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掌中妖孽》

  • 作者:殷慢声
  • 主角:殷勤,殷五叔
  • 推荐:58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5 12:09:23

《掌中妖孽》 内容简介

《掌中妖孽》是殷慢声所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佳作,设定震古烁今,文笔出神入化,可以看一下。“我说你们这几个小的也是真大胆啊,居然敢正面对上那个人,殷二声是死了吗?居然会放你们做这么危险的事?”殷五叔不知从哪摸出一只苹果,蹲在杂物箱子上一边吃一边看着他们。“我们是出来找殷殷勤的。”殷疏狂简单

《掌中妖孽》 章节试读

“我说你们这几个小的也是真大胆啊,居然敢正面对上那个人,殷二声是死了吗?居然会放你们做这么危险的事?”殷五叔不知从哪摸出一只苹果,蹲在杂物箱子上一边吃一边看着他们。

“我们是出来找殷殷勤的。”殷疏狂简单说了一下昨天的事。

她打量这个粗犷大汉,满脸胡子,看不出具体年龄,接近四十。原来他就是殷家庄的那个五叔,他不是一直都待在关外吗?听说有好几年都没回来过年了。

“殷五叔,你知道那个男子是谁吗?”她问道。

殷五叔听见声音,才注意到这个脏兮兮的小少年,但听见她的声音,讶异道:“你是女娃娃!”

她还以为这身男孩衣服根本没作用。“我叫殷良,半年前收养的,五叔,我想知道那个男子是谁?”

殷五叔左看右看。“什么男子,我才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殷疏狂根本不信。“什么叫我们居然敢正面对上那个人?你分明知道那个人是谁。”

她也说道:“五叔你知道那个人很危险,不是很厉害而是很危险,这代表你不仅知道对方的武功很强,还知道对方不好惹,或者说对方很有势力,才会非常危险。”

殷五叔见二人都坚定地看着自己,忽觉原本一个殷疏狂就头大了,怎么现在还多了一个。

殷黑燕抓抓头,根本没搞清楚什么状况。

“唉,服了你们。”殷五叔吃掉苹果,身上衣服擦擦手。“那个人是很危险,他是血楼的主子。”

竟然是他。

血楼的主子,名字不详,外貌不详,只听说是个早年出身宦官的人。后来不知怎得就进了血楼,还做了楼主。

之后的血楼就变得非常危险,武功顶尖的杀手辈出,都是为钱卖命的。他们什么单都敢接,什么人都敢杀,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只要你出得起价钱。

至于血楼这个称呼,有人说曾见过那些杀手们住的楼宇,血从楼上像瀑布一样倾泻下来,所以大家都喊血楼。

她没想到原来那个男子就是血楼的主人。

折磨驱使女性,却又衣着华服女装,喜欢漂亮的面容,对殷歌扇这样的少年见猎心喜……宦官出身是吗,这些都说得通了。还有那天见到的高修夏,也是差不多这样的人,这个血楼尽出妖魔鬼怪吗?

殷疏狂却看着他。“五叔,你为什么回来?”

“过年啊。”他理所当然的回答。

“哼。”殷疏狂满脸的不信。

“你这小子,装什么老大人!”五叔追着要拍他的头。

这时,殷春风从外赶来,见到殷疏狂他们回来了,松了口气。“疏狂哥,殷殷回来了……诶,五叔你也回来了!”

殷春风显得很惊喜。

殷殷勤回来了?

这个消息让大家都振奋,跟着殷春风赶到前院去。

只见饭厅中,有几个主子都在,连殷宇都在,而在他们之中,殷殷勤正乖乖坐着,让殷相给他检查。

殷相上来就扒了他的衣服。“嗯,没有外伤。”

殷殷勤红着脸,抓着衣服往回穿。“我都说了我没受伤!你们怎么就是不听!”

“殷殷勤,你最好老实交代你去哪了,一晚上都没回来,你知不知整个殷家庄都出去找你了。”殷宇脸色不好说道。

“我……我是,因为一些事……”殷殷勤突然有点结巴。

殷相冷冷戳破他。“编啊,要是没想好怎么编就最好别说。”

见他们都看着他,殷殷勤还真紧张地不知道怎么编。

此时,殷春风带着他们进来,见到殷殷勤,殷疏狂他们显然真正松了口气。

“殷殷,你回来了。”

双方一见面,这么大清早,殷疏狂这几个怎么一副刚从外头回来的样子。就算是他们都还好,都是庄里管不住的惯犯了。但殷相看见他们之后还站着一个绝不该在此的人,不由得隐怒。

“殷良!”

这小鬼不好好睡觉穿成这样是几个意思?脸上怎么多了这么多口子,她出庄了?怎么出去的?殷疏狂他们带着她出去做什么了?

殷良还真是少见殷相能喊这么大声,她揉揉耳朵站了出来。

殷疏狂见殷相瞪着自己,他自己还一肚子气呢。“看我干嘛,又不是我带她出去的,事实上,还是我们带她回来的。”

为防止殷疏狂把事捅出来,她出来简单做了个总结。“我们一起出去找殷殷勤了,现在他回来了没事就好。”

“谁和你一起。”殷疏狂瞪她。

她不是很想理他。“殷殷勤,你到底去哪了?”

“五叔!”殷殷勤眼尖看见殷五叔居然也在。“你回来过年了。”

殷五叔一听就知道他在转移注意力,笑哈哈地走过来,坐在他旁边搭肩膀。“是啊殷殷,我回来了,我还以为庄里这么大排场是为了迎接我回来的,原来是你啊,所以我也想知道你究竟去哪里了?”

殷殷勤看瞒不住了,老实交代。

“我昨天下午想去回春堂的,还没进门,就看见一个以前认识的人,就是隔壁村的小兔,她被义庄的人收养了,现在在义庄帮忙,我就去看看她了。”殷殷勤说道。

“嗯?这就是你想好的说辞?”殷相冷笑。

“不是我说你,殷殷,你呢,最好再练习几遍,等下殷二声睡醒就过来了,有他在,你只要一个字说不圆他都会发现的。”殷五叔好言劝道。

殷殷勤显得很着急。“是真的,我真的留宿义庄了,小兔也是真的,五叔你不信可以派人去义庄问,我昨晚本来和她聊完就想回来的,是她说昨夜不安全,让我别出去了,早上再让我回来。”

为什么会称这里的夜晚的街道“不安全”?这里的晚上没有什么不安全的,这个镇子虽然乡下,但习武的家族很多,更何况还有赫赫有名的殷家,什么毛贼山贼都不敢来这里,官府都省事很多。

难道不安全指的是血楼楼主出来这件事,她怎么知道?一个乡下村庄出来、被义庄收养的孩童会知道这个?义庄和回春堂的确挺近的,但殷殷勤没道理不知会殷疏狂他们一声,就待了一夜啊……

殷殷勤肯定隐瞒了部分信息。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