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心上瘾》

  • 作者:月桥禾安
  • 主角:顾杉,盛东予
  • 推荐:456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6-20 17:05:12

《心上瘾》 内容简介

《心上瘾》是月桥禾安最新写的一本婚恋新书,设定流光溢彩,文笔妙趣横生,值得一看。顾杉对他的害怕,丝毫没有掩饰,全部表现在脸上。他一松手,她便立刻把手缩回去,透明输液管里的血回了不少,她咬咬牙,自己把针头扯掉。血珠子滴落在白色的被子上,鲜艳而又刺目。顾杉并不在乎,她撑着身子坐起来,

《心上瘾》 章节试读

顾杉对他的害怕,丝毫没有掩饰,全部表现在脸上。

他一松手,她便立刻把手缩回去,透明输液管里的血回了不少,她咬咬牙,自己把针头扯掉。

血珠子滴落在白色的被子上,鲜艳而又刺目。

顾杉并不在乎,她撑着身子坐起来,目光倔强地凝着他。

“我爸爸呢?”

盛东予居高临下地睨着她,只是三天不见,她原本就瘦削的脸颊又尖了些,就只剩下那双眼睛和以前一样依旧带着倔。

她的脖颈很纤细,曾经盛怒之下他真的差点掐死她,只是差了点……

顾杉手上带着一条老旧的女表,在她手腕上竟变得松松垮垮,男人看着,目光忽而变得沉下去。

“这是什么?”他挑着她的手腕,那块腕表顺势往小臂处滑。

一条丑陋的疤痕展现在他眼底。

顾杉的手又开始发抖,不管不顾着想从他手里挣脱开,但男人抓着她纹丝不动,那目光亦是越来越冷,仿佛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怎么,是良心上过不去,所以打算一了百了?”

盛东予唯独对她说话时,语气里才会带着刻薄。

她摇摇头,用力把手抽回去,一个字也不愿意和他多解释。

很长的一道疤,当初几乎深可见骨,自那之后她的左手提不起任何重物。

盛东予也记得,她进未入狱之前读的是云城医大,惊才艳艳的临床科医学生。

废了一只手,等于是废了所有。

以前顾旭海就很得意有这样一个宝贝女儿,说顾家人都是满身的铜臭味,终于能出这么一个文化人,挺好。

思及此,男人眸子里似是浮现出些许报复的快意,可眸色却是越来越冷。

“起来,只给你两分钟。”他冷眼睨着她,而后转身离开病房。

顾杉看着他的背影,颓然和疲惫感一并袭来,身心疲惫。

坐过牢的人对时间概念相当准,她只花了半分钟披上一件毛衣外套,继而站在他面前。

双腿打着颤,每走一步都无力的像是踩在棉花上。

纵使这样,她也紧紧跟着盛东予的步伐。

医院另外一幢隐在林间的疗养院。

医生带着盛东予来到加护病房前,解释道:“顾老还没醒,上个月急性脑溢血抢救过来之后就一直是老样子。”

这话也许是故意说给顾杉听的,她的身子晃了晃,脑海中一片空白。

随后医生转身离开。

夜幕已经降下来,这间特殊病房是个套间。她站在内室外,努力往里面看,想看清病床上躺着那人的样貌,阔别了三年的父亲。

她坐牢的时候不止一次想,为什么父亲要对她这么绝情,一次也不愿意来看她。

也是她自作孽,真的做的太过分。

当初因她而殒命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顾旭海的新婚妻子,也是盛东予的母亲……

不知不觉间,顾杉早已满面泪水。

她甚至没有推开那扇门的勇气,只能蹲在病房前面掩面而泣。

“爸,对不起……”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顾杉意识过来,不知什么时候男人已经站在她身后,他亦是蹲下身手掌落在她纤细的后颈。和很多年前很像,只是那时盛东予是温柔的,现在对她只有刻薄。

“阿杉,想知道你爸为什么突然发病?”男人的嗓音暗哑低沉,像循循善诱的罂粟。

顾杉默默地抬眼看着他——

他淡淡一笑:“那天正好是你出狱的第三天,而你人在夜色。怪也只怪你爸有这么一个女儿,杀不光杀人放火,出来之后竟然还堕落为娼。”

顾杉本就没有血色的脸刹时苍白的骇人。

他说的话字字诛心,每一个字都像尖刀刺的她鲜血淋漓。

堕落为娼……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为了报复的设计。

“盛东予……你怎么能这样?我爸没有对不起你……”声音仿佛被什么卡在了喉咙里,眼睛胀痛,她艰涩的问出口。

盛东予微勾唇,托起她的后腰将她抵在房门上,近乎是咬着她的耳垂,声线却满是薄凉——

“这算什么?阿杉,倘若你爸看到你和我这样,他会不会气得直接去了?”

顾杉睁大眼睛,愤愤道:“畜生!”

他似乎并未动怒,手掌落在她的后背,毛衣里面只有一件宽大的病号服,他贴着她瘦削的背脊骨,游移着。

顾杉的后背僵直,被他的放肆气得浑身发抖。

“阿杉,你顺从些,我就让你爸苟延残喘一阵子。你若是不听话……”

“盛东予!”她哽咽着打断他的话,“我爸没对不起你,你要报复冲着我来,不要打我爸的主意。”

盛东予掌住她的腰肢,低声说:“出去,还是就在这?”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