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论心机婊是怎样炼成的》

  • 作者:从柯
  • 主角:韩生,韩建
  • 推荐:5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9-06 17:11:47

《论心机婊是怎样炼成的》 内容简介

辣文《论心机婊是怎样炼成的》是从柯笔下的一本浪漫青春类小说,故事中的主线角色是韩生,韩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拍案叫绝,极力点赞。书中主要讲述:然而韩火火回到家里的氛围却没有那么和谐。家里来“客人”了,客厅里不大的沙发上坐着韩生一家,他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来了,而韩生,腿上打着石膏,浑身青紫地坐在那里,韩火火的爷爷奶奶站在他们面前,头都抬不起来

《论心机婊是怎样炼成的》 章节试读

然而韩火火回到家里的氛围却没有那么和谐。

家里来“客人”了,客厅里不大的沙发上坐着韩生一家,他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来了,而韩生,腿上打着石膏,浑身青紫地坐在那里,韩火火的爷爷奶奶站在他们面前,头都抬不起来,一直在轻声细语跟他们说着些什么。

韩火火一进门,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她身上。

“韩火火滚过来!”韩大洋一见韩火火火气就上来了,凶神恶煞地盯着韩火火,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韩火火心里大约已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朝那群人走了过去,韩大洋拿起桌上的杯子就朝韩火火的脑袋砸了过去,韩火火微微一偏头躲了过去,杯子落在韩火火身后的地板上,“啪”地碎成好多块。

“死丫头!看你干的好事!”韩大洋跑了过来,揪着韩火火的衣服,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拽了过来,“给我跪下!”他用脚踢了一下韩火火的膝盖窝,韩火火被他踢得单膝跪在了地上,就跪在韩生面前。

韩大洋的力气很大,她挣脱不来,只能任由他摁着跪在韩生面前。

“给你哥道歉!死丫头胆子肥了啊,连你哥哥都敢打。”韩大洋激动得面色发红,如猪肝色,口水喷到了韩火火的头顶。

“我做什么了我!”韩火火的头发被抓得死死的,她太阳穴紧绷,只能仰着头看着这群人。

“你做了什么好事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你!”韩大洋说,“你看看你哥哥的腿,看看你哥哥身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还死不承认,成天在外面野,学得不三不四!”

韩火火忽然笑了,她心中大约明白了韩生是想借助家人来叫她好看,她看着韩生一脸得意的样子,感到恶心极了,这个烂人以为她什么都不敢说吗,她怎么可能叫韩生轻易得逞。韩火火轻蔑地看了韩生一眼,“对呀,都是我打的。”

“狗东西!”韩火火的奶奶操起手边的扫帚朝韩火火的脑袋扑了过来,韩火火的额头上马上被打出了一条口子,血液迅速地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我们老韩家没你这丢脸玩意儿,你给我滚出去,滚出这个家。”韩火火的奶奶说着就去扯韩火火的胳膊,要把她拖出去扔掉。

“行了行了,事情弄清楚了,道个歉就行了,没必要打孩子。”说话的是韩生的爸爸韩建,这个派出所所长常年吃吃喝喝,在办公室坐出了一个大大的啤酒肚,跟林松林的有得一拼。

韩大洋,“这死孩子这次敢打亲哥哥,不教训教训下次就敢杀人了!”韩大洋说着抄过她奶奶手里的扫帚,一下一下地朝韩火火背上打着。

在场坐着的五个人,没有一个人有要阻止的意思,毕竟韩生是他们家的宝贝儿子,宝贝儿子被打成这个样子,谁都不会轻易给人好眼色看。

因为没了韩大洋扯着头发,韩火火站起了身来,她抢下了韩大洋的扫帚,手不留情地朝着韩大洋打了过去,扫帚扑在了韩大洋的肩膀上,他疼得哎哟直叫。

“韩火火你连你爷爷都敢打,你会遭雷劈的!”她奶奶在一旁尖叫着,她独特的声音像是很多只鸭子在呱呱叫,很是难听。

沙发上坐着的那堆人也都用厌恶的眼神看着她,毕竟在所有人眼里,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打老人就是不道德,就是坏人,这种人放在旧社会要拖出去浸猪笼的。

“我就打了怎么了!”韩火火举着扫帚,指着沙发上的韩生,“韩生这狗王八蛋也是我打的,怎么了,你们自己问问他,我除了打了他这里,这里,这里……”她用扫帚指着韩生的胳膊腿脑袋,“你们问问他,我还打了他哪里?”说着她把目光落在了韩生的下身。

韩生脸上的表情马上就不自然了,他原本只是想到把事情闹到韩火火家里,让她受些教训,叫她好看,没想到她竟然会有胆子把那种事情说出来。毕竟在他的印象里,所有受了侵犯的女孩子都不会敢明着说这种事情,因为最后受到舆论伤害的可不是强,奸犯,而是被侵犯者。

“说啊!我还打了你哪里!”韩火火用扫帚戳着韩生的胸,韩生的妈柳倩见韩火火这么嚣张,忙过来扯韩火火的扫帚,被韩火火一个大力推倒在了地上。

韩火火眼睛血红地看着韩生,“有脸了你,还敢在这儿恶人先告状,你他妈怎么不直接去你爸的派出所报案啊!”韩建皱着眉头瞪了一眼韩火火。

韩生坐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倒是韩生的爷爷奶奶坐在沙发上,用他们粗老的手指指着韩火火摇头,嘴里念念有词,“这长大了还了得,老韩家真是作孽啊作孽,出了这么一个东西。”

而柳倩从地上爬起来后,额前的头发垂下来了几缕,看上去像个疯子,这个小学教师的素质并不高,因为当年是走关系才进去当的老师。

她尖叫着扑过来抢韩火火的扫帚,“你这个天杀的东西竟然还敢跟长辈动手,你胆子太大了!怎么着,把我儿子腿打断了还不够还想继续欺负我儿子,你韩火火做人得讲良心啊!你从小到大受了我们多少恩惠都不记得了!现在打了我儿子不但不道歉还在这儿用扫帚指着我们。”她看上去更像个歇斯底里的疯子了。

“给我闭嘴!”韩火火呵斥了这屋子里一群乱糟糟的人,“你们听韩生说,问问他,我还踢了他哪儿!问问他,我为什么要打他,再问问他,自从我妈走后,他都对我做过什么事!”韩火火眼神无畏地看向韩生,她的右手指尖在轻微地颤抖着,但谁都没有注意到。

即便心里有些胆怯,但她生生地将那股胆怯压制了下去,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别人,这也不是什么让她丢人的事情,该觉得丢人的是韩生,她要勇敢,要将那些指责,那些羞辱,全部还给那些人!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论心机婊是怎样炼成的》 免费章节目录