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

  • 作者:公子莘苏
  • 主角:于息,藏书阁
  • 推荐:9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04 12:09:08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 内容简介

主线人物叫于息,藏书阁的创作是《唯棋与你不可辜负》,它是作者公子莘苏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创作,主要章节节选:就在两人急忙准备继续打扫时,于息懒懒道:“等下。”两人停住脚步,望向她。于息走到应初身前,在离几个拳头远的地方停住,微微一笑:“应初,这书架所有分类位置以及每个书架上每行放的什么类别书,你有没有记住?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 章节试读

就在两人急忙准备继续打扫时,于息懒懒道:“等下。”

两人停住脚步,望向她。

于息走到应初身前,在离几个拳头远的地方停住,微微一笑:“应初,这书架所有分类位置以及每个书架上每行放的什么类别书,你有没有记住?”

“并未,目前所涉书籍还未到全部,故而......”

于息看了眼地上仍是惨状的书籍,笑容维持得有些艰难:“那就先记下他们,再把地上的书分好。”说到这,又看了眼独孤长柳道:“然后告诉这家伙,让他去放。”

“最后,再打扫。”

两人显然明白,这比他们之前无头苍蝇一样的打扫要有条理多,两人点了点头,并无异议。

“想不到,你这家伙,对打扫还蛮有一套啊。”独孤长柳难得的说了句体贴话。

不过,某人可不稀罕:“是你们太笨了。”吃饱了,有力使不完。

“你......”

应初摇头失笑:“独孤兄,时间不多了,我们快去开始吧。”

独孤长柳想了想于息的话,抬眼看了看四处堆放的书籍,最后选了一处堆得跟小山一般的地方,向前走去。

“于息,你可还要我找些书籍给你。”

“应初,这时候,你不去关心那些书什么时候能整理完,反倒来操心我想不想看书。”

“你可真是心宽啊。”

于息说话的语气甚至透着些恶劣。

她不相信一个人还能心大到这种地步。

其实何止是于息不相信呢,就连应初本人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在这个时候,第一想到的是于息会不会无聊。

“我......不知道。”只听他继续道:“毫无疑问,摆在眼前,应该放在第一位的是赶快把这里打扫完,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先想到你会不会无聊,需不需要看书。我......不知道。”

他一双清亮的眸子诚挚的望着于息,眼中不难看出,还有疑惑不解。

于息对上这双眼睛,她本来恶劣的问语,因为这双眼睛希冀从她这里找到答案,心里变得烦躁异常。

她恶生生道:“谁知道。我看你是好人做多了,自己爱找虐吧。”

应初沉默了片刻,肯定答到:“不可能。”

他能够与棋为善,却不会为他人多此一举。

他只消思考片刻,便立马否定了于息给他的回复。

于息再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不知道就不知道,我管他干什么,她挥散了心中的那股莫名之气。

思绪回复清明,她想:这小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既然这样,她管这么多干什么。呵~她向来万事随心,怎么开心怎么来,不是吗。

只是......

她不知道她在迟疑什么,算了,放过这小子一码。

“我现在看书看腻了,你赶紧给我去记分类,别忘了,我要监督的。”

应初想不出个所以然,也不再纠结,点了点头:“好。”

然后便开始一排排的记忆相关位置,显然,这对于他来说,不是个费事的事。

很快,他就和独孤长柳一起去整理地上的书籍。

两人按照于息的方法,分工合作的十分顺利,地上成堆的书籍也是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幅度消失。

于息则是在书区慢悠悠的走了一圈,偶尔会从书架上抽出本书来看上两页。

日落时分,夕阳映照着大地,学院中的学子,三两结群的下了课,三人的被罚,没有影响到任何人。然,细听之下,却发现,他们口中大部分在议论着的,是他们三人。

“他们三个人打扫藏书阁都一天了......”

“是啊......”有人附和。

“听说北楼的藏书阁废弃很久了,应该不好打扫。唉,我这还准备向应初讨教讨教棋艺呢,你是不知道,当初盛合赛上......”

“你去了盛合赛?”

“那当然,你是不知道当时应初以一敌众,有多厉害。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应初赢了比赛之后,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小子,出言挑衅,最后应初说要和他对上一局。”

同伴很快接上话茬:“这事我也有听说,想来应该是运气。”

可惜,听到的是另一人事与愿违的回答:“不,看比赛的人都知道,这是实力的差距。”

“等等”,说话人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他想到,当初盛合赛后和应初比赛的不就是:“于息”。

旁的人不知说话之人为何突然提到于息,遂问道:“于息怎么了?”

“我想起来了,那天赢应初的人,正是于息。”只是,他那天更多关注的是应初,而且当时,他离得比较远,于息的面容看得有些模糊。

但是,细想起来,还是能把两人对起来的。

“天啊,可是这两人怎么搅到一起了......”

这事渐渐的一个两个的,传开了。

正在打扫的应初三人自然是无心关注这些的,他们现在的心思都在打扫上,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的整理总是是告了一阶段。

此时,应初已经将地上的书籍全部都分类完毕,剩下的只要配合独孤长柳把书归置到该在的地方就是了。

应初用袖子轻轻抹了抹额头的汗,因为一直蹲着身子,站起来的片刻有些眩晕。

独孤长柳见此,问道:“应初,没事吧。”

“无事。”

“要不你先去歇歇吧,这后面也就是搬运的事。我有功夫在身,这事我在行。”

至于位置,虽然他没有应初那样一遍就记住所有位置的能力,但好在多跑几次,他也就熟悉了。毕竟,他下盲棋的水准没有点记忆力,也下不出来。

虽然,这也不是就靠记忆就能下的事。

也正如独孤长柳所说,后面就是体力活。独孤长柳在体力消耗这一块,自然是没话说的。

应初回以道:“多个人总归多份力。”

于是,他等脑中眩晕过去之后,就开始抱着十来本书籍凭着记忆走到他们要放的地方。

因为地方就在手边,所以他就准备像独孤长柳一般,几本直接放完。

但显然,他高估了自己的力气。

一手几本,一手十几本的后果是,最后十几本的书马上就要脱离手中。

应初有意想要全力护住,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在他闭眼准备放弃之际,一人在旁帮他稳住了。

手中书籍获得安全感,他也感受到了明显是有人力帮忙的力量,他猜想应该是独孤长柳。

睁开眼准备道一声谢的时候,听到了一声意外而又熟悉的声音:“不行,逞什么强。”

应初此时只觉得满心欢喜,无处安放。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