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溺宠天师大人》

  • 作者:特浓一加一
  • 主角:师兄,师傅
  • 推荐:98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8-16 17:09:03

《溺宠天师大人》 内容简介

辣文《溺宠天师大人》是特浓一加一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网文,本小说的天选人物师兄,师傅,精彩内容试看:应是无心吧?才会对自己所言置之不理。笑湖戈耸耸肩,尴尬地笑了笑,同绯霓一样,将目光放在了北凌天的身上。这么多年了,他已不是当初的少年。而他,却依旧是那个浑身上下光芒四射的妖尊,还是这般吸引人。“孤苍!

《溺宠天师大人》 章节试读

应是无心吧?才会对自己所言置之不理。

笑湖戈耸耸肩,尴尬地笑了笑,同绯霓一样,将目光放在了北凌天的身上。

这么多年了,他已不是当初的少年。而他,却依旧是那个浑身上下光芒四射的妖尊,还是这般吸引人。

“孤苍!上次在北府我已放你一马,没想到今日你竟然敢只身前来我天宗门,可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开口斥骂的,是铜铃道长。

北凌天伸出食指晃了晃,嘴里发出一串不认同的啧啧声响:“啧啧啧……铜铃啊铜铃,孤苍是谁?现下在你眼前的,只有北凌天啊!”

“贫道管你孤苍与否,今日既已主动送上门来,休怪我对你不客气!哼,幻灵十刹!”

“弟子在!”

一声令下,突然从天而降十位面目凶神恶煞的赤衣男子,熟练有序的列成一排昂首立在铜铃道长的身后。

“摆阵降妖!”

“弟子遵命!”

又是一声令下,那十人立即摆开阵型将北凌天围在正中间。

其余弟子见状,都纷纷往后退了数步,空出中央一大片。

“哼。”北凌天不由冷嗤,眸中显露的净是不屑,“就这么点把戏,铜铃,你觉得能奈我何啊?”

话音一落,广袤无垠两位道长大步流星地走到了阵型里面,压手大喊:“住手,快快住手!”

喊毕,见十位弟子都未有收回架势的冲动,无垠顿时心急如焚。

解铃还须系铃人。

他大腹便便地迈步至铜铃道长身侧,拱手劝说:“掌门师弟,数百年来,每每至今,妖界都会前来送上贺礼。既来之,则是客。更何况,从祖师爷开始便有训传下,但凡是妖尊,不论何时都必须得尊敬相迎。眼下您这般做,是不是不大妥当?”

“无垠师兄言之有理!”广袤退出十人圈,厉眼扫了众弟子一圈,“掌门师兄,天师策的时机可万万耽搁不得。若真有事儿,咱们也待考验完后再做决定啊?还望掌门师兄顾全大局,切莫在此刻冲动!”

听言,铜铃道长瞥了北凌天一瞬,一双细眸几乎能冒出火来。

沉默了片刻,他才沉脸开口道:“罢了罢了!幻灵十刹,收!”

语落,十人又是在眨眼间消失不见。

绯霓那颗紧悬在嗓子眼儿的心呐,可算是稳稳妥妥地放了下来。

不过,她倒是对师傅那什么幻灵十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没想到,师傅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武器”!

“北凌天,今日我宗门琐事繁多,恕不奉陪!若是觉着无趣,请自行离开!”

铜铃道长吼完这一嗓子,便对北凌天的存在视而不见,径直走向了祭祀台,台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大香炉来。他甩甩衣袖,念定一番经文后,便将香炉里的烟点燃。

“天师策为一炷香时间,香灭则停!愿你们都能如愿以偿!”

不等话落音,便看见参与弟子疯似的奔进了世贤楼。

绯霓见状,亦一股脑儿地往楼里冲。只是冲至门口,她又回过了头,看了北凌天一眼又一眼,眼神中满是担心与不安。

她害怕,待进去再出来,世上再无北凌天此人。

可偏偏每一次的默契都是这般十足。北凌天仅是触到她的视线,便知她在想些甚。

甚至连只言片语都未有,仅仅一个“放心”的手势,便让绯霓像吃了定心丸一般,转身跨进了世贤楼的门槛。

她也不知,像是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默默地牵引着她,去相信北凌天。

脑中忽然闪现在宗门内遇见的那名陌生男子的面庞。

再一回神,只见大门“哐”的一声被关紧。而自个儿则身处在一个布满机关的环境里。这儿,除了她之外,不见任何其他弟子。

一时间,一股瘆人的恐慌莫名的涌上她的心头。

放眼望去,每一个机关似乎都是跟着八卦阵图而设。中间阴阳与外围一圈形成呼应,若是不小心触动母点,其余子点定会悉数开启,到时必死无疑。

到底该如何,才能找到阴阳之中的母点?

尽管绯霓已经十分小心翼翼,还是在缓缓向前挪动的过程当中踩到了一道机关暗线。

瞬间,数十支锋利的箭矢分别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齐齐向她射来。

绯霓一惊,连翻几个跟头躲过了迎面射来的那几支利箭。落地的刹那,她快速从布袋里掏出一根捆作一团的黑色长鞭,对准侧面射来的箭矢重重甩了出去,箭矢被打落在地,箭头与地面碰撞发出的脆响使得她更是心浮气躁。

一顿长鞭挥下,屋内终于恢复了平静。

原以为这一关算是过了,绯霓亦打算去寻找出口继续往楼上走。

启料就在方才躲避箭矢之时,无意间触动到了母点,所有机关都被开启。

顿时,轰轰隆隆的长鸣震得她耳朵都是疼的。

单单是箭矢也便罢了,她或许还能再接着应付个一二。可这一回除却箭矢,她见过的,没见过的十八班武器像细雨点似的密密麻麻地向她砸来。

这把她给吓的。

急急丢掉了手中长鞭不说,抱着脑袋便往门口逃。

“完了,完了完了。这还当真应了蓝衣师兄的话了,我连一命都过不了,便要死翘翘!呜哇……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还有该死的笑师兄,他只告诉我进楼后找到出口一层一层往上爬,没告诉我爬一层楼会这么困难这么痛苦呀!出口究竟在哪儿啊?师傅,我不想死,我想回家……呜哇……”

出口?

绯霓猛地一个激灵。

难不成机关的母点便设在出口处?可是我明明连出口长何样都不知晓,要怎么去寻啊?

她跳起接住正面击来的一把银光闪闪的大刀,抱着拼死一搏的觉悟,与满屋子的武器挣扎了起来。

不管了,争取一番,说不定还真能找到!

打落了接二连三砸来的武器,绯霓已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她垂下发软无力的手,靠在了屋子中央一个正焚着香的麒麟香炉上。

再一靠紧挨着,只听吱呀一声响,混着一记惨叫,绯霓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连同香炉一块儿,从香炉底下突然打开的那道暗门上坠了下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溺宠天师大人》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