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剑惊风》

  • 作者:堪夜
  • 主角:徐恒,弓弩
  • 推荐:89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0 12:13:52

《剑惊风》 内容简介

这次本编辑安利给各位网友们堪夜原创网文《剑惊风》,主人公是徐恒,弓弩,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自王破六点破许涟心思之后,袁青峰整日里都不甚开心。之前在不知道徐恒其实是女儿身的时候,他便对这个俊美似妖牙尖嘴利的世子没有半点好感。虽说心中有那种异样之感但他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对一男子有此非分之想。就算

《剑惊风》 章节试读

自王破六点破许涟心思之后,袁青峰整日里都不甚开心。之前在不知道徐恒其实是女儿身的时候,他便对这个俊美似妖牙尖嘴利的世子没有半点好感。虽说心中有那种异样之感但他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对一男子有此非分之想。就算是其面容不似男儿,自己也不该有那种想法。但是在知晓徐恒乃是女儿身之后,心中那股异样之感又如雨后春笋般疯长起来。

漠北里皇城千里之远,即使有良马代步一时半刻也无法赶到。更何况其后还带着辎重细软足足好几大车,这行进速度更是缓慢无比。平时单人轻骑昼夜兼程不过三五日便可赶到,现如今已过了三天两千龙牙军押送着粮草金银也才走了不过一半的路程。许涟早已换下一身属于世子的华贵衣袍穿上一身适合赶路的白色劲装,前朝经历变法改革不在固执守旧,接纳融入了大部分游牧民族,这些人都长在马背上的民族天生便对弓马骑射十分娴熟。前朝也差人改进方便骑射的马上衣袍,大夏自一统已来取前朝精华去其糟粕利害,如此换上一身白色劲装的许涟更显得英气十足。

一众军士在官道上缓缓的行进着。

“哥,我看咱这位钦差大人可不像是个能杀人的主啊。那柄尚方斩马刀落到他的手里还真是可惜。”

“谁说不是,你看他细皮嫩肉的哪里像一个钦差。我听说他是那位异姓王徐老怪的儿子。”

“怪不得,有世子名号才能坐上这媲美一品官职的钦差之位。”

两位龙牙军军士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全然不知危险将近,身后突然一股寒意袭来,回头看去。

只见两道黑影,全身尽皆笼罩在黑袍之中。不等他俩说话手中便是寒光一闪两位龙牙军军士顷刻间便见了阎王,这次漠北之行共两千龙牙军,这五百人策马在前便是先锋,其后便是护着钦差大臣的一千精兵最后五百军士押送着朝廷赈灾用的细软粮草。先锋军突遇变故两人被杀但龙牙军虽不比北凉军身经百战,但好歹也是拱卫皇城精良之军。在遇变故的瞬息间便停下脚步抽刀迎敌。

而那两道杀人黑影一击之后便遁入四周消失不见,其身手显然非寻常山贼所有。这五百先锋军尽皆是由一位面色黝黑的彪形大汉统领。这大汉身负两把开山巨斧与霍广一样同为游骑将军,也是位列三品高手已久。为人豪爽不拘小节常被军中兵士唤做韩自在。

此人正是自在天韩千夜。他深知此去漠北不会太平但没曾想这官道之上竟有埋伏。顿时虎目圆睁,卸下双斧怒吼道。

“何人在此挡我等去路,如此藏头露尾哪里是好汉行径。”

其声宛若惊雷,众将士一听尽皆信心大震。

嗖!嗖!嗖!

突然一连三声的破空之音,凭空袭来,只见斜里有三支刁钻箭矢急速射来。

韩千夜鄙夷一笑,把手中板斧轻巧一横,宽大的斧面正如盾牌一般将三支夺命箭矢尽数挡掉。

但还不等其朗声大笑,官道两边唏唏梭梭如蝗虫过境之声。瞬息间便有不下百人出现在官道两侧,身穿粗制兵甲,手中尽皆拿着一把形似北凉天机弩的漆黑弩箭,为首正是刚刚那位一击必杀的黑袍人。

别看韩千夜虽然形似莽汉,但其内心却是心细如发。双眼一眯便注意到其手中所拿的黑色弩箭。

“北凉天机弩?”

他从军已久自然知晓很多关于北凉军的传言,其中便有这神乎其神一连五箭的夺命弓弩。但是这北凉天机弩只有北凉军才有,难道眼前伏击自己的竟是北凉军。一念至此,一个可怕念头出现在韩千夜的脑海之中。

“北凉要反!”

如今漠北形势尚未明朗,禁武重文又将朝堂与江湖弄得剑拔弩张。大夏内忧外患之时,北凉竟借机要反。

“看来这些苦寒蛮子天生反骨,漠北之乱其中必有蹊跷,得赶快差人报知圣上。”

但两边尽是如蝗虫般密麻人影,韩千夜心中明白,眼下唯有死战方可脱身。身旁龙牙军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就算眼前是赫赫有名的北凉军。想要灭了我龙牙军也非要让他脱一层皮,更何况中军还有一千援军正在路上。有此做底,信心倍增。

“你等也是七尺高的热血男儿,家中也有妇孺老人。如今大夏不仁何故为其卖命。真的要落个埋骨他乡的下场。”黑袍人言辞凿凿的说道。

“废话少说,你们这些蛮夷之人不服教化还想翻天。今日我便叫你等知道龙牙军并不是欺软怕硬之辈。”

黑袍人闻言,冷冷说道。

杀!

一时间,喊杀声震天。空中乱箭如雨下,这五百之众虽死战但哪里是其对手。更何况黑袍人显然不是寻常武夫,每每手中寒光四起,便能轻易带走一位军士的性命。眼见已有溃败之势,剩余下的军士纷纷说道。

“将军快走,我等为你斩出一条血路。”

“是啊,将军。我等死不足惜但将军你与我们不同。”

韩千夜一斧砍死一个前来送死的无名小卒,出言道。

“我等朝夕相处,今日要死也死在一起。”

“将军,钦差大人还在中军。圣上要我们保护其周全难道将军忘了。”

韩千夜心中一震,是啊。那位细皮嫩肉手无寸劲的钦差大人还在中军。眼前这些人显然是冲着他们来的,自己可以死但是钦差不能死。

一念至此,韩千夜不在犹豫,咬碎口中钢牙杀开一条血路。他不敢回头看去,因为一旦回头他就走不了了。昔日与他朝夕相处的兄弟一个个的倒下血泊之中。显然对手不是一般山贼,而是训练有素的一城军士。但却与自己印象当中的北凉军有些不同。但他来不及究其原因,只能大踏步的向前奔去,来时所骑战马早已在箭雨笼罩之下变成筛子,眼下只能靠着自己这双脚板了。

黑袍人翻手又带走一位军士的性命,眼见那位黝黑壮汉要跑。不慌不忙的枪过身旁一人手中的黑色弓弩,凝神定气。

嗖!

韩千夜耳边破空之声袭来。

噗!

血光四溅!

......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剑惊风》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