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太子妃嫁到》

  • 作者:寂轩
  • 主角:冯迟,韩逍
  • 推荐:335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6-21 12:16:36

《太子妃嫁到》 内容简介

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太子妃嫁到》的网文,是作者寂轩执笔的架空新书,网文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小说。双方上百台固定在战舰上的投石机发动——熊熊燃烧的火晶,向着不同的方向,呼啸而去。一些战舰当即被打得失去了控制,在水面上转着圈,甚至和后面的己方战舰撞在一起。不少士兵落水,他们在海中一起一浮。有些人又游

《太子妃嫁到》 章节试读

双方上百台固定在战舰上的投石机发动——熊熊燃烧的火晶,向着不同的方向,呼啸而去。

一些战舰当即被打得失去了控制,在水面上转着圈,甚至和后面的己方战舰撞在一起。

不少士兵落水,他们在海中一起一浮。有些人又游回了或被战友捞回到战舰上;但也有些人,就彻底地从蓝色的水面上消失了。

短暂的激战过后,战火渐渐地稀薄了起来,冯迟开始撤退……

沃洛心想:看来这一次,蛟王又派出的兵力并不多嘛,星纪王爷还要我把敌人引导主力前方去——这根本没有必要。

他这样想着,就大胆地下令道:“追击!”

而就在南海上发生激战的同时,角岛大帐中,飞续正和语琳对面对坐着,他们的身前各放一张古筝。

“飞续公子,你弹得好不专心哦。”语琳淡淡一笑,“你这样怎么教我?”

飞续大笑:“我在担心我老师送我的兵呢!”

语琳平静地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水战的话,我身边找不到比星纪更适合的统帅了。”

“但愿如此,否则……”飞续叹了口气,随即话锋一转,坚定地说,“不过我信任你,所以,你信任的人,我也不会怀疑。”

但是;当对手是年轻有为、有熟悉海战的蛟王的时候;当他的手下是一群令他感到很陌生的,精魅族长老的时候;星纪,真地可以为语琳打赢这一战吗?

让我们看向南海的战场,此刻,这位王爷正在焦急地等待着沃洛把敌军引来。

但他等到的只有沃洛派出的斥候来向他回报:“沃洛长老遇到了敌人的袭击,但他轻松地把敌人打败了,现在,他已经追赶敌人去了!”

星纪皱了皱眉:“全军出发,支援沃洛!”

他在心中苦笑一声,想:其实我也不想沃洛去诱敌啊,但这老家伙在精魅族中的威信很高,如果把他晾在一边不重用的话,我必定会招来怨恨的,哎……

再说沃洛,他的舰队正追着冯迟向东北方向驰去,而天色渐暗,猛然间,海平面尽头已满是桔黄色的火光!

敌舰!大量的敌舰!

“难道,蛟王他,居然把大部队给派出来了吗?”想到这,沃洛忽然伸手去额头上抹了一把,尽管,现在是寒冬腊月,但他依旧流汗了。

而对于蛟王和妖兽王来说,他们想到钓的猎物出现!

随即,他们的舰队和鲸群就像是嗅到了血腥的狼一样扑上来,迅速地把沃洛的舰队包围、切割。

双方的战舰上呐喊震天,火晶如雷雨般震落,在水中击起千尺浪花。

而星纪的主力舰队又开到哪里了呢?眼下,他们已经开到战场边缘。

远处激战的巨响声隐隐传来时,星纪在总旗舰的舰首上不耐烦地等待着斥候们的报告。

但虽然听得见声音,可他既不清楚沃洛舰队在哪里,也不知道蛟王和妖兽王的舰队和鲸群的方位。

而在他的总旗舰的两后方,有近三百条战舰正待命出击。

“这是一笔大得令人无法想象的赌注,可以依赖的线索却少得可怜。”肩负主帅重任的妖兽族少年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一个鹤卫向他汇报:“我军和敌军在东北方交战。”

又过了一会,另一个鹤卫向他汇报:“怀疑敌方有三百多条战舰,二百多条鲸鱼,方向东北。”

“我们不能等到看见敌人的舰队再进行布阵,如果那样的话,显然为时过晚,敌人只要来次集群穿插就会给我们造成灾难性后果。”星纪对身边的精魅族、白鸟族随从们解释说。

“我们必须马上转向。”他紧接着果断地补充了一句。

“那么,我们应该是往左舷还是向右舷展开呢?”一个白鸟族的谋士问道。

“主帅,我们应该向右舷转,这样可以在最短时间内与敌方接战。”一个精魅族的长老说。

“不对,显然对方已近在咫尺,此刻在向右展开的话,整个舰列可能被对方前卫的战舰袭击,这无异于自杀!”另一个精魅族长老说。

“向左转才大错特错呢!这样一来,我们就会处在敌人舰列的中部,那儿的火晶轰炸是最集中的。”一个白鸟族将军提出了反驳。

……

幕僚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丝毫不理会他们的主帅也需要一点独立思考的时间。

不过,毕竟我们的这位英俊主帅是海盗头出生的,他有他的果断,有他的魄力,他将手一挥,下达了命令:“左舷转向!”

根据这道命令,他的舰队从左侧开始依次向左舷转向,随着韩逍、海女、呼都特等人的分队的跟进,以星纪的总旗舰为首,整个舰队一字排开。

很快,蛟王的舰队就出现在前方了,但那不过只是模糊的一瞥,夜晚的来临让视野及其模糊。

在一个分舰队的旗舰上,韩逍背负着双手,嘀咕了一句:“见鬼,只能看见闪光的火晶和爆炸的战舰,却根本不知道是哪家的。”

随即,他看见一发火晶从身边的一条大翼战舰上飞出去,拉开主力舰队决战的序幕。

然后,战斗范围不断地扩大起来。双方都陷入了火海之中,战场的各个角落里都充斥着鲜血和惨叫。

漫天的箭雨又形成了一张华丽而杀人不眨眼的死亡之网,一刻不停地吞噬去一条条年轻的生命。

韩逍在旗舰的甲板上督战,他忽然问一个操纵着投石机的精魅族战士:“战士,你看起来很年少啊,你以前参加过战斗吗?”

精魅战士诚实地摇摇头:“将军,没有。”

韩逍接着问下去:“那现在的战斗让你感到紧张吗?”

精魅战士笑嘻嘻地说:“我以为自己会很紧张,实际上一点也不。反正我只想着要尽量做好,不要去考虑什么后果,一切都取决于自己,那就不害怕了,毕竟,在这当口有太多别的要紧事。”

“好样的,回去我就提拔你为军侯。”韩逍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庞夷’。”精魅战士大声说,然后不住地感谢起来。“谢谢啊,谢谢将军啊!”

韩逍却已经大笑着走开了,他的声音传来:“不必谢我,要谢就去谢我的公主。”

混战中,蛟王的旗舰被砸得漏水,眼看将要沉没了。

但一艘挂着青色梯形帆的大翼战舰已经开来,船头站立着身穿珊瑚战甲,手持红色锁链的英武将军,冯迟!

“王不要害怕!您可以到我的战舰上来继续指挥!”冯迟大喊道。

两舰渐渐地靠近了,蛟王刚要飞身去冯迟的战舰,突然,一艘挂着白色梯形帆的大翼敌舰横插了进来,将他和冯迟的船隔开。

那敌舰的船头站着一个枯瘦的老者,他拔出身侧利剑指着蛟王道:“黑色飞旋!”

一股黑色的盘旋气流当下向着蛟王攻出!

无奈之下,蛟王飞上了枯瘦老者的船,一直跟着蛟王的伯毅也飞起身,追了过去。

而蛟王的那条旗舰,则“轰”的一声,在伯毅还处在半空的身影后,沉入了水中,只留下个巨大的漩涡。

而这枯瘦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担任诱饵的大长老“沃洛”。

在他的舰上,身穿白色软甲,肩背精致竹弓的战士立即拔下了腰上的小巧战斧,向着蛟王和伯毅杀去!

这些战士的翅膀状耳朵表明他们是白鸟族的人,但是,他们的功力还没有达到能“羽化”的程度!

“暗冥冥兮,天阴晦;狂风卷兮,神灵雨;木萧萧兮,涡流转;冲波逆兮——水咆哮!”蛟王用三叉戟点向了那群扑上来的白鸟族战士,念起了咒语。

一股翻着白沫的怒涛从三叉戟尖上奔腾而出,滚滚向这些战士冲去……

十几个正对面着的战士被水柱轰得支离破碎,化作一堆血肉模糊的零件,掉在甲板上。

其余的战士见了,都胆战心惊,不敢再靠近一步。

“嗖、嗖、嗖!”一身银铃的独臂侏儒“呼都特”从天而降,手一扬,数枚蝎刺形的银色暗器向着蛟王攻出!

他的身后,是另一艘大翼战舰的桅杆,敢情他就是从这桅杆上跳下来的。

但下一刻,一道令人眼花缭乱的光芒上飞下舞,转眼,所有的银蝎刺已悉数落地。

等人们回过神来,蛟王身边的伯毅已经平静地站立着,刀也已经安然地插在鞘中。

这柄刀刃和刀背掉了个的刀,好快!

“呼都特,你这个无耻的小人,居然还敢再出现在本王面前?”蛟王曾经被他用诈降计骗过,至今都耿耿于怀。

“兵不厌诈,蛟王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吗?”呼都特冷笑着回答。

这时候,冯迟也带着他的小兵,从沃洛的战舰的另一侧杀上来。

随后,双方又不断有战舰开到了附近,但新来的人也都知道,这艘战舰上有自己的将军们在,不敢用投石机来轰炸,只好挥着兵器来肉搏。

之后的战争,就变成一场海上进行的,惨烈的白刃格斗!

其中一个杀上了这条战舰的大将就是:骑着语琳的金眼兽,已然铠化了的韩逍。

韩逍直向冯迟劈刀而去,他的刀,明亮而美丽,如一湾秋水。

冯迟挥出手中的“珊瑚锁链”……

“当!”韩逍手中那明晃晃的长刀飞了出去。

韩逍的长刀竟然脱手?!

韩逍的长刀竟然被珊瑚锁链给甩了出去?!

冯迟失望地想:人人都说宁公主身边的韩逍有万夫不当之勇,但我却只能说,这家伙无非长得不错,至于万夫不当之勇……

再说韩逍,他已经大惊失色,当下驱策着金眼兽转身,跳入海中,猖狂而逃。

韩逍居然这样就逃了?!

冯迟心想:这个人和宁公主的关系非同一般,如果能抓住他,倒也是个不错的人质。

于是,这位戴着巨大的牛角耳环的将军对着自己的珊瑚锁链大喝一声:“红海星!”

在波涛的翻滚中,一只美丽的红色海星浮出海面。冯迟跳上去,追赶起韩逍来。

追了一程,冯迟陡然大叫一声:“中计!”便立刻转身!

“往哪里逃?”韩逍也立刻转身,抽出了藏在血色之盾后面的那一把长刀——锈迹斑斑的血色长刀!

“看好了,这才是韩逍的血色长刀!”现在换韩逍追赶起冯迟来了。

冯迟再一次挥出手中的珊瑚锁链……

而这一次,这两把兵器死死地缠在一起,谁也无法轻易制服谁!

周围喊杀声响起,一队战舰把拼死僵持的两个将军围在了中央。当然,这些战舰都挂着白色的帆,是韩逍早已埋伏在这儿的。

一群骑着海豚的妖兽族海盗从舰队间窜出来,挥长刀向冯迟攻去。

哪知冯迟脚下的海星突然翘起五条腕,腕上密集的管足立刻将最先杀到的五个海盗粘住,逐渐地,这五个海盗就慢慢溶化,变作粘稠的血肉之水。

其余的海盗见状,都犹豫踌躇起来。

满脸胡子的阿赖高叫道:“给我攻!犹豫的人按帮规处置!”

众海盗士听到他这样说,只好硬着头皮,源源不断地拥上来!

红海星虽然厉害,但毕竟只有五条腕,在成百上千的海盗面前,到底捉襟见肘,顾得了这边,顾不了那边。

一下、两下……在被海盗们砍了几十下以后,强悍如冯迟也坚持不住,整个人轰然地从红海星上栽落下去,堕入大海。

红海星忙挥动它的腕去打捞主人,但韩逍胯下的金眼兽分波排浪而来,对着红海星猛喷烈焰,烫得后者皮开肉烂。

与此同时,韩逍用血色长刀挑住了冯迟的背部战甲,把后者拖近,一把扯到了金眼兽的背上。

“啪、啪!”韩逍封死了冯迟穴道,然后驱策金眼兽返回了自己的大翼战舰,把冯迟扔在甲板上。

但即使这样,冯迟依然死死盯住韩逍,狂笑道:“我一时大意,中了你的诡计,如今成王败寇,你有种便杀了我吧。”

韩逍的剑眉挑起来,向着冯迟扎下刀去:“杀你还不容易?!”

“刀下留人!”一个惊慌的女声传来,是骑着青虬的海女。

韩逍朝着海女笑了,然后他拍开了冯迟的穴道:“冯迟这样的人才,我怎么舍得杀掉?如果不是为了活捉他,我又何必要费力气去设置埋伏呢?”

冯迟却并不领情,当下举起锁链,要攻向韩逍。

“不要啊!”海女奔上前来,把冯迟的手拉住。

“郡主……”冯迟看向海女。

“事情是这样的……”海女一五一十地把蛟王怎样地逼她嫁给她逐日王,又怎样地要操纵她都说了一遍。

听完后,冯迟默然无语,手中的锁链流淌到地上。他向来都敬重海女;如今听海女亲口说出“蛟王竟然如此对她”;顿时,心中翻涌起一阵狂澜,而对蛟王的敬仰和崇拜也轰然垮塌。

过了一会,冯迟向着韩逍单膝跪下:“韩逍将军,冯迟在这里感谢您的不杀之恩!”

韩逍却拉起了冯迟说:“不必谢我,要谢就去谢我的公主。”

话分两头,再说另一边,沃洛的大翼战舰上。

此刻,这船上依旧是一团混战。

沃洛左躲右闪,指挥着小兵和伯毅缠斗。

蛟王和呼都特则飞到了挂着巨帆的桅杆顶端,一对一厮杀。

忽然,前者怒吼一声:“金光蚌!”

一只张着壳的,金光闪闪的巨蚌浮出了海面……

蛟王跳下桅杆,落进了金光蚌中。蚌壳闭合,快速地往己方舰队中撤退。

但呼都特纵身入海,用独臂抱住了金光蚌,反正他会鱼术,可以在水中呼吸。

但在某一刹那,金光蚌的壳竟然张开了!

里面的蛟王用三叉戟点住呼都特,念咒道:“暗冥冥兮,天阴晦;狂风卷兮,神灵雨;木萧萧兮,涡流转;冲波逆兮——水咆哮!”

但呼都特身形一闪,躲过了蛟王发出的怒涛,并抢身进入了还来不及把壳闭上的金光蚌里!

下一刻,他嘴一张,数枚闪着绿光的银蝎刺从嘴里面飞出来!

可蛟王也早有准备,疾风一般右转,让过这些有毒暗器,随即将三叉戟从背后倒刺向敌人!

呼都特的蝎尾鞭横卷,将蛟王右手中的三叉戟缠在。

蛟王向呼都特踏近半步,用空闲的左手去点呼都特穴道。

呼都特侧身向前规避——但这一避,却使得他和蛟王近在咫尺。

蛟王的右手立刻扔掉了三叉戟,反手而上,扣住了呼都特手腕处的脉门。

“哗!”呼都特的衣袖自动碎裂,他的手臂上居然还捆着一个暗匣!

说时迟、那时快,暗匣“咣当”一声打开,又是数枚绿光闪闪的银蝎刺弹跳起来!

蛟王哪里想得到这个侏儒居然满身都带着毒刺?他躲避不及,英俊的脸上被插上了三四根银蝎刺,高大挺拔的身体往后倒去。

“暗冥冥兮,天阴晦;狂风卷兮,神灵雨。木萧萧兮,涡流转;冲波逆兮——水咆哮!”倒下前的生死关头里,蛟王歇斯底里地点着呼都特念起了咒语。

呼都特也没有料到蛟王还有这一手垂死挣扎,胸口中招,被怒涛轰出了金光蚌,摔入海中,淋漓的鲜血把周围的海水染成了深红色。

当然,蛟王这一击“水咆哮”并没有用到三叉戟上的附加法力,是徒手使出的,所以,这还要不了呼都特的性命;否则,呼都特的生死就很难说了。

不过这样一来,蛟王的金光蚌就有机会关上蚌壳,逃进一丛蛟族的青帆舰队里。

而就在金光蚌落荒而逃的时候,一条巨大的章鱼触手卷来,把呼都特拖到了自己的背上。

原来,呼都特这边的主帅星纪,也已经赶到现场。

呼都特咳嗽着,满脸疑惑地问:“多谢主帅救命之恩。但是主帅,您怎么不在总旗舰上指挥全局啊?”

章鱼兽干笑两声:“我的总旗舰被砸沉了。”

满身是伤的呼都特看着蛟王远去的方向,露出了得意的表情,他说:“现在,蛟王中了我的毒,又没有我的解药,肯定活不久了!”

章鱼兽大喜过望,高兴地挥动着它的触手。

但就在这个时候,东北方骤变突起!

几十条巨大的水柱喷出水面,竟游来了一群鲸鱼。

鲸鱼背上乘着的是:已经兽化成鳄鱼、穿山甲、老虎等猛兽的妖兽战将;或者,法力不高,不能兽化,却穿着一身猿皮或者花豹皮的妖兽战士。

为首一条白色的巨鲸背上,站着那位英俊魁伟,胡渣潦草,耳朵尖尖,并披着一身黑色麟战甲的妖兽王,羿!

但还好,羿并没有进攻章鱼兽,他只是静静地等着蛟族的那簇残余战舰开远,然后也整齐有度地撤兵退走了。

章鱼兽抱着呼都特游到了己方一条的大翼战舰上,同样地下令收兵。

几日后,蛟王和妖兽王屯兵的高帝湾中一片哀歌……

白色,将这个不大的海湾打扮得凄凄惨惨。

蛟王去世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角岛大帐。

语琳认真地看着飞续说:“蛟王死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乘敌人群龙无首的时候,去偷袭他们的水寨,把他们一网打尽?”

飞续沉吟:“不,蛟王并不一定是真的死了,万一他耍诈呢?”

语琳秀眉一蹙:“可我身边有一个法力很高的巫觋,在两年前,他就预言蛟王会死在今年!这巫觋的预言从来没有不准过。”

飞续淡然地说:“凡事总有个万一。更何况,就算是‘蛟王会死在今年’,那也不等于是‘蛟王会死在眼下’啊!”

语琳微微点头,随即又说:“但他中了呼都特的剧毒,又没有解药,怎么可能不死呢?”

飞续将手放在了下巴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如果蛟王真地死了,为了稳定人心,妖兽王怎敢给他举行丧礼?!”

语琳恍然大悟,笑着对左右的随从们说道:“能有飞续辅佐,我将如鱼得水。”

她随即在大帐中轻走了几步,突然间喜上眉梢:“我想到了一个计策,可在夜间或者雾天实行,你听我说说吧……”于是,她压低了声音,对飞续说了一番。

飞续听完连声称赞说:“公主的妙计,飞续佩服。”

语琳的轻扬嘴角,握起玉拳说:“所以这一次,我将亲自统兵出征!”

一个大雾弥漫的清晨。

高帝湾。

湾内有大量战舰和鲸鱼静静埋伏着。

一条白色的巨鲸背上,蛟王与妖兽王并肩而立。

妖兽王身后,是一个楚楚动人的尖耳女子,披着一身黑色狐皮,长得妩媚动人。

蛟王向那女子抱拳说:“多谢‘纯狐夫人’相救,帮在下解了毒。”

纯狐浅浅一笑,美得就像是一朵盛开在深夜里的妖娆昙花。

妖兽王客气地说:“内人对制毒很有兴趣,因而研究过这精魅族的‘尸蝎之毒’,没想到能给蛟王帮上大忙。”

正在这时,一个骑着海豚,披着猿皮的妖兽族战士上前道:“报!发现大量敌舰正在往高帝湾靠近!”

蛟王仰天大笑:“天助我也!这满天大雾和西南洋流不是正好帮助我的‘诈死之计’得逞吗?”

原来,在高帝湾中,蛟王早就布置下了数百条粗大的锁链,而这些锁链的恐怖在于,它们的身上都密布着上万枚几丈长的铁锥!

如果语琳的战舰开进来,就会被撞得船翻人亡!

而两个时辰后,果然有不少的战舰乘风破浪地开进了高帝湾,然后,其中的大部分战舰都顺理成章地被撞成沉了!

“我似乎看到古代勇者的英灵正在远处浪尖上出没,在云层上闪耀、低语。”蛟王举目远眺,兴奋地说道。

不过,后面的半句话他没有当着妖兽王的面说出口,但他的心中在欢呼:“这些英灵说,蛟族的荣耀就要被恢复了,明天,能一统一下的只有蛟族!”

“进攻!”妖兽王显然没有蛟王这样丰富的想象力,他只是大喊着发出了命令。

无数只牛角号吹起……

下一刻,蛟族战舰的投石机抛出了一块又一块的,熊熊燃烧着的火晶;再下一刻,海面上弦声大响,蛟族战舰万箭齐发。

最后,无数的龙兵和妖兽战士跳上敌舰,准备和敌人进行白刃格斗!

但冲上敌舰的龙兵、妖兽战士随即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被轰得残破不堪的敌舰上,竟空无一人!

这些战舰早已无人控制,只是借着西南洋流自动地开进了高帝湾!

难道……

大家的头皮都开始发凉。

这个时候,高帝湾外有进攻的鼓声响起,这在龙兵和妖兽战士们听来,就像是死神发出的催命魔音!

然后,挂着白帆的语琳舰队出现,这些雄壮的身躯仿佛是传说中的史前巨兽,它们摧枯拉朽地靠近过来,犹如不可抗拒的宿命。

此刻,白色巨鲸背上的蛟王和妖兽王都知道形势对他们严重不利。

陡然,前面的一艘大翼战舰上闪现过一个穿着米色长裙的身影!

“追击!”妖兽王大喜,用手中的弓点住那艘战舰叫道,他当然认识那个身影,那不就是宁公主语琳吗?

白色巨鲸向着语琳的总旗舰猛游过去,转眼近在眼前。

蛟王不喜反怒,连连对妖兽王道:“坏了,坏了!”

妖兽王还在疑惑。

但上天已经不给他任何时间去疑惑了——浓雾中,左右两边各有舰队开来,将妖兽王的鲸群截断,白色巨鲸被围,而语琳的总旗舰,早不知哪去了。

“兽化!”妖兽王仰天高喊。

一股黑色的烟雾腾起,妖兽王变成了一头黑色麒麟!

黑麒麟跃离白色巨鲸,直向着左边舰队中为首的那艘大翼战舰上的,一个抱着张古筝的白衣公子扑去!

白衣公子浑然不顾攻向了他的黑麒麟,依旧专心弹奏。

琴声叮咚,悠远而神秘。

……

在一片的树蕨类植物的丛林中,一个淘气的男孩出现了。他梳着一条辫子;耳朵上的金色环扣挂下细链,直连到了鼻子上,然后穿孔拴住。

男孩一蹦一跳地走着,突然转过身,脆脆地叫了一声:“爹!”

他向着妖兽王张开双臂,拥抱过来!

“参黎。”妖兽王也张开了双臂,去迎接他的孩子。

“小心!敌人在用白鸟王的‘天魔音’!”蛟王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黑麒麟一惊,当下回过神来,眼前哪里有什么丛林和孩子——只有一群白衣少女正对着他扑翅飞来,射出乱箭!

是鹤卫!

“吼!”黑麒麟咆哮一声,两只前爪乱舞,将鹤卫射来的箭矢一一拨回。

可怜那些鹤卫纷纷中箭,白衣血染,从弥漫着纯洁雾气的空中笔直地堕入了阴暗深沉的大海,香消玉殒。

“羽化!”飞续轻喊了一声,他的背后,一双黑色的翅膀,向着天空喷薄而出。

这位白鸟王的唯一弟子亲自上前,左手抱“天魔琴”,右手在琴上扯了一把——琴弦的一端固定不动,另一端却带着法力弹跳起来,像数把极细的软剑那样地斩向了黑麒麟。

黑麒麟躲过弦剑,猛地从下方向上撩爪,一把抓住了无害的琴身,发力一甩,把琴和飞续一并甩了出去!

飞续向着一队开来的战舰飞撞过去,最后,他撞在了一艘大翼战舰的白帆上。

不过,这时的冲力已经很小了,随即,他倒也平平稳稳地顺着白帆滑落下来。

白帆下站着一个女将,她留着蘑菇头、扎着金红色的抹额,穿着金红色的劲装,是海女!

海女见心上人受挫,连忙过来扶住。

两个人四目相接,无限的情意弥漫在他们的周围。

随即,海女看着远方的黑麒麟,娇喝一声:“青虬!”

她手上的鲛泪珠串中,立刻升起一道红烟,只听得一声龙吟,一条无角的小青龙从海中张牙舞爪地飞起来!

海女纵身一跃,到了青虬背上,然后回头对飞续说:“那黑麒麟的确强悍,要不,你我一同上阵!”

飞续应诺,又把已经归位的天魔琴琴弦拉成“弦剑”,振翅跟着海女飞去。

蛟王看见飞续从天空飞过,就在巨鲸背上用三叉戟点住他念起了咒语:“暗冥冥兮,天阴晦;狂风卷兮,神灵雨;木萧萧兮,涡流转;冲波逆兮——水咆哮!”

一股怒涛冲天而起,向着飞续攻出!

但飞续来了个紧急转弯,险险避开,然后,依旧目标明确地去支援海女。

蛟王又想出击,但八只巨大的触手突然从海下升起,死死抱住了他所乘的巨鲸头部……其中一条触手,更是出其不意地按住了鲸鱼头部左端的喷水孔!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