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欢喜佳期》

  • 作者:月光流
  • 主角:许新远,许亚强
  • 推荐:17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18 10:01:20

《欢喜佳期》 内容简介

辣文《欢喜佳期》由月光流撰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网络小说,设定中的传奇人物是许新远,许亚强,故事韵味无穷,极力点赞。主要讲的是:看到许新远那样的表情,许亚强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失望。巧合这事很难解释的,但许亚强将其归咎为缘分,说不定这就是许新远和常欢喜两人之间的缘分。若是他们两人合璧的话,说不定还能盘活这烧腊店和甜品店呢。只是许

《欢喜佳期》 章节试读

看到许新远那样的表情,许亚强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失望。

巧合这事很难解释的,但许亚强将其归咎为缘分,说不定这就是许新远和常欢喜两人之间的缘分。

若是他们两人合璧的话,说不定还能盘活这烧腊店和甜品店呢。

只是许亚强不敢泄露这天机,生怕这缘分被破坏掉了。

而常欢喜以为经过昨天的荒唐,她父母会有所收敛,但其实没有,还是有不少男性顾客出现。

“你不忙吗?这个钟点来喝糖水?”

“哎呀,忘了我还得去交话费。”

“慢走不送。”

“你不忙吗?这个钟点来喝糖水?”

“忙,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忙来着,算了打包一份雪耳糖水带走吧。”

“请稍等。”

“你不忙吗?这个钟点来喝糖水?”

“忙什么,失业了,来份最便宜的糖水吧。”

“随便坐。”

……

常欢喜送走了三分之一的潜在顾客,还剩下三桌客人和一个坐在吧台发呆的无业人士。

打发时间,或许她可以在甜品店里准备些打发时间的杂志和书籍。

常欢喜默默地记下了这个念头。

有两个准备去办事的人也买单离开了,临走还夸赞了常欢喜的甜品味道不错。

可是常欢喜高兴不起来,怎么听着像是在掩饰自己鬼迷心窍的选择呢?

“买单。”另外一桌社会青年也想要离开了。

他们三人本来是要去约架的,放老大鸽子会不会死得很惨。

只是他们在去留之间选择了面子,但更加没有想到竟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其他事情也是可以掩饰一下的,面子是个好东西,虽然有时候挺不是东西的。

最后连失业男也送走了,常欢喜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这钱来得不明不白的,让她有些不安心啊。

常欢喜左思右想,最后还是忍不住发了条短信给许新远。

别问她这号码是怎么来的,常欢喜觉得许亚强是故意留许新远的手机号码给她的,没想到自己还是很没骨气地用上了。

不过她也只是为了正经事情而已,常欢喜这般安慰自己。

许新远的手机几乎是好几天都不响一下的,突然间听到手机铃响,他都有些怀疑是不是什么垃圾短信。

但原来不是啊,是常欢喜发来的信息。

她是怕自己不知道这号码是她的似的,还留了姓名。

许新远犹豫了许久还是踏出去了第一步。

“去哪啊?”许亚强有些好奇地问。

“帮忙。”许新远如实相告。

帮忙,许亚强有些胡思乱想了,许新远能帮谁的忙?

不过在许新远拐进隔壁店的时候,许亚强的脸顿时笑开了花。

许新远站到常欢喜面前,不解地看了她一眼。

“我妈在我跟前吗?”常欢喜开门见山地问道。

许新远扭头看了一眼原本应该在屋檐下站着的常安夫妇,他们应该是去外面招揽顾客了吧。

不过他能够见鬼的这件事情,许新远知道常欢喜已经知道了,但他该不该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许新远是很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只是他高估了女人的耐性和也低估了女人的韧性。

许新远看着常欢喜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迫于压力,他还是摇了摇头,没在呢。

“哦。”常欢喜淡淡地应了声,还是忍不住失望的。

“那我……”许新远别扭地指了指门口,可以走了吧。

“等等,麻烦你照着稿子对我爸妈念一遍,拜托了。”常欢喜忽然从收银台桌面拿出一张纸来,折好,递给许新远。

许新远却是没有接过去,他能拒绝吗?

“拿着啊。”常欢喜催促道。

她也不想老是对着空气唠叨了又唠叨。

万一她那不靠谱的父母还是当作没听到,她能怎么办?

至少许新远能够确定她父母是听到了,再犯的话她可就有话可说了。

许新远看到那张差点戳到他手心的纸,触电般缩回了自己的手,摇了摇头。

“又不是让你做些什么,要不他们在的时候你告诉我吧。”常欢喜略显失望,但还是不勉强许新远了,便自己收着这纸。

“你烧给他们吧。”许新远忍不住多说了那么一句。

烧给他们?

真的可以吗?

常欢喜有些狐疑,她还没做过那样子的操作,“怎么烧才能到他们手里?”

“他们牌位前……吧。”许新远也不是很确定,只是偶尔听到过这说法而已。

“那我试试,麻烦你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够收到我的信啊。”常欢喜还是有些不放心。

许新远这回点了点头。

这点小忙他还是可以帮一下的。

对着厉海芬他有些胆怯,许新远可不敢明目张胆地帮常欢喜。

得到许新远的肯定,常欢喜像是吃了颗定心丸,便暂时放下一颗心来。

许新远回到烧腊店里,半只脚迈进门槛只听许亚强开口了。

“怎么那么快,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许亚强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许新远一脸黑线,这是盼着他别回来了是吧?

好人难做啊。

但是为了能够速战速决,常欢喜是趁着没什么人的空档回了趟家,然后把她写下来的那封信烧了。

常欢喜做完这一切,心里又压下了一块石头,也不知道能不能见效呢。

她的父母,是越来越固执了。

常欢喜叹了一口气,也没有那么焦急回店里了。

许亚强看到常欢喜出现,有些替她捉急,“刚刚有两个男的过来,看到门都没开便离开了,其实大家街坊一场,你要是信得过我,有什么事要走开一下,可以叫我过来看一下铺子的。”

“没关系的。”常欢喜丝毫不在意刚刚那段时间她错失了多少顾客。

反正那些人也不是奔着她的手艺来的。

许新远这时也冒了个头,常欢喜忍不住投递了一个眼色,信送到了没?

许新远听到常欢喜离开的声音便知道她是急着要去做什么,所以估计了一下时间这才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的。

可是看到厉海芬有些气势汹汹地拿着信笺进了喜庆里,许新远连忙缩了回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