉的旋律,南宫安乐仿佛看到了母后那明媚的微笑,渐渐的,她也嘴角上扬,心情开始明媚了起来。

笛声停下来的时候,赫连惜的天空,似乎也明媚了起来。

“安乐姐姐,这首曲子,可以借给我吗?我也想让娘亲,感受到我的思念。”

南宫安乐笑了笑,寻一处坐了下来,回答道:“当然可以啊,母后留给我的笛子与你娘亲留给你的笛子是一样的,母后教我的曲子,你娘亲说不定,也会呢。”

“谢谢安乐姐姐,那我以后想娘亲的时候,就可以吹奏这一曲了。”赫连惜也在南宫安乐的身旁,坐了下来,两人一齐抬头看向天空,先后轻叹着。

“母后,安乐想你了。”

“娘亲,你在哪儿?”

两个人一起思念至亲的时候,似乎,不再那么的孤单了。

默契地相视一笑,两位少女开始忘记前一刻的悲伤,转而开始欢快地玩乐起来。

都是未到及笄之年的十四岁少女,少年心性,悲伤来得很快,去得也很快。

不消多时,曼珠沙华花丛中传来了欢声笑语,山谷中回荡着两人的嘻笑打闹声,好不快乐。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