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天价宝贝:爹地花样宠》

  • 作者:暖色画
  • 主角:岳依,连承允
  • 推荐:70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07 12:09:41

《天价宝贝:爹地花样宠》 内容简介

《天价宝贝:爹地花样宠》为暖色画原创,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主要章节节选:然而这个什么未婚妻选拔大赛,竟然有很多女孩子来应选,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这边热火朝天,而连顾音那边,也没闲着。凭着她的人脉和连承允的关系网,她轻而易举查到岳依珊和果果,再加上这个什么鬼的未婚妻选拔

《天价宝贝:爹地花样宠》 章节试读

然而这个什么未婚妻选拔大赛,竟然有很多女孩子来应选,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这边热火朝天,而连顾音那边,也没闲着。凭着她的人脉和连承允的关系网,她轻而易举查到岳依珊和果果,再加上这个什么鬼的未婚妻选拔大赛,更加刺激了连顾音,一时冲动,连顾音真的做出傻事来了。

她在岳依珊接果果放学的路上,找人开车去撞,却没有撞到。又买通私立幼儿园里的人,给果果的蔬菜泥里下药,害得魂飞魄散的岳依珊冒着被扣五分的惩罚,放弃了一场选拔赛的比赛,带着果果奔去医院,同样赶到医院的汪向阳,竟然还在医院里,看到了叶添明的妈妈。

这都是怎么回事?!这不是连顾音的手段吗,怎么还牵扯到叶母?

很快,果果脱离危险后,汪向阳就把连顾音告上了法庭。然而一审结果是证据不足,证人也存在疑问,法官决定延期再审。

汪向阳怎么可能会放过要谋害自己女儿的人?

岳依珊登门去找过叶母,叶母本来也受到刺激和惊吓,看岳依珊咄咄逼人的,也就什么话都说了。

汪向阳在停车场里等着岳依珊,等一个他想知道的结果。

因为有一盘极大的棋局,汪向阳早就布置下了。

停车场上,汪向阳眸光灼灼地看着她,眼底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

“对,我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叶母让她说出真相,依珊,我不是利用你。难道你不想让真正的人受到惩罚吗?”

她生气不是因为汪向阳利用她,而是对她的不信任。

岳依珊知道他不想让连顾音脱罪,但是他们两应该互相信任,有什么事直接说出来,别隐瞒对方。

“我没有不愿意配合,只是你这样瞒着我,让我很失望。”岳依珊倔强地看着他,眸中的怒火显而易见。

汪向阳低垂着眼帘,把眸中的复杂情绪掩盖住。

他暂时还不能把所有事情告诉她,等所有事情尘埃落定后,他肯定会把一切告诉她。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汪向阳把她拥入怀中,话里的愧疚让岳依珊强硬的心里突然软了下来。

她抬起双手,紧紧地圈住他,小声地说:“嗯,这次就原谅你吧,不许有下次了。”

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的情景让远处的连承允看在眼里,他垂下眸子,敛去眼底的悲伤。

这辈子,他和岳依珊再无可能了。

或许和她相遇就是一个错误吧。

连承允回到车上,随即淡淡地开口说道:“阿福,去市局。”

“是,boss。”

……

连承允坐在市长办公室等了好一会,这时房门被人打开。

连昌明瞬间收起了虚伪的笑容,一脸严肃地看着连承允。

“今天开庭怎么样了?”

“你收买了那些证人改口供。”这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连承允已经笃定他收买证人了。

连昌明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继续问:“今天的开庭怎么样?”

“突然有一个证人改口了,你的心机全部白费了,连昌明,你最好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了。别到时候,妹妹救不了,还把你自个搭进去了!”连承允站起来,愤恨地一拍桌子,他情绪激动,脖子上都暴起青筋。

“什么?”连昌明不敢置信地瞪着眼睛问。

“你别以为出了钱,用权力帮他们办完事就能解决问题,他们也是普通人,没有受过训练,面对厉害一点的律师,就马上原形毕露了。”连承允就是看不惯连昌明这一点,为了能赢不择手段。

连昌明很快就稳住了情绪,他淡定从容地说:“不用你教,我也会处理好。即便失败了,我也还有别的计划,绝对不会留言任何痕迹。”

“哼,你倒是会给自己留后路。”亏他还担心的立马赶过来提醒他…

“你对父亲就是这种态度吗?承允,你为什么要这样恨我?”连昌明既生气又愧疚,他举起的手又慢慢地收回去了。

连承允看他一副要打自己的模样,脸上露出讽刺地笑:“你当初是怎么害死妈***,你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因为你,妈妈才不会离我而去。连昌明,这辈子也别想我敬重你。”说罢,连承允甩门便离开了市长办公室。

连昌明重重地跌坐在椅子上,脸上露出愧疚的神色。

“都是自己造的孽,呵呵……”他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句,随即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

“事情败露了,你知道怎么做吧。”

“嗯,好,记住别再露出马脚。”

连昌明挂掉电话后,紧紧地闭上双眼…

当年的事情在脑海里盘旋着,永远挥之不去…

……

岳依珊回到家里,只见果果正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画画。

这段时间忙得连陪女儿的时间也没有了,难得今天回来早,她决定陪陪她。

“果果,在画什么啊?”岳依珊从后面伸着脖子看向果果。

果果听见岳依珊的声音,连忙扭过头去笑着回答:“老师让我们画家庭成员,妈咪你看,我画得好不好?”

岳依珊不假思索地点头称赞道:“嗯,画得很好哦,越来越有进步了。”

“真的啊?妈咪,你能认出这些人都是谁吗?”果果笑嘻嘻地问着。

“这是外公外婆吧,这个年轻长头发的是我,这个穿西装的是你爹地吧,这个是陈嫂,果果怎么多了一个人呢?”岳依珊逐一数着,忽然发现多了一个小娃娃,她拧着眉头,疑惑的问。

“这个是小弟弟呀,妈咪,弟弟在你肚子里什么时候能长大啊?”果果盯着岳依珊的肚子,左瞧右瞧,恨不得把她的肚子看出一个洞来。

岳依珊连忙捧着她的小脸蛋说:“没有,妈咪的肚子还没有怀小孩。果果喜欢弟弟?”

“嗯,弟弟或者妹妹都喜欢,但是陈奶奶老是妈咪怀了弟弟,我才画的啊。”果果一脸天真地说。

“傻孩子,想怀孕也要看缘分,等妈咪真的怀孕了,会告诉你的。”岳依珊轻轻地刮了她的小鼻子,认真地说。

“那妈咪,你和爹地什么时候结婚呢?果果听小胖说,结婚需要花童,他想和我一起当妈咪爹地的花童。”果果歪着脑袋,疑惑地问。

这个问题有点难道岳依珊了,什么时候结婚也要看能不能比赛拿第一啊…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