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二婚萌妻:老公,甜甜爱》

  • 作者:白水水
  • 主角:陈玉梅,老婆子
  • 推荐:711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6-21 12:16:35

《二婚萌妻:老公,甜甜爱》 内容简介

主角是陈玉梅,老婆子的故事《二婚萌妻:老公,甜甜爱》此文是白水水所编写的现代言情文,文笔妙趣横生内容余音绕梁,绝对是可以看一下的优质小说,精彩内容试看 江城从楼梯下去了,我一个站在漆黑的走廊上,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彷徨。没过几分钟,整个医院的电力系统就恢复了。我深吸一口气,走回到病房,看见陈玉梅竟然已经将饭菜吃掉了大半,要不是护士进来劝

《二婚萌妻:老公,甜甜爱》 章节试读

江城从楼梯下去了,我一个站在漆黑的走廊上,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彷徨。

没过几分钟,整个医院的电力系统就恢复了。

我深吸一口气,走回到病房,看见陈玉梅竟然已经将饭菜吃掉了大半,要不是护士进来劝说,她是打算全部吃完的。

“婆婆,江城有事先走了,医生说晚上不用陪护,所以我等下也要回去。”我淡淡的说道。

“你也要走?”陈玉梅一下子就不干了,她砰地一声将手里的碗筷摔在桌子上,“你们就这么狠心把我扔在这里?”

“不是扔,是真的不需要陪护,而且这里也没有休息的地方。”我耐着性子解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是真的不想和她吵起来,会引来很多麻烦。

“外面不是有椅子吗?!”陈玉梅生气的说道:“我看你就是心狠,想折磨死我这个老婆子。”

她又开始撒泼打滚,我微微蹙眉:“你是真的没事,这是医院的规定,我就算留下护士也会让我出去的。”

“我才不信!”陈玉梅十分的固执己见。

我也懒得和她废话,“事情就是这样,反正现在天色还早,等江城办完事回来,我让他来陪你。”

“你怎么能这么心狠,我儿子忙的要死,你想把他累死吗?”陈玉梅开始拍桌子,大有要和我打起来的感觉。

我脑仁一跳一跳的,“我明天也要工作。”

“你那种破工作有什么好的,有我儿子的重要吗!”陈玉梅一脸的嫌弃,不满而又愤怒的等着我。

“我工作是破,可是没有我的工作您有钱住院吗,你儿子一年多没挣回来一分钱,花的都是我的,我说过什么吗?您自己想想吧。”说完,我转身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脚步,补充了一句,“您若是觉得我***衣服不好,就脱下来,没人勉强你穿。”

这一次我真的是扭头就走,不想和她在废什么话。

从医院里出来,我给江城打了一个电话,可是他的电话一直都是打不通,而且不在服务区。

他到底是去干什么?

我叹了叹,一个人打车回家。

进门以后,我就看见门控上的对讲电话被人拿了下来,难怪我一直怎么按门铃都没有反应,而且座机的电话线也被人给拔了下来。

当初我和江城因为考虑都有手机,所以只在客厅设了座机,没想到就发生了这种事。

回到房间,我准备休息一下,却发现房间有些凌乱,很明显房间被翻过。

这些日子房间都是我一个人在住,江城一个人住在书房,我一向不喜欢东西乱糟糟的,使用以后都会物归原位,虽然东西也都在原来的位置,但是很显然,被动过了。

难道是有贼进来了?

打开梳妆台的抽屉,我的珠宝首饰倒是都还在,不过细细的点了一下,发现少了一条珍珠项链。

我立刻起身把所有的东西都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发现,除了项链还少了一只今天夏天才买的新包。

因为那个包很小巧,平日里我出去工作不方便,就放在了家中,现在也没有了。

如果是贼,应该会把所有的值钱的东西都搬走,而不是只拿走一条珍珠项链还有一只皮包的。

说真的,除了陈玉梅我想不到其他人了。

我立刻下楼去陈玉梅的房间,虽然我知道乱翻别人的东西不好,可是我必须确定。

我将陈玉梅的行李都翻了一遍,果然看见了那条项链,但是并没有找到那个名牌包。

双手紧紧捏着这条项链,愤怒,委屈,恐慌,不安,一下子全部袭来,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因为冲动而做下来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从陈玉梅的房间出来,我转身上楼,一边走一边想着。

她如此大面积的翻找卧室的每一个角落,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项链也好名牌包也罢,不过都是她顺手牵羊而已。

她在找什么呢?

上次吃饭的时候,她和江城提到了房子,然后偷了我的身份证,那么她再找的是房产证吗?

我不太确定,但是他们的言语和行为也值得我这么怀疑。

这件事,我想自己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比较好,然后找个机会试探一下,他们是不是真的有这个目的。

当然,希望这一切都是我的胡思乱想。

江城还是爱我的,希望是这样。

——

江城是后半夜回来的,那个时候我早就不动声色的把项链放回到陈玉梅的行李袋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屋睡觉。

他上了楼,径直去书房,卧房根本想都没有想。

我却打开卧室的门,睡眼惺忪的看着他,“你回来了?”

他被我吓了一跳,整个人慌张的不行,他就像是贴在门板上一样,侧脸看着我,“安涴,你怎么醒了?”

“我不放心你所以就出来看看,你这么害怕干嘛?”我皱了皱眉,而且一直背对着我,感觉很怪异。

“我当然害怕了,你头发那么长,就像贞子一样。”江城抱怨了一句,然后不耐烦的说道,“行了,你快去睡吧,别管我了。”

“是吗?”我用手摸了摸自己垂到腰际的长发,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问道,“你以前不是说很喜欢我留长头发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动作和表情太诡异了,江城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白了,“安涴,你没事吧?”

“呵呵……”看他那副惊恐的表情,我有些暗爽,“没事啊,既然你害怕我明天就去剪短了好了。”

“不用了,你拍戏要换造型短发不方面,还是留着吧。”江城劝说道,“好了,快去睡觉吧,真的太晚了。”

“好吧,对了你最近在书房的时间太长了,这对你身体也不好,咱们是正常的夫妻,没必要分开睡吧?”我笑眯眯的看着她,态度反常。

江城脸色真的白了,“这几天我是真的忙,等我忙完的吧。”

我勾了勾唇,“明天婆婆出院我可能去不了,你自己去吧。”

“知道了,那岳父的车明天接完娘我就送过去。”江城说道,他看起来有些紧张,好像是在隐瞒着什么。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