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苟在汉末》

  • 作者:九雁山居士
  • 主角:张虎,花季少女
  • 推荐:97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8 20:21:45

《苟在汉末》 内容简介

主人翁是张虎,花季少女的佳作《苟在汉末》此文是九雁山居士原创的历史文,文笔出神入化内容流光溢彩,绝对是感觉不错的热销小说,主要章节节选 听到张虎说已经可以骑马缓行了,陈刚出言问张虎道:“不知将军是想留在此地再将养几日,还是现在就返回信都?”张虎的官职比他高,既然见了张虎,自然是听命于他。留的话就要安排扎营了,若是走的话,担心张虎身体撑

《苟在汉末》 章节试读

听到张虎说已经可以骑马缓行了,陈刚出言问张虎道:“不知将军是想留在此地再将养几日,还是现在就返回信都?”

张虎的官职比他高,既然见了张虎,自然是听命于他。留的话就要安排扎营了,若是走的话,担心张虎身体撑得住撑不住。

“已经无大碍,主公定然急盼我等返回,再则众位将士寻找我,连日来辛劳,早日回城也好缴令。”张虎开口说道。

商议完毕,张虎吩咐魏延给黄骠马套上鞍辔,玲玲母女一直在院内听着他们的谈话,见张虎要走,玲玲转身回到屋内,捧着青釭剑及装着印绶的锦袋子走到张虎跟前。

玲玲低着头,不敢看张虎,只是把东西递给他。两人相处多日,张虎心里也真的喜欢上了这个有些古灵精怪的姑娘。

虽然眼前这个姑娘有些调皮,并不是如同大家闺秀一样温良贤淑,更谈不上柔若娇媚,甚至常年辛劳,皮肤还有点微黑,若非读过诗书,习过些武艺,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女,但是对于张虎来说,自己也说不清什么时候触动了心里的那一丝弦。

若是说青春靓丽,哪个花季少女不是青春靓丽,若是说笑靥如花,又有哪个少女不是。那些都不过是离自己很远的影子,就想画中的人一样,和自己并无任何交集。

但是眼前这个影子却是相伴了几日,真真切切存在的人,一颦一笑之间,自然是顾盼生姿。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感情这些事情,并不是预设好了,一步一步去执行的。心底的那根弦,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谁拨动,只是那一刹那回眸的温柔,就足够了。

这世上美人太多,燕瘦环肥,如同百花齐放,各有风姿,但是三千弱水终究只取一瓢来饮,拨动心弦的只会有那么一个人。若是没有心动的感觉,只是那个人还没出现而已,也不会见一个动一下,那叫“滥琴”。

写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元稹,转眼就打了自己的脸,爱上了别人,其实也是情有可原,因为他在后两句早就说清楚了。“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半缘修道半缘君,这就说的很清楚,一半是为了提升我自己的格调,一半才是为了你,都是我假装出来的,千万别信。元稹就是个感情骗子,这根本不是真正的动心,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写出这么美的诗。

虽然当初玲玲口无遮拦的说道,捡回张虎做夫婿,张虎不知道小姑娘知不知道夫婿的含义,但是救命之恩,连日来悉心照料,玲玲在不自然里也流露出对张虎的喜欢。

那个少女不怀春,正是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平日在这荒野山村何曾见到张虎这般英武男子,心生爱慕自然是再正常不过。更何况在张虎身上仿佛又看到了幼年时眼中父亲的气息,一般的文武兼备,气度风流,隐隐会有些依恋。

想到当初开口说捡回来当夫婿的话,感到有些害羞,低下的脸上微微有些红了起来。如今他要走了,自己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此一别,也不知道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

罢了罢了,他是少年豪杰、朝廷栋梁,自然是前途无量,自己不过是一山野村姑,又如何配的上他。日后也只有那些世家豪门的名媛闺秀才是他的良配,既然无缘,何必生此妄念。早些死了心才好,也许日后自己便在寨子中择一人嫁于他人为妇。

玲玲心里纠结,不知道如何言语,张虎又岂能不知道眼前这姑娘的心意。只是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两人一个捧着剑印低头站在那里,一个傻傻的看着对方,都不出声,一时间场面仿佛时间冻结了一样,其他人互相望了望,气氛有些诡异。

姬崔氏心里当日知道自家女儿的心思,女大当嫁,寨子里的后生也确实入不了自己的眼睛。张虎这等良配她自然是很满意,看出两人心里都互相有对方,却这么僵持着,只能干着急。

虽然汉代重视儒家礼法,但是男女婚姻上面,倒是没有宋代以后朱程理学盛行时的男女大防。六礼自然是要遵守,但是凤求凰这种事情也没有人会跳出来瞎嚷嚷,反倒是传为美谈。

远的不说前汉时的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雅事,当代就有这种事,蔡邕的小女儿,也就是蔡文姬的妹妹,小小年纪就跟一个看上眼的老男人跑了。这妹子没她姐姐那么大的名气,但是生了个儿子却是不得了,名叫羊祜,位列武庙七十二将!同样也是镇守荆州,还用的是宋襄公的仁义之法,和吴军交战,先约时间和地点,结果却命运却和宋襄公截然不同,前者被人嘲笑,后者名传千古,可想到底有多牛。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还是个处于诗经的浪漫时代。这事别人也插不上嘴,都是刚到,还没看出门道,魏延虽然年轻,但是和张虎待在一起时间长,倒是品出了味,只是这事他也不知道怎么帮。

玲玲的母亲姬崔氏也在旁边急的插不上话,总不能主动开口对张虎说,我看你俩都有心,不如走的时候顺便把我闺女带走吧,哪有这样赶着把女儿送出去的道理。

眼见在这么僵持下去终究不是办法,感情这种事情,终究还是要有一个先开口的,让那见鬼的谁先开口谁输了的邪论滚蛋吧。男人总是要先站出来有所担当的,正所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

若是连开口的机会都不敢,熬到天荒地老最终留下的不过是后悔。想清楚后,张虎鼓起勇气开口说道:“玲玲,跟我一起走吧。”

这话说完,现场变的更加安静了,陈刚非常识趣的双眼望着天空中不存在的美景,似乎是什么也没听到,院子里外站了十几个人。张虎说出这话,倒是放下自己心里的担子了,可是对面站着的玲玲却更加害羞了,顿时脸上刷一下的红了起来,热的有些发烫,都快滴出血来,头低的更狠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苟在汉末》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