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秘术之主》

  • 作者:吴兴祚
  • 主角:安检门,孔洞
  • 推荐:53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5 08:15:32

《秘术之主》 内容简介

主线人物是安检门,孔洞的网络故事《秘术之主》此文是吴兴祚最新力作的玄幻文,文笔文从字顺剧情扣人心弦,绝对是值得追的热销小说,精彩内容 粗壮大楼旁。洛川刚一下车,还没来得及关上车门,小轿车就自己砰的一声将车门关闭,毫不留恋地自己寻找停车位去了。穿越者望着她毫无留恋,绝尘而去的背影,只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悲伤,就好像明明约定好了要长相厮

《秘术之主》 章节试读

粗壮大楼旁。

洛川刚一下车,还没来得及关上车门,小轿车就自己砰的一声将车门关闭,毫不留恋地自己寻找停车位去了。

穿越者望着她毫无留恋,绝尘而去的背影,只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悲伤,就好像明明约定好了要长相厮守,却不曾想对方竟然是翻脸无情的妖女,不管不顾地抛下了自己。

太智能貌似也不是什么好事。

洛川耸了耸肩膀,对此表示无可奈何,转身走向粗壮大楼外侧的轻轨站台。

…………

粗壮大楼的设计很有意思,虽然洛川此刻正好处在背光面,但却只有淡薄的阴影在地面上勾勒出了巍峨的轮廓。

从这个角度望去大楼并不像是实心的柱子,反而更加像由巨大的钢梁搭建而成,两头粗中间细的通天巨塔,透过那些简洁而优雅,呈现出美丽几何造型钢梁之间的缝隙,能够依稀一窥大楼内部的景致。

最上端隐没在高高的云雾之内,看不出是什么情况,而高层是典型的办公楼,在穿越者看来不过芝麻般大小的上班族们穿着职业装,已经开始快步穿梭在办公室里。

再往下则为几十层绿意盎然的庭院,疑似是高档居住区,从内部不断照射出朝阳般和煦的光辉,给人一种特别舒心,满溢着蓬勃生机的视觉冲击,最下层则是巨大的大门,从招牌上来看似乎是某间超大型购物广场。

23世纪的商家显然与21世纪同行广迎四方宾客的经营理念截然不同,从入口处就能看出他们显然更加重视安全保障。

大量全副武装,配备了黑灰色全覆式装甲和突击步枪的武装保安,配合着一扇挨着一扇,分为两排,前后间隔大约五六米的安检门,形成了铜墙铁壁般密不透风的封锁线,所有想要进入大楼的人员都必须在他们冰冷目光的注视下,经过严格检查才得以进入其中。

幸运的是,进入轻轨站台并不需要从大楼正门通过,只要搭乘位于大楼钢梁外侧的扶梯就行。

同时,洛川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些武装保安身上的外骨骼助力装置和自己小区的保安们有所不同,只有两条粗野的机械臂覆盖在大腿前方,手臂部分则完全看不到任何机械装置,而且整体显得很是廉价。

…………

轻轨站台内。

洛川刚从扶梯上下来,第一个注意到的就是高悬在头顶的水晶顶棚,离地至少有十几米高的透明顶棚让外界的阳光可以毫无保留地播撒在站台的每一个角落,而顶棚四周则被银灰色的金属所簇拥,它们构成了站台的主体,沿着柔和而圆润的线条,由上而下构成了整个站台。

从设计上来看这里和21世纪火车站的候客大厅非常相似,同样是一排排的座椅,忙碌而拥挤的人群出出进进,分布在各处的装饰性立柱只有三米左右的高度——远远够不着顶棚——唯一的用途就是投影出各式各样颜色艳丽乃至有些媚俗的广告。

站台靠近大楼的一侧有着直通大楼内部的宽阔入口,武装保安和密集的安检门没有丝毫放松戒备的打算,依旧在严格地盘查着每一个试图通过的行人。

另外一侧则是轻轨列车的轨道,时不时就能看到一辆呼啸而来的列车,从一头气势汹汹地冲入站台,在极短的距离内反常且悄无声息地完成了减速,稳稳地停了下来供人们上下,随后又犹如利剑出鞘般,嗖的一下,夹杂着撕破空气的锐利震动,眨眼间便驶离了站台。

整个过程看的穿越者心惊胆战,他十分怀疑如此剧烈的加速和制动会不会将乘客的内脏都挤出来。

不过,摩肩接踵从洛川身侧经过人群却以身作则,用实际行动否定了他的猜测。

穿越者注意到迎着自己走来的出站人流中,不时就会有一道道晦涩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自己这个傻傻地站在扶梯边,呆立不动的异类,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快速向着他熟悉的那种看疯子的眼神转变。

洛小爷毕竟是久经历练,对于类似场面的处理可谓是驾轻就熟。

只见他毫不在乎的露出了温和的笑容,紧接着便从容不迫地将一只手立摆在身前,嘴里说着“借过,借过”,就这么逆着人流走向轻轨的停靠地点,并最终停留在看上去非常坚固,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透明隔离门前。

洛川现在就如同刚刚从山沟里进入大城市的土包子,虽然希望自己不要表现出异常,但四处乱瞄的眼珠中却透露出一种极为质朴的好奇。

穿越者为了避免自己显得太过另类,从兜里掏出手机,一边查看自己需要上哪辆列车,一边近距离观察刚刚驶入站台的另一辆轻轨。

轻轨列车并非是行驶在固定的轨道上,而是挂着,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吸附在位于列车上方,大约有人头粗细的圆环形结构体上,两者之间并没有任何实际的接触,保持着差不多十几厘米的空隙。

车头部分的造型很奇怪,洛川所处的位置正好接近列车的前部,他向前走几步,站在车头侧面,看了半天都分辨不出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车头部分理所应当的没有属于列车司机的驾驶室,它是一个镶嵌在锥形结构上的金属圆球,直径差不多有一米八左右,两米不到的样子。

圆球上布满了用途不明,奇形怪状的孔洞,通过这些孔洞能够看到圆球内部的样子有点像是俄罗斯套娃,一层套一层的圆球全部设计相仿,也说不清究竟套了多少层。

随着列车的启动,这些套在一起的圆球突然以某种相互矛盾的方式旋转了起来,还没等穿越者看出门道,就带动着列车发出尖利的啸声,一下子驶离了他的视野。

洛川现在只觉得特别心累,两个世纪的差距比他预想的更加惊人,除了满大街的行人本身,无论是吃、穿、住、行,在几乎任何一个方面都找不到半点熟悉的事物。

如果说刘姥姥进大观园只是被远超想象的奢靡生活所震撼,那么此刻穿越者最大的感想就是自己千疮百孔,接近支离破碎的三观,差不多应该直接扔到垃圾桶里去了。

这种极大的不适应是全方位的、避无可避的,完全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在这种让人透不过气的压迫感面前,过去的经验都不再实用,曾经学过的知识彻底落伍,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头摸索。

洛川微微摇了摇头,按照手机上投影出来的站台地图,沿着侧面的扶梯,走到了下一层站台,一脸生无可恋地等了也就不到两分钟,驶向猎魔人公会的轻轨列车便以狂野的姿态冲入了站台。

让穿越者倍感欣慰的是,最起码开关门时响起的提示音,还是自己熟悉的样子。

…………

从设计结构上来说,23世纪的轻轨车厢和21世纪的地铁车厢差别不大,同样是左右两侧都有按照固定间距排列的车门,两两相对安装在左右,能够让七八人挤在一起的长条形椅子也没什么变化。

位于车厢中部的金属扶杆、固定在头顶横杆上的吊环,就连窗户的位置都差不多还是在老地方——座椅靠背上方。

而且这里的广播确实不是一般的啰嗦,通常只用于报站的广播现在就像是一只刚刚学会说话的金刚鹦鹉,魔音灌脑般的声音一刻不停,不断滚动播放着警方提示,新闻动态,当然,肯定少不了各式各样的商业广告。

之所以会遭遇如此恐怖的广告轰炸,背后的原因只有一个,按照半旧手机上的介绍,轻轨列车属于所谓的“公共福利设施”,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乘坐。

没错,免费。

有些头晕脑胀的洛川觉得这种所谓的“福利”,还不如掏钱买票来的实在,最起码不用忍受这种无处不在的骚扰。

也许因为今天是周六休息日的关系,长条形座椅有差不多一半都处在无人问津的闲置状态,穿越者选了一个靠近车门的位置坐下,首次有机会可以仔细观察41街区的民众。

车厢内的乘客们从装扮和气质上来看,可以大致分成两种。

一种是表情麻木,仿佛对于周遭的事物都失去了兴趣的上班族,他们穿着各自职业的套装,有暗色调为主的西装,也有色彩艳丽的连体工装,还有些则是浓妆艳抹、服饰各异的女生——可能是服务员,或者其他什么。

他们要么操作着手机,腕带或者挂着耳朵上有些像蓝牙耳机的设备,沉默不语地盯着投影出来的荧幕,要么充分利用上班途中有限的时间闭目养神。

这类人共同的特色就是极度的疲倦,并非肉体上或者精神上的劳累,而是灵性层面的……虚弱。

洛川自从点燃秘火之后就一直在自己摸索着使用灵性去“触摸”四周的事物,在洛公馆的时候,身边拥有灵性的活人只有郑敖和余婉婷,而他们的灵性都带有一种向上升腾着的活力。

女仆本身就是青春少女自不必说,老管家虽然外表垂垂老矣,但其灵性却如百炼精钢般自带一种不屈的坚韧。

穿越者由于缺乏比对数据,还以为所有神志正常者的灵性都应该相对活跃,最起码也不可能是一副日落西山的颓废模样。

但眼前这些上班族们,无论是睡是醒,外表如何的光彩照人或者看上去神光奕奕,当洛川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却只能感知到沉沉的暮气犹如一潭毫无波动的死水。

——与其说是活人,倒不如说更像是一群单纯的行尸走肉。

除了这些上班族外,车厢里一些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年轻人则完全是另外一个极端,他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全都显得有些亢奋过度。

就在洛川不远处就有几个脸画的像鬼一样的太妹,看模样二十出头,穿着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学生装——起司色针织小毛衣、白色女式衬衫搭配黑色过膝百褶裙——正在叽叽喳喳地聊着天。

她们动作浮夸地挥舞着貌似从不离手,挂着花呼呼链子的手机,说话的语速很快,话语之中还夹杂了大量莫名其妙的词汇,根本就听不懂在说些什么,此刻正眼神莫名地不时瞟向穿越者。

洛川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肆无忌惮的眼神太过引入注意,耸了耸肩,收回了投向太妹们的打量目光,仅凭灵性继续观察着周遭的人们。

在他看来这些年轻人的灵性都非常不稳定,兴奋的时候就像冬日里的火炬,尽情绽放着自己的灼热,而一旦安静下来立刻就变得空洞且缺乏凝聚力,直到又一次被猛烈点燃为止。

那种燃烧完全是依靠点燃灵性本身,通过对自身思维能力的摧残而获得的短暂辉煌,从本质上来说只会让他们的灵性愈加虚弱,换个说法就是把自己当蜡烛点——得不偿失。

车厢内也有特例独行的人,距离洛川大概一二十米,有一个衣着朴素,白发苍苍的老大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正握着琴弓演奏着怀中的棕色木质大提琴,距离不远却没有声音传来,从他耳朵上造型夸张的耳机以及满脸的陶醉之色来看,人家明显是在自娱自乐。

前世穿越者在网上看到过一种说法,如果想要了解一个城市,最好的方法就是融入到当地的人群之中,只要贴近他们的呼吸,你就能感觉到整座城市的脉搏。

洛川也不确定自己的理解是否正确,不过既然大家都挤在一个车厢里了,理论上应该是算是融入进去了,不过一番观察下来的结果让他得出了非常不乐观的结论。

麻木、冷漠、迷茫以及对现实生活的逃避,基本就可以概述目前为止自己在车厢里遇到的所有人。

穿越者早已习惯了21世纪大都会那种繁花似锦、烈火烹油般的盛世气氛,所以他无法理解,也难以想象,究竟是怎样的生活才会造就如此凄凉的精神面貌。

就在洛川思索之际,车窗外一幢粗壮大楼正在逐渐展露出自身的雄浑之色,位于大楼中央位置巨大而狰狞的黑铁色狼首格外引人注目,它猩红的眼珠填满了立体感十足的尖锐眼眶,散发出一阵阵逼人的煞气。

穿越者知道,那是猎魔人公会的标志。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秘术之主》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