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三界帝王妻》

  • 作者:馨雨小哥
  • 主角:程循墩,陈奎
  • 推荐:74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7 17:04:33

《三界帝王妻》 内容简介

经典辣文《三界帝王妻》是馨雨小哥所编写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主角程循墩,陈奎,小说剧情回顾:公孙婉儿的手心发着烫,她变得不果断了。“你们给我退回去,不然杀无赦。”程循墩舞着刀,逼着他们往后退。这时候一个孩子拿起一块泥巴,用力地砸到了程循墩的身上,骂着:“你个大坏蛋,你个大坏蛋,快放了我头头叔

《三界帝王妻》 章节试读

公孙婉儿的手心发着烫,她变得不果断了。

“你们给我退回去,不然杀无赦。”程循墩舞着刀,逼着他们往后退。

这时候一个孩子拿起一块泥巴,用力地砸到了程循墩的身上,骂着:“你个大坏蛋,你个大坏蛋,快放了我头头叔叔,你们不准抓他们。”

几十个贫苦的百姓已经围了过来。他们眼神凶恶,面对士兵们的大刀,他们丝毫没有畏惧。在他们的眼中,这些叫劫匪的人,成为了他们的英雄。这些叫士兵的人,却成为了他们的口中的贼人,走狗。

这个时候,程循墩抓住那个刚刚辱骂他的小孩子。他拿着刀架在了那个小孩子的脖子上面,他威胁着这些百姓,嘴里恶狠狠的骂道:“你们这些贱民,快点给我后退,不然我对这个小孩子不客气了。”

士兵们,有良心的,见到这一幕都觉得很是寒心。堂堂皇亲国戚居然做出如此不知颜面的事情来。

“你把那个小孩放了吧!”终于有一位士兵出来,劝阻程循墩了。

那个士兵,公孙婉儿认得,就是那日,在饭堂里带头跟她打起来的那位。

他叫做陈奎。是南平城不老村的普通老百姓。他来参军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老百姓。如今,他看到程循墩如此欺负一个幼童,他实在是不忍心,觉得有悖初衷了。

于是,他便出来阻止程循墩。

“滚来。”程循墩怒骂着。

陈奎很是纠结,他的拳头已经握紧了。可是却怕程循墩的势力。要是,他真的打了程循墩的话,那么他一家老小的命可能就没了吧。

就在陈奎顾虑这么多的时候。

公孙婉儿拔剑而出,轻而易举地便将剑架在了程循墩的脖子之上。

“你,苏婉儿,你干嘛?”程循墩看到公孙婉儿的那把寒剑,他的心里就凉透了。

“给老子放人。”公孙婉儿心里已经像是被团团烈火焚烧了。她以为程循墩可能只是沾染了贵族身上的娇纵气息罢了,没想到,他的心肠是歹毒的,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

“苏婉儿,你要是敢动我,我就杀了这个孩子。”程循墩拿孩子的性命要挟着给。

这时候,陈奎一个飞踢而来,踢中了程循墩的死肥脸。

一口黏糊糊的液体从程循墩的嘴里喷了出来,他疼的手抖。

就在这个时候,公孙婉儿从他的手中夺过了那位可怜的孩子,随后,飞腾而起,一脚踹中了程循墩的肉背。瞬间,他便哀嚎着倒地。

百姓们被这么一幕惊呆了。他们也没想到有这么一出。

“陈奎你死定了。”几个程循墩的狗腿子立马围了上去,将他扶了起来。

他们自然是不敢骂公孙婉儿的,只好拿陈奎做出气筒。

陈奎的眼睛已经通红了。他额头一直冒着冷汗。

公孙婉儿将孩子还给了百姓们,百姓们都十分感谢公孙婉儿的搭救之恩。

“英雄,求求你,放了他们吧。要是没有他们,我们早就已经饿死了。”一个妇女直接跪在了公孙婉儿的面前,扑通一声,声音具响,吓得公婉儿急忙半蹲着,将老妇人扶了起来。

“别这样。各位百姓听我说。我会将今日之事如实禀报给我们的封漠少将军。我相信,少将军一定会给你们的英雄一个合理的安排。关于你们的口粮问题,也一定会得到妥善处理。请百姓们稍安勿躁,要相信我们封漠少将军,要相信雍关城,要相信我们的大洲王朝。”公孙婉儿正义地说着。

此时,华北笙正在和陈奎私语着。

公孙婉儿朝他们看了一眼,便暂时没有管他们。华北笙的那些鬼主意,她也是可以猜到八九分的,定是要说服这个陈奎了。

“我们凭什么信你?”

“对,我们凭什么信你?”

“我信她。”头头对着百姓们大喊了一声,他面容羞愧,黝黑的脸上出现了一点微弱的红晕,简直就看不出来。

公孙婉儿回头,笑笑地看着头头。她知道,头头是十分信任她。既然这样,她自然也不能让头头失望。无论如何,她都要保住这些劫匪的性命。而,这个十恶不赦的程循墩,往后,不是他找自己的茬了,而是她公孙婉儿要找他的茬了。

听到,头头放话了。百姓们自然而然就也信任公孙婉儿了。

之后,公孙婉儿下令,让士兵们把程循墩一伙给摆起来,再将头头一伙也给摆起来。

正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镇里的守兵来了。他们都说自己是有眼不识泰山,居然没有看出公孙婉儿与华北笙是官爷啊!

“嗯,你给我出来。”华北笙把镇士兵的头目单独叫了出来。

“怎么了,官爷。”那个头目满脸的奉承。

“来,自己盖自己一巴掌。”华北笙故意摆出了一副官威。

“啊,为什么啊?”那个头目,觉得奇怪。

“老子叫你打,你就打,你有意见吗?要是再多话,我就带你回雍关城军营,好好招待你。”华北笙故意露出一副阴险的样子,不怀好意地在那个士兵头目的肩膀上拍了拍。

那个士兵头目,吓得立马狠狠盖了自己一巴掌。可他还是笑笑,说道:“官爷,满意吗?不满意,我再打。”

华北笙笑着点点头,表示满意了。随后,他趴在士兵头目的耳边言语着:“这里有我的眼线,要是再让我知道你对下属动手动脚的话......即便,是我想放了你,那位姑娘也不会放过你的。她的厉害,你应该是知道的。小心,你的手脚都会被砍断。”华北笙邪笑了一下。

这一下便把士兵头目吓得够呛了的。他畏畏缩缩,立马露出尴尬的笑容,向华北笙保证着,不再欺负下属。

“你,也走吧。”公孙婉儿来到了一位镇士兵的面前。

昨天,公孙婉儿与华北笙进镇的时候,说自己是商人,并有一件无价之宝。这位士兵便一直盯着华北笙的衣襟看。

随后不久,这位士兵便一路尾随着他们。而今日,这劫匪立马就来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