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亓总霸宠之夫人请嚣张》

  • 作者:宠熙
  • 主角:蒋致珩,亓云霆
  • 推荐:7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4 12:07:12

《亓总霸宠之夫人请嚣张》 内容简介

火爆小说《亓总霸宠之夫人请嚣张》是宠熙笔下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小说,本新书的主线角色蒋致珩,亓云霆,精彩情节试读:“你在找谁?”裴少沉站在苏夏身旁,看着她找寻的目光游走在人群里,很好奇她是跟谁来的。“我找……啊,致珩哥!”蒋致珩的身影突然闯入了她的视线,不远处的蒋致珩正在和别人说话,听见熟悉的声音望过来一眼,开始

《亓总霸宠之夫人请嚣张》 章节试读

“你在找谁?”裴少沉站在苏夏身旁,看着她找寻的目光游走在人群里,很好奇她是跟谁来的。

“我找……啊,致珩哥!”蒋致珩的身影突然闯入了她的视线,不远处的蒋致珩正在和别人说话,听见熟悉的声音望过来一眼,开始还不相信,定睛一看,真是苏夏。

跟身旁人打了个招呼便满眼惊喜的朝着她走来,“夏夏。”

身材均匀修长的蒋致珩一身白色衬衫黑西裤,米色条纹领带显得斯文雅致,与苏夏并肩站在一起,养眼极了。

“蒋少爷,久仰大名。”裴少沉自从回国准备接管裴氏那天,便对各家公司详细的调查了解,对于这样一个优秀青年,不得不记忆犹新。

原来和苏夏一起的人,竟然是他。

“裴副总客气,彼此彼此,拍卖会很庞大。”礼貌寒暄,俩人客套握手。

裴少沉还想说什么,却被一旁来人叫了去,临走前对他们抱歉一笑,目光扫过苏夏脸庞,微微一顿,未多作停留便转身离开。

蒋致珩顺着他的眼神默默看了一眼苏夏,发现她还在看着别处,根本没在意。

“夏夏,你怎么在这里?”今天这个裴氏的宴会,属于H市各大公司内部慈善拍卖会,不是业内人士或者女伴,根本进不了场。

“我跟…男朋友来的…”苏夏犹豫地抿起唇,低声道。

“男朋友?你有男朋友了?……也对,我早该想到的,你都搬走了……”蒋致珩的眼神突然变得失落,苦笑一声,略带酸涩。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其实蒋致珩不是没想过在裴思远背叛苏夏后当即对她表白,可总觉得那个节骨眼儿上,她正伤心难过,他再横插一脚,总有些趁人之危的意思,不是君子所为。

他可以等,只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她已经男朋友的事实。

往往希望与失望只是一瞬间,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心底里的那份懊恼酸痛,旁人体会不来。

“对不起。”苏夏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总之对蒋致珩,她就是一如既往的充满歉意。可能就是因为他太好了吧,对自己也很好,所以觉得亏欠。

“为什么和我说对不起,是我……罢了,夏夏,幸福就好。”蒋致珩看的出来,苏夏气色比之前好,脸也圆润了些,身材姣好的她在哪儿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那双湖水般清浅的眸如一泓碧水,洋溢着少女的纯情和青春,一股清凉如甘泉,令人见而心生怜惜。

从他走到她身边开始,就有无数男人投来欣赏目光,只是她自己还未发觉。

蒋致珩突然伸出手,摸着小丫头的头,如大哥般疼惜,在苏夏看不见的深处,藏满了柔情似水。

苏夏点点头笑了笑,却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亓云霆气势如渊的背影,他正在侧身与旁人说着话,似乎感受到了她肆无忌惮的注视,突然转过身来,与她四目相对。

黑夜般深沉的眼眸锁定在她的身上,突然侧目转向一旁蒋致珩,眸光夹带一丝冷漠。

不知是心虚还是怎么,就像被那双眼中泛起的冷意刺到,苏夏突然缩了缩头躲开了蒋致珩的手,对着愣住的他抱歉一笑,“致珩哥,你先忙,我先过去他那边了。”

蒋致珩看着自己还悬在半空中的手,目送她轻盈的背影,缓缓垂下,心中一片默然。

苏夏小心翼翼地走到亓云霆的身旁,听见他还在跟别人说着话,苏夏以为他没注意自己,乖乖地站在那儿没出声。

这样的场合,说不自在是真的,全都是陌生的面孔,男男女女,从她的身边走过时,顺带着都会打量着她。

苏夏看微微垂目,不知怎么缓解这种神经紧绷感。

正在她胡思乱想时,手掌心突然一热,苏夏惊讶地看着还在跟别人自然交谈的亓云霆,他根本没看她,却准确的握住了她的手。

神情姿态仿佛握着她手的人根本不是他本人。

“亓总,拍卖马上开始了,请坐请坐。”大厅里的灯光突然暗了几分,身旁的人立刻带着亓云霆往准备好的席位走去,眼神微晃,偷偷看了一眼俩人的手,目光精明透彻,将准备好的席位又不动声色地挪了一张椅子塞了进来。

被亓云霆抓着手一起往前走去,苏夏本来穿着高跟鞋在大理石面儿上行动就有些慢,步伐微微踉跄。突然男人放慢了脚步,苏夏松了口气,这才控制好节奏跟上他的步伐。

走到第一排中间的位置坐下,苏夏心想,以后这种高跟鞋还是少穿,没走几步就脚疼腿疼,难受死了。

一束聚光灯打向台面的主持人,四周显得更加昏暗,亓云霆看着苏夏偷偷揉着小腿,眸色深深。

这场拍卖会一共十二件拍品,裴氏负责人致辞后,现场拍卖便开始。

古董,字画。

大部分都是这些,价格从几万开始到几十万,苏夏知道,这本就是公益行为,虽然一副普通的字画高达五十万有些不可思议,可想到这些都是为慈善公益做贡献,也就不那么心疼了。

古董这些苏夏就更看不懂了,倒是身旁的亓云霆,拍了一件古董花瓶,三百万成交。

原本喊到一百万就没有人再加价了,主持人突然播放一段两分钟的视频。

那是大山里一双孩子的眼睛,看着镜头,明亮的瞳孔,写满了童真,期盼,憧憬…明明在笑,弯弯的如月牙儿,却又无奈的聚满泪水,可爱又心痛。

现场十分安静,苏夏放在膝盖的双手揪在一起,心疼地盯着孩子那双眼睛,喉咙眼儿都泛酸了。

画面结束,亓云霆什么都没说,直接叫到了三百万,自然没人再加价。

苏夏看了看身旁这个平时冷峻一言不发的男人,突然之间,对他的认知更透彻了一分。

心底明明是个柔软佛系之人,偏偏要披着冷漠坚硬的铠甲,清傲凉薄。

看似无情如霜,却将温柔掩藏至深。

亓云霆,这个‘冰山’怪人。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