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登基吧,少年》

  • 作者:雁九
  • 主角:霍宝,元帅
  • 推荐:49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2 12:08:19

《登基吧,少年》 内容简介

《登基吧,少年》作者:雁九,历史类型网文,主人翁:霍宝,元帅,本故事精彩片段预览:霍宝心中盘算着时间,今天是五月二十九,长宁县到金陵八十里,起早赶晚,明晚正可以过江北上。滨江县粮仓事需要问,曲阳县童兵也不能真的撒手。这时间还真是紧巴巴。骡车都空出来,薛孝知趣,选了一辆过去,将马车留

《登基吧,少年》 章节试读

霍宝心中盘算着时间,今天是五月二十九,长宁县到金陵八十里,起早赶晚,明晚正可以过江北上。

滨江县粮仓事需要问,曲阳县童兵也不能真的撒手。

这时间还真是紧巴巴。

骡车都空出来,薛孝知趣,选了一辆过去,将马车留给霍宝、水进。

霍宝早乏了,上了马车昏昏欲睡。

水进却是翻来覆去,时而叹息。

霍宝只觉得烦躁,翻身坐起。

“都三更了,水大哥还不睡叹什么?”

“之前柳元帅同三哥说订重阳节前后的日子,咋就提前了?”

“应该是三舅动静太大,柳元帅不放心了。”

柳元帅自己与四人共治亳州,号称数万人马,实际上兵力只有八千,并不占优。不过是因为身为淮南道教首的缘故,名声在外,得到教兵拥护。

徒三自己占了滁州,之前就有一万七兵马,又收了滁州兵,加起来两万兵马。

还有曲阳、滨江两县,都是徒三的亲友。

柳元帅本将老家滁州当成是自己后路,可如今却成了徒三地盘。

担心这门亲事的,不是徒三,反而是柳元帅,嫁女之日提前也就不稀奇。

水进是徒三心腹,是经过四月里的“征兵风波”,担忧道:“真要嫁女还好,就怕是鸿门宴!柳元帅是好人,可柳大爷、柳二爷都是小性子,容不得人,大小姐又是柳元帅二房夫人所出,与两人到底不同母……”

“那两人眼高,想要与亳州的几位元帅联姻。其中兵马最多的孙帅是鳏夫,他们哥俩看上的就是此人。孙帅快四十了,性情暴烈,先后娶过两房妻室,都没了,有传言说是被打死的。二夫人只有大小姐一个独女,不肯许嫁,才催着柳元帅在麾下择婿……”

“三哥当时是柳元帅亲兵什长,被柳元帅挑中许婚……听江大哥说,那段日子,那两个家伙因对着亲事不满,没少欺负三哥。三哥一直避让,听说柳元帅要派人回乡征兵,就请命南下……”

“三哥人缘好,回曲北直接征了八百青壮,又惹了人眼,不知那两个家伙怎么在柳元帅跟前下舌头,逼得三哥在亳州立足之地,只能再次南下,幸好遇到了你同五爷,才算真有了亲人……”

水进絮絮叨叨,话里话外很是为徒三不平。

霍宝的关注点却是不同。

“大小姐是柳元帅亲女?不是养女?”

“是庶长女,听说之前在小韩夫人身边,略大些才养在韩夫人跟前,与嫡出二小姐一般待遇。”

“二夫人也是韩家女?那陵水县的韩统领是不是与这位二夫人更亲近些?”

“咦?倒是让小宝说着了!韩统领是二夫人胞兄,是韩家二房的,柳夫人、柳少夫人是已故韩大太爷那一脉。”

这一家人就分了好几伙,不乱才怪。

“放心,不会是鸿门宴,说不得柳元帅要看重三舅了!”

“小宝又没去过亳州,怎么猜的?”

“不管是韩家大房、二房,都是柳元帅舅家,柳元帅让韩统领南下经营陵水,显然信任倚重这表弟……‘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柳元帅有名、孙元帅有势,估摸两人面子情,私下里对立,否则柳元帅也不会想起经营退路……柳大、柳二却是惦记与对手结盟,就算是亲儿子,也犯了忌讳。柳元帅为了管教辖制儿子,就只能将三舅抬出来!”

“……”

“噗通”一声,水进老实躺下:“都让你说的着着的,不是鸿门宴就好,我情等着吃酒……”

这一放心,须臾功夫就打起小呼噜。

霍宝被搅合的没了睡意,下了马车。

马车旁边,霍豹和衣而坐,充当护卫。

“怎么不歇着?不是安排了人值夜?”

“到底在外头,侄儿不放心。”

“粮食开运了么?”

“开运了,滨江还好,曲阳眼见就要断粮……一半运到县兵大营,一半运到县衙那边,表叔爷直接将县兵大营旁边半条胡同划给咱们了。另外金陵官仓那边催着运,咱们运力不足,就让牛刚盯着先运到薛家货仓……”

“这才几日功夫,辛苦了。”

“人手足,又守家在地,哪里就辛苦了?宝叔在外奔波才是真辛苦。”

“金陵知府衙门那边叫人盯了?”

“盯了,也叫人私下打听了一圈,知府衙门这边,每十天就往布政使衙门送东西,都有衙役押送。布政使衙门在城东,知府衙门在城西,两地相隔八里地,中间正好路过那段豁口。”说到最后一句时,霍豹压低了音量。

显然他明白霍宝用意,也有了预备。

霍宝心中十分满意,想起专门留下的石三,道:“弓队那边也没有出色的,路上倒是碰上个小子,有几分准头,瞧着跟你差不多。回头你留心些,要是能用就用。弓兵那边琐事多,总不能什么都你盯着。”

石三背着弓箭箭囊,早在霍豹眼中。

霍豹带了几分兴奋道:“昨晚侄儿就试了他,倒是比侄子强许多。我问过,他是跟着退伍老卒学的弓箭,怪不得比侄儿这野路子强。回头瞧瞧他人品,要是能用,也算添一当用的。”

“李远也不错,可以提上来给小二做个助手。”霍宝道。

其实童军缺的是斥候队队长候选,可斥候队长因要带手下探测敌情,容易有遭遇战,除了细心还需要勇武。

李远擅长后勤,武力值却是短板。

“宝叔用了李远,那高月那边?”

高月之前搅合到教会之事,却有前因,又是张千户的外甥,既然童兵接手了,待他与李远也不好厚此薄彼。

“心还算正,可性子太老实,少了几分血性!”霍宝皱眉:“不是说上过私塾识字么?那就负责童军文教,做个识字教官。”

叔侄两人正说着话,就见远远地惊起不少飞鸟。

叔侄两人都站了起来。

“着火了!”霍豹指着前面一处道。

夜色正浓,火光冲天,瞧着距离应该不远。

值夜诸人都被惊动,以霍宝叔侄为中心戒备起来。

“火势不小,叫大家起来!”霍宝吩咐着,自己也上车唤水进。

薛孝也起了,看着远处的火光担忧道:“是不是流民进村?”

霍宝想起溃兵进村时的绝望与悲愤,脸色冰寒:“去看看就晓得了!”

薛孝闻言,不由急了,心里爆了粗口。

瞎几把参合什么?

遇到这种事,不是当避而远之,哪里有往前凑的?

霍宝不等薛孝说话,直接对霍豹道:“点十人随薛大爷留守,其他人随我过去!”说罢,已经领先一步奔着火地方去了。

水进提了枪跟上,石三咽下一口吐沫,也缀了上去。

估摸有一里左右的距离,霍宝没一会儿就到了着火点,却是松了一口气。

不是村庄,是一处土地庙。

土地庙门口熊熊大火燃烧,一人举着火把,看着土地庙,振振有词:“金刚降世、天下太平!”

这身形眼熟,声音也停过。

“宋相公?!”

那人被叫了一声,才回头。

“宋相公怎么出城了?”

这是可怜人,脑子又不清楚,霍宝放缓了口气。

“啊!”

“救……”

土地庙里传来人声,霍宝脸色大变:“宋相公你在作甚?”

“他们是假教徒,他们杀了糖人李!”

“……”

“金刚降世,天下太平!”

“……”

宋秀才脸上带着笑,在火光映照下少了木然,看着与常人无异。

“宋相公既信了弥勒佛祖,就该晓得‘五戒’。”霍宝皱眉劝道。

杀死糖人李的真凶是霍宝叫人杀的,早已死透,宋秀才口中给土地庙中诸乞乞定的罪名压根不成立。

霍宝觉得头疼,精神病犯病杀人,你说怕不怕?

不是怕死,而是怕他祸害了无辜之人。

宋秀才正色道:“就这一回,就犯这一回!”

“……”

霍宝反应过来这话不对头,疾步上前,却是迟了一步。

熊熊烈火中,宋秀才轻笑道:“我去催催佛祖,该降世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登基吧,少年》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