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女帝归来之家有暴君》

  • 作者:顾轻狂
  • 主角:秋琛,张大
  • 推荐:63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9-05 20:01:29

《女帝归来之家有暴君》 内容简介

主人公叫秋琛,张大的小说是《女帝归来之家有暴君》,它是作者顾轻狂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故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黄真真第一次穿正服龙袍,也是第一次真正来到金銮殿,她的心一直提着。金銮殿金碧辉煌,雕梁画栋,殿内由多根金色巨柱支撑,每一支柱上,蜿蜒盘旋着巨龙,栩栩如生,气势磅礴。她坐在龙椅上,望着底下密密麻麻的大臣

《女帝归来之家有暴君》 章节试读

黄真真第一次穿正服龙袍,也是第一次真正来到金銮殿,她的心一直提着。

金銮殿金碧辉煌,雕梁画栋,殿内由多根金色巨柱支撑,每一支柱上,蜿蜒盘旋着巨龙,栩栩如生,气势磅礴。

她坐在龙椅上,望着底下密密麻麻的大臣,有一种君临天下,睥睨九天的感觉。

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坐在龙位的人,翻手云覆手雨,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屹立人间顶峰,一语出,无人敢驳,试问,谁不想当皇帝。

她有些梦幻,这些大臣都是她的臣子吗?

晋国的一切,都是她的吗?

“微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恢宏响亮的声音,喊得她身子一抖,眼睁睁看着底下黑压压的一群人跪倒在她的脚下,她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朱公公低声提醒,她才反应过来。

“平……平身……”

她只是一个打工的,连个店长都没混上,能不能不要玩这么大,她的小心脏受不了啊。

这些大臣,一个个贵气十足,威仪尽显,她看着就心慌。

“谢陛下……”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朱公公拉长声音。

黄真真在心里默念。

无事无事,朝廷里什么事都没有。

一想到他们刚刚集体跪在寝宫门前,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的朝事,她的的头开始痛了。

这些人冒死把她拉来早朝,没事才怪了。

果然,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臣上前禀奏。

“陛下,南方三省发生水患,灾情越来越严重,不少民房都被冲毁,严重者,全镇覆灭,百姓流离所失,无家可归,死伤更是不计其数,陛下,南方三省的灾情不能再拖了呀。”

黄真真欲哭无泪。

第一个问题就把她给难住了。

三省……

三个省……

水灾这么严重?

这是多久前的事了呀,为什么拖到现在?

他在禀告的时候,能不能想个计策,她就一个打工的,能有什么办法。

见众多大臣个个眼巴巴的看着她。

黄真真只能硬着头皮,底气不足的说了一句,“那就赈灾。”

秋琛上前几步,朗声道,“陛下,之前几次灾情中,朝廷也拔了些款,但是,灾银未到灾民手里,便已消失,若是陛下不想一套良策,只怕,这些银子又会打水漂的。另外,天连不断,百姓颗粒无收,米价被哄抬炒高,百姓买不起,朝廷也承受不了这么高的价格。”

黄真真认识看向站在正中央的臣子。

那是一个少年,身姿挺拔,丰神俊逸,面如冠玉,眼若星辰,五官分明俊朗,一袭红色官服衬得他贵不可言。

咦……

这个人不就是秋大人吗?

长得还挺帅的,难怪会被原身掳去当男宠,嗯,眉宇间还有几分书卷气,这人是读书人吧?

黄真真直接把锅甩给他,“那你有什么好计策?”

“依臣看,陛下或许可以从朝中派遣几位大臣押送官银与赈灾物资,沿途官员清点银子,若是银子少了,派遣的大臣与一路所过的地方官同罪,一概满门抄斩。”

黄真真恨不得拍手叫好。

这个法子不错啊。

如此一来,赈灾物资少了,派遣大臣与地方官,甚至一路到达灾地的地方官都得满门抄斩,谁还敢黑。

黄真真笑道,“准了。”

她隐隐可以听得到不少大臣松了口气。

这些大臣啥意思?难道还怕她不同意吗?

好像……她还看到不少大臣不满呢。

怎么回事?这些大臣难道还分帮派?

秋琛微微一笑,紧绷的身子松了一些,继续道,“臣以为,哄抬米价的,大部份皆是士族豪绅,他们趁火打劫,若是不打压,米价哄抬的事,便无法杜绝。”

“那就打压,朕知道,这叫杀鸡儆猴。”

咝……

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人人默不吭声。

黄真真纳闷。

她没有说错什么话吧?

这些大臣干嘛都这么奇怪。

几个白发苍苍的和善大臣纷纷跪了下去,哽咽的高呼,“陛下英明……”

左边,一个臣子横眉冷眼,反驳道,“陛下,自古以来,豪门士绅多少都会圈些米地以供自危,这并没有什么过错,哄抬米价都是商贩,咱们应该先从商贩下手才对。”

“高大人,若是没有士族的撑腰,那些商贩,能把米食哄抬一百倍不止吗?”

黄真真倒抽一口凉气。

一百倍……

假如一斤大米一块钱,一百倍岂不是一百块?

这也太黑了吧?

真是无奸不商。

高大人四十多岁左右,国字脸,听到他的话,不由嗤笑,“张大人,难道你敢说,你们没有圈米圈地吗?”

“我是圈了一些,但我那些米粮都是……”

“张大人既然也圈了,那张大人是不是也哄抬米价,破坏朝纲。”

“你……”

高大人抢先开口,“陛下,圈米圈地,自古以来便是如此,若是直接打压,怕是众多士族会心生反抗,老臣以为不可。”

“陛下是晋国的皇,那些士族难道还敢反了不成?”

“士族众多,直接打压,后果不堪设想。”

“高大人,我看哄抬米价的事,你也做不少吧,否则,你为何如此心虚。”

“张大人,你胡说八道些会什么,陛下在此,你可知诬蔑良臣,是什么罪。”

“高大人既然这么大义,可敢让我清点你的财产米粮。”

“……”

晕倒,这些大臣怎么还吵起来了。

见他们越吵越厉害,黄真真赶紧开口,“行了别吵了,这件事,由秋大人处理,秋大人,你说说看,怎么处理吧。”

反正这么多大臣,她就感觉秋大人还算个好官。

“依微臣愚见,若是查出士族哄抬米价,一律打入大牢,家里黄金千两,可赎一人,赎金用作于灾情。若是再度哄抬米价,直接处斩。”

黄真真摸摸下巴,思考着他话里的意思。

他这啥意思?

黄金千两,可赎一人?难道是趁机从那些大臣的口袋里捞些银子,以作赈资?

她虽然笨了些,可她多少也知道,封建制度下,若是破坏士族的利益,这些人反起来,能咬死你。

秋大人应该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想捞些银子吧。

黄真真嘿嘿一笑,“准了。”

有些臣子笑,有些臣子怒。

不过怒的人,几乎占了五分之四还多。

黄真真直接无视他们。

“陛下,灾情严重,不仅需要赈灾,还需要修败堤坝,帮百姓重建家园,另外,洪水过后,不少地方出现瘟疫,医药方面也急需大量,微臣粗略估算了一下,大概需要一千万两黄金。”

秋琛不卑不亢的说着,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然而在场的官员,或是看笑话,或是担忧,表情各一。

一千万两黄金?

这是多少钱?

黄金啊……

很多的吧……

罢了,还是人命重要。

“那就拔款吧。”

“陛下,朝廷空虚,没有那么多银子。”

呃……

没银子……

没银子说那么多做什么?

她只是一个打工的,又变不了那么多钱。

“那国库里,现在有多少银子。”

“最多五百万两白银。”

黄真真喷血。

五百万两白银?一千万两黄金?一个白银,一个黄金,是不是差的有点儿多?

她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的。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